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君有着怎样传奇的人生?她后来是如何挽回丈夫的?

1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卓文君是西汉时期蜀地的才女,她精通音律、诗词,与蔡文姬、李清照、上官婉儿并称中国古代四大才女,又与薛涛、花蕊夫人、黄峨并称蜀中四大才女,她与丈夫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被后世誉为佳话。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她,“颜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可谓风华绝代。

  她,富商娇女,精通琴棋书画,文采亦非凡。

  她,为爱夜奔,当垆沽酒,即便裸婚亦在所不惜。

  她,绝对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

  她,就是西汉白美富卓文君,也是蜀地四大才女之一。

  这样的她,又会拥有怎样的传奇人生?

  一、抚琴传情,琴心挑之,寡居白富美芳心暗换

  一切好的音乐都是为了拨动心弦。——意大利作曲家蒙泰威尔第

  古人之传情达意,或鸿雁传书,诗歌唱和,或借丝竹管弦表达心迹都是惯用的手段,甚觉浪漫而诗意,不像今天,一个“撩”字既粗暴又简单。

  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欧阳修诗里的女子娇羞妩媚,“雁柱十三弦,一一春莺语”;更有李商隐一句“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让后人揣测万分,莫衷一是。

  千年前的那一天,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千年前的那一曲,两心相慕两心相许,成就千古佳话。

  时值孤贫的汉代大才子、辞赋家司马相如在梁孝王死后,回归故乡成都,因家境贫寒无以为生,赋闲在家。他在时任临邛县令的同窗好友王吉的引荐下与当地富商卓王孙相识,在一次聚会中,于推杯换盏之际,觥筹交错之间,王县令怂恿司马相如献琴艺,司马相如奏了一首《凤求凰》:“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有艳淑女在此房,何缘交接为鸳鸯?凤兮凤兮从我栖,得托孽尾永为妃。交情通体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虽生于富贵之家,才貌双全,却命运多舛,文君成亲没有几年丈夫就去世了,她年纪轻轻就守了寡,遂回到娘家孤寂度日。此时此刻,听到司马相如绝妙的琴声,她芳心萌动,心神荡漾,于是偷偷地从门缝中看他,被他不凡的气度和才情所吸引,爱慕之情油然而生。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对他们的相识相遇描述甚为仔细、传神,也饱含司马相如琴挑文君是刻意为之,蓄谋已久的意味。

  我总是觉得这样的描述太过功利,我宁愿相信,这是一场浪漫的邂逅,甜美的高山流水遇知音。

  琴声是沟通心灵的纽带, 表情达意的重要媒介。琴为心音,司马相如对文君的一腔爱慕之情通过行云流水般的高超琴技表达出来,而文君作为知己,对曲中意心领会神,有一种“一见知君即断肠”的苍凉而幸福的感觉。

  一曲琴音,一见钟情,成就一段千古佳话。

  宴会完毕,司马相如又通过文君的侍女向她转达心意。于是当夜,文君不顾父亲卓王孙的强烈阻挠,逃离家门,与司马相如远走高飞。

  于那个封建礼教禁锢森严的时代,文君的行为无疑是惊世骇俗的,遭受世人嘲笑甚至唾弃的,哪怕放在婚恋自由的今天,亦需要付出巨大的勇气与爱。

  可是,这个千年前的女子,爱得那么热烈,爱得那么大胆,全然不顾世俗礼法,伦理道德,一心只追求自己心中所爱,追寻自己的幸福。

  多年以后的民国,赵四小姐上演了同样的为爱私奔,她和张学良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亦是满城风雨,经过半个世纪的风雨洗礼,终于修成正果,成为才子配佳人的佳话。

  莎士比亚说,爱情不过是一种疯。

  可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女子,哪里顾得上认识自己的疯狂,哪怕结局是飞蛾扑火,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为爱痴狂,为爱抛下一切,她,又会有着怎样的人生际遇?

  二、不畏世俗,为爱裸婚,当垆沽酒传美谈

  如果爱情不落到洗衣、做饭、数钱、带孩子这些零散的小事上,是不容易长久的。——三毛

  没有媒妁之言的见证,没有父母之命的祝福,也没有“红妆带绾同心结,碧树花开并蒂莲”的浪漫,更没有“窈窕淑女,钟鼓乐之”嫁娶的盛大繁复的场面,文君就那样为爱奔走,为爱裸婚,决然又坚定。

  纵然一时为爱冲动,与家庭诀别,跟所爱之人裸婚,可生计还是要想方设法维持的。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中这样描述:相如与俱之临邛,尽卖其车骑,买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当垆。相如身自著犊鼻,与保庸杂作,涤器于市中。

  文君跟司马相如私奔到成都后,生活窘迫无以为继,于是几个月后他们又返回临邛,卖掉车马,开了一间小酒馆。作为千金巨富之女,从小娇生惯养,锦衣玉食,如今为了所爱之人洗尽铅华,荆钗布裙,甘心过起当垆卖酒的清苦日子。司马相如也是穿上犊盘鼻裤,与保佣杂作,涤器于市中,忙里忙外当起了店小二。于那个时代而言,当卖垆酒可以说是令富商巨贾不齿被文人墨客鄙夷的事情,特别是女子抛头露面更是有伤大雅。

  而处于情深意笃中的他们,纵然生活清苦,抛却一切世俗偏见,只在乎他们的小恩爱小情趣,亦是让人心生温暖与感动。

  这样的女子,享得了荣华富贵,也能于贫困潦倒之中宠辱不惊,淡定自若,自是令人钦佩不已的。

  富可敌国的卓王孙之女当垆卖酒,这在当时的临邛应该是一件天大的新闻了,如若放在今日,必定占据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卓王孙觉得女儿当垆卖酒失了体面,又经亲朋好友的疏通劝解,逐渐接纳了这个女婿,并分给他们童仆百人,钱百万缗,并厚备妆奁。

  自此,他们的小生活算是迈入富裕阶层了,再也不必为生计奔波,只管吟诗作赋,奔赴远大前程。

  只是,安逸幸福的平静生活里,又泛起了丝丝涟漪,让人心生疼痛,让人唏嘘不已。

  三、故人心变,才女写诗作赋挽爱情,千古绝唱任评说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腹有诗书,才华横溢,司马相如终得伯乐汉武帝的赏识。一首《子虚赋》和《上林赋》不仅奠定了他汉赋大家的地位,更是让他平步青云,志得意满,快意人生。

  岁月变迁,时光荏苒,又相隔两地,当初琴心挑之,连夜私奔的激情已随时间的消逝渐行渐远,卓文君已不再是司马相如心里那朵惹人怜惜的白玫瑰,他开始蠢蠢欲动,追寻妖艳娇美的红玫瑰。据说,他被一个年轻美貌的茂陵女子所吸引,并欲纳其为妾。

  在那样一个三妻四妾并行的时代,富贵之人广置妻妾,倚翠偎红实属平常,“妻娇妾美,而又皆贤,是尤不可得之致”大概是众多男子的终极理想。就连诗圣杜甫都借琴台咏怀,感慨司马相如对文君的“归凤求凰”之心难得。其《琴台》诗云:茂陵多病后,尚爱卓文君。酒肆人间世,琴台日暮云。野花留宝靥,蔓草见罗裙。归凤求凰意,寥寥不复闻。

  到底是大才子,司马相如表达自己对文君不再眷恋之情也是用心良苦,一封简单而又寓意深刻的书信便已将心迹表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一到万全是数字,但是唯独缺少了最重要的“亿”,也就是已经“无意”于文君的意思。

  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曲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万语千言道不尽,百无聊赖十倚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榴似火红,偏遭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郎呀郎,恨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据说,随诗又附赠一首《白头吟》和一首《诀别诗》。

  《白头吟》中,“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竟是这般铿锵有力,无所畏惧。爱的时候,可以无私奉献,爱得足够浓烈足够痴情,但遭遇背叛的时候亦能够洒脱抽身,尽管内心被撕扯得那般疼痛难忍。

  这个为爱付出一切的女子,终生所求不过是“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既然你司马相如做不到,那么不如我们干脆分道扬镳,决绝又坚韧,一如当初夜奔时的干脆。而“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也显示了她既不会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傻事去博取司马相如的同情和怜悯,这样实在是贬低了自己。

  据说司马相如看到这些诗歌后,不仅被妻子的才华横溢所折服,也被妻子的情深意笃所打动,念及昔日的夫妻情深,恩爱万分,感觉羞愧难当,于是打消了纳妾的念头,从此与文君重归于好,执子之手,终老林泉。

  这样的结局也不算太难堪,尚且还有挽回的余地。

  卓文君是聪慧的女子,用自己的智慧挽回了丈夫的背弃,坚守了他们最初的爱恋和誓言。女人能做的,不能做的,卓文君都为他做了,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实则是一个有思想,有勇气,敢爱敢恨,既不逆来顺受忍气吞声,亦不放低身段苦苦哀求,她是真正为自己而活的女子,她的一生,人间值得。

  从最初和司马相如可遇而不可求的一见倾心,之后到浪漫传奇的夜奔、裸婚,再到抛却千金之身当垆卖酒的洒脱肆意,遭遇背叛的苦心经营,虽然经历了波折和痛苦,但最终和所爱之人白首不相离。

  她对爱情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她只是遵从内心最纯最真的感觉,不羡权力地位,不慕金钱财富,毕生所求不过是一个心灵相通,诗文唱和,情深意长,可以呵护一生的好男人。

  感情的世界里,最初可以是轰轰烈烈,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当一切激情都散褪,平淡而又繁琐的生活又如何经得住人性的考验?

  世事难料,人生难测,情感多变,如何去对待一份感情,除了全心全意的付出,依然需要靠智慧坚守和维系,当然前提是那个人值得你如此。

  但愿每一个人的感情都能“当不负卿”。

  

李若松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李若松2022-04-25发表,共计3751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