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康为朋友出头 为什么会被判处死刑?

13次阅读
没有评论

  嵇康,三国时期曹魏著名文学家、思想家、音乐家,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这样一个士族阶层的存在。科举制度诞生前,士族阶层成为了封建王朝的掌舵者。其中,士族阶层发展的鼎盛时期,莫过于魏晋南北朝时期。这个时期的士人讲求率真,寄情于山水之间,这就是后世所说的“魏晋风度”。如果在士族中寻找一个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那么此人非名士嵇康莫属。嵇康的一生是有悲剧色彩的,他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并因此而吸引到了一众的“粉丝”。

  嵇康生活在三国鼎立时期,当时曹魏政权的合法性已经深入人心,尤其北方士族完全认可曹魏政权。高平陵之变后,司马家族开始掌握朝中的生杀大权,并且图谋代曹而立。此时,司马家族需要获得士族阶层的认可,而嵇康就处在这样的政治风暴中。司马昭深知嵇康的影响力,所以百般拉拢嵇康担任官职,嵇康为了躲避司马昭,经常与六位好友寄情于竹林之间狂饮不止,通过这种方式表明自己不与司马氏同流合污,后世将此七人称为“竹林七贤”。但是,这个时候的嵇康并不知道,将有一场风暴袭来。

  那是一个风雨夜,黑暗笼罩着一切,吕安急急赶往家中。与嵇康一起生活的日子是难忘的,如果没有收到家人的来信,让其火速赶回,他还要在山阳住上几日。推开家门,家人吕忠慌慌张张的说道:“公子,你去看看夫人,昨晚突然撞墙自杀,幸好丫鬟发现的早,不然现在早已命丧黄泉。躺在床上哭了一天,滴水未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吕安妻子陆之雪看到夫君回来,一边哭泣一边将事情全盘托出。原来前天晚上,嫂子要求她去喝酒,但是只喝了一杯便不省人事,醒来的时候发现竟然躺在哥哥吕巽的榻上。

  “吕巽这个败类,我一定要告发他!”听陆之雪说完后,吕安十分气愤,曾经的往事浮现在脑海中,陆之雪忍不住的大哭起来。话说回来,此事如何处理却成为了难题,吕巽是吕安的哥哥,而且吕巽和大将军司马昭的心腹关系匪浅。告发吕巽的话,不会有好的结果,而且这件事被传出去,陆之雪必然名声扫地。正当吕忠不知如何是好之时,突然想起了好朋友嵇康,于是就写信给嵇康,问他如何处理。

  收到吕安的信后,嵇康非常震惊,他没想到吕巽会做出此等不耻之事。按照嵇康的想法应建议吕安告发吕巽,但是转念想到陆之雪,内心却隐隐作痛。嵇康和吕安两人早已无话不谈,当然双方的亲属见面也不会行繁冗之礼,嵇康每次到吕安家,陆之雪都会为其准备丰盛的菜肴。

  于是,在回信中为吕安分析了利弊,劝阻吕安在给吕巽一次改过的机会。吕安收到信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决定将此事暂时搁置。原本以为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不料吕安突然被官府带走,原来吕巽到官府告发吕安,诬陷其“殴打母亲,大逆不道”,请求朝廷将其发配到边疆。

  如今陆之雪一人在家,怎么面对吕巽不断的骚扰呢?于是,陆之雪决定到嵇康家中躲一躲。吕安被抓后,第二天就被发配充军,路途中的吕安感叹命运不公,便对司马氏冷嘲热讽。一日,吕安给嵇康写信的草稿扔在路边,结果被人捡到,辗转到了吕巽手中。于是吕巽连忙向司马昭的心腹钟会禀报:“吕安不但大逆不道,而且阴谋造反,给嵇康心中写道平涤九区,恢维宇宙。这是要推翻大将军,让朝廷再次回到曹氏家族手中。”

  再说司马昭的心腹钟会,此人本是风雅之人,曾写过《四本论》。而嵇康是当时学术界的权威人物,钟会始终想让自己的著作得到嵇康的认可,但是慑于嵇康的名气,不敢直面请教。曾一个人跑到嵇康的院外,将自己的著作扔进院中,但是嵇康对此事却只字未提,让钟会失望透顶。

  后来,钟会结交上了司马昭,此时的钟会觉得他和嵇康的地位一样,于是率领名流一起拜访嵇康。不曾想嵇康都没有理会他们,愤怒的钟会自此便和嵇康结下了仇恨。听完吕巽的话,钟会计上心来,次日早朝,钟会对司马昭说道:“嵇康否定盛世,且和吕安合谋造反,有书信为证!”司马昭闻后大怒,说道:“当年孔子诛少正卯,我看嵇康就是今日的少正卯,该杀!”一语既出,嵇康便判处死刑。

  在嵇康行刑的那天,洛阳城中万人空巷,三千太学士子纷纷跪地为嵇康求情,但是司马昭并不允诺。这个时候的嵇康见距离行刑还需一定时间,于是便要了一架古琴弹奏起了《广陵散》,这首曲子便成为了嵇康的离别之曲。名士嵇康的死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悲哀,而他展现的正是一个士族所需要的气节与风度,同时他的死也隐喻着曹魏政权的衰亡,他的儿子嵇绍后来也继承了他的风范,在十多年后为保护晋朝皇帝,中箭而亡。

  

裕楠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裕楠2022-01-14发表,共计1809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