隋朝北上反击突厥之战是怎么回事?隋朝是如何取得胜利的?

11次阅读
没有评论

  隋朝与突厥之间的长期战争被称为隋与突厥之战,这场战争从突厥侵隋到东突厥臣服为止,共经历26年。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跟小编一起看看吧。

  杨坚立国之后,在对突厥的关系上,一反以往北周送礼和亲的作法,而釆取了防御和抗击的方针,这就大大激怒了贪婪好战的突厥贵族统治者。开皇元年十二月,突厥摄图可汗以为其姻亲周室复仇作借口,勾结盘踞于和龙地区的前北齐营州刺史高宝宁举兵犯边,并攻陷了临渝关。

  为了阻止突厥的南下袭扰,杨坚根据突厥内部的实际情况,釆取了以政治分化为先导,以军事打击为后继的军政结合的正确作战指导方针。政治分化隋开皇元年十二月,曾经出使突厥,因而深知突厥内幕的奉车都尉长孙晟上书为杨坚制定战略实施计划提供突厥内部情况时指出。

  摄图虽身居突厥大可汗之位,但其统治并不稳固,其叔玷厥兵强而位下,与摄图之间矛盾尖锐,只要鼓动其情,必将自战。其弟处罗侯虽得民心,却为摄图所忌,正心怀疑惧不安。其从兄弟大逻便力量较弱,因畏惧摄图,而采取唯强是与,未有定心的左右逢源的态度。

  长孙晟还认为,摄图叔侄兄弟之间虽分居四面,内怀猜忌,但因各统其兵,实力尚强,难以力征,易可离间。据此,他建议首先采取远交而近攻,离强而合弱的斗争策略,从政治上对突厥进行分化瓦解;然后乘其首尾猜嫌,腹心离阻之隙,再出兵反击,必可一举而空其国。

  杨坚看了长孙晟的这一上书内容后,十分高兴,立即亲自召见,进一步面商大计。杨坚听后深为叹服,完全予以采纳,并立即派遣太仆元晖西出伊吾,结好玷厥,令其从西面牵制摄图;又授任长孙晟为车骑将军,携带厚礼东岀黄龙,联络处罗侯,争取奚、瞽、契丹等被突厥征服的部族站到隋王朝一边,使其从东面牵制摄图。

  杨坚既行反间之计,突厥内部互相猜忌,致使摄图可汗陷入更加孤立状态。这就为隋王朝其后取得北击突厥作战的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在杨坚对突厥实施离间战略的过程中,突厥于开皇二年五月,在高宝宁的勾引下进攻平州。摄图派遣40万人马,突入长城后分道南进。六月,隋军分别于马邑、可洛戚突厥军,但其势仍盛。

  杨坚为阻遏突厥军南进,先后抽调部队进驻咸阳、弘化、乙弗泊、临沸、幽州等地加强防守。十二月,摄图亲率主力10万人进至周槃,击败隋守军后,继续南下,直逼隋都长安。接着,突厥军在击败乙弗泊、临沸等地的隋军后,又分兵自木硬、石门两道南下、西进,攻掠武威、天水、金城、上郡、弘化、延安等地。

  此时,摄图本欲继续南进,但因对摄图怀有二心的玷厥不从,引兵而去。长孙晟又乘机散布铁勒等反,欲袭其牙的假情报传给摄图,摄图信以为真,因怕铁勒袭击其后方,乃被迫中止南进,而回兵出塞。长安之危暂得缓解。这正是隋朝成功地运用分化瓦解谋略的结果。

  武力反击摄图虽然引军北撤,但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其再次南下袭扰的企图,因此,以武力反击突厥乃是隋王朝势在必行的军事行动。开皇三年二月,突厥又大举南下。摄图以大逻便率兵部沿弱水南进,夺取陇右:摄图自率主力出白道,进攻河套,企图从东、西两个方向对隋形成夹击之势。

  尽管突厥军来势汹汹,但是,此时整个形势已经发生了有利于隋而不利于突厥的根本性变化。突厥因隋实施政治分化,其内部矛盾日趋尖锐,五可汗之间更加离心离德;其境内自然灾害异常严重,加之连年战争,横征暴敛,已引起国内人民和被征服民族的强烈反抗。

  隋朝则自建国以来,通过一系列改革,不仅巩固了内部统治,而且增强了国防实力,完全具备了以武力挫败突厥进攻的条件。有鉴于此,杨坚决心乘突厥内部危机四伏的有利时机,调兵遣将对突厥实施武力反击,以期达到使其不敢南望,永服威刑的战略目的。

  同年四月,杨坚命以卫王杨爽等为行军元帅,分兵八道岀塞击之,其具体部署是:上柱国李崇率步骑兵岀幽州;幽州总管阴寿率步骑兵数万出卢龙塞;卫王杨爽率步骑兵7万岀朔州,河间王杨弘率众数万出灵州;上柱国豆卢勣率兵出夏州;秦州总管窦荣定率步骑兵3万岀凉州;尚书左仆射高颍率部出宁州;内史监虞庆则率部岀原州。

  上述各路隋军“俱受爽节度”。从隋军以上的反攻部署,可以看岀其作战企图是:以杨爽、杨弘、豆卢勣所部为主力,集中优势兵力打击企图进攻河套地区的摄图军;以窦荣定部在河西牵制大逻便军,以阴寿、李崇所部分别东向进攻高宝宁和反击进攻幽州的部分突厥军,积极配合隋军主力行动;以高颍、虞庆则二部为战略机动部队,随时策应主要进攻方向行动。

  十分明显,隋军釆取的是集中兵力于中央,东、西两翼相配合,以摄图军为主要打击目标的战略部署。开皇三年夏,隋军开始反击。卫王杨爽督率李充等四将自马邑北进迎击突厥军,于四月十二日,与南犯的摄图部相遇于白道。杨爽采纳李充乘摄图“轻我而无备,以精兵袭之”的建议,遂与充率精骑5000出其不意,实施突然袭击,大败突厥军,俘获千余人和大批马牛羊。

  摄图本人身受重伤,其部众因严重缺粮和疾疫流行,而“死者极众”。与杨爽率军反击摄图的同时,夏州总管豆卢勣率军出夏州,积极配合杨爽行动;河间王杨弘率众数万北出灵州,与突厥军交战,有力地配合了杨爽的作战行动。

  在隋军主攻方向的作战行动展开以后,东西两翼的隋军也先后向突厥军发起了进攻。幽州总管阴寿率步骑兵数万东出卢龙塞,进击勾结突厥且盘踞和龙地区的高宝宁。高见隋军来势迅猛,急忙向突厥求救,时值“突厥方御隋师,不能救”。

  高宝宁无奈,遂于四月十三日弃城逃往漠北,隋军乘势收复和龙地区。为了彻底消除隐患,阴寿乃设重赏以购宝宁,又遣人离其腹心,高宝宁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逃往契丹后被部下赵修罗所杀。

  五月下旬,秦州总管窦荣定率九总管步骑兵3万人出凉州北进,至高越原与突厥大逻便所部相遇。窦荣定在极端困境中,仍然挥军奋勇进击,屡挫突厥锋锐,迫使大逻便不敢复战,遂请盟,引军而去。六月中旬,上柱国、幽州总管李崇率步骑兵3000,迎战企图袭掠幽州的突厥军,转战十余日,因伤亡过众,遂退保砂城。

  后在突厥军的重围之下,虽伤亡殆尽,李崇本人也为敌所杀,但却以其顽强抗击而给突厥军以很大杀伤和消耗,使突厥欲占幽州的企图最终未能得逞。七月,杨坚命豫州刺史周摇为幽州总管而岀镇幽州。八月十六日,杨坚又遣尚书左仆射高颍出宁州、内史监虞庆则出原州以击突厥。

  结语

  至此,隋军对突厥的反击作战即告胜利。隋军此次大规模出击,给南下侵扰的突厥诸军以沉重打击,使突厥统治集团内部因战败而互相责难,矛盾更趋尖锐,终于演成了自相攻杀的局面。这就为隋王朝进一步降服突厥,提供了有利条件。

  

雪艳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雪艳2022-01-12发表,共计2635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