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中对”的战略相当合理 为什么蜀汉仍最先被灭?

16次阅读
没有评论

  我们都知道,诸葛亮“隆中对”的战略看起来相当完美、为什么蜀汉最先被灭?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建安十二年(207年),刘备前往隆中拜访诸葛亮,在三顾茅庐之后,诸葛亮为刘备分析了天下形势提出先取荆州为家,再取益州成鼎足之势继而图取中原的战略构想,两个人的谈话也成为促成三国鼎立的战略决策的《隆中对》

  首先来刘备能够建立蜀汉,隆中对功不可没、公元207当时的刘备非常落魄的时候,手上虽然有关羽、张飞这样的万人敌猛将,但在荆州七年的事情,依然仅有1县之地、看不到任何能兴复汉室的希望,唯有感叹髀肉复生。

  这时候诸葛亮为刘备描绘未来发展的战略使命,是顺着刘备“欲信大义于天下”的兴复汉室旗号,寄托重建统一王朝的理想;能够看得见的愿景,是“跨有荆益”造成鼎立之势;攻守策略,是利用刘表的见识浅薄和魄力不足,先取“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的荆州,占据“用武之国”的地利;再取“沃野千里,天府之土”的益州作为后盾,呼应四战之地的荆州;面对北方拥有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诚不可与争锋”的曹操,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的孙权,内修政理,外结孙权,待机而起,以宛洛为主攻方向,以秦川为侧翼呼应,进取天下。这一设想如果完全实现,确实可以做到“霸业可成,汉室可兴”。所以,这一构思打动了刘备。

  任何战略,都离不开对自身实力和所处情境的分析论证、关羽与刘备的失误是一个方面,最根本的原因是蜀汉战略《隆中对》的问题之上,隆中对、对大局的判断是符合实际的曹操已经成为当时最大的势力而不可主动对抗,东吴已经有了稳固的基础只能结盟,只有长江中上游的荆州益州由于刘表、刘璋的短见和失策能够为刘备提供可乘之机,这一分析正是“隆中对”能够成立的关键,这正是“隆中对”的过人之处、刘备后来的发展也是按照这个目的、11年的时间里面,得到战略要地汉中郡、占据了益州的全部地区,以及荆州最重要的南郡、武陵郡、零陵郡、也有当初荆州时代的“进退狼跋”,达到了实力最巅峰时期。

  但是也要看到,在战略分析层面,“隆中对”在实力和使命的关系上打了马虎眼、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提到了“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百姓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乍一看,荆州、益州两路出击是一个颇有诱惑性的方案。但刘备集团本来就实力最弱小,荆州离益州千里之遥,两地分兵的做法必然让刘备军团更加失去兵力上的优势。

  并且计划赶不上变化,诸葛亮虽然谋事在人,但可惜成事在天,曹操南下太快,而刘表死的也太快,几乎没给刘备夺取荆州的机会,结果导致在赤壁之战前后,荆州的形势变化,远远超出《隆中对》中诸葛亮的预计此时的荆州,已经从刘表时代的,“南收零、桂,北据汉川,地方数千里,带甲十馀万”的割据一方的形势,变得残破不堪,庞统说:荆州荒残,人物殚尽,东有吴孙,北有曹氏,鼎足之计,难以得志。而诸葛亮亦曰:主公之在公安也,北畏曹公之强,东惮孙权之逼,近则惧孙夫人生变于肘腋之下。荆州形势,已经不在是诸葛亮在《隆中对》中所说的“用武之国”了。

  等到刘备取四川,诸葛亮,张飞相继入川,孙刘联盟开始破裂,曹操方面依旧持有襄阳,南阳、章陵三郡,刘备又割还孙权长沙四郡,关羽只剩下南郡(江陵)、武陵、零陵三郡、孙权则有:江夏、长沙、桂阳三郡,魏蜀吴三方面在荆州局势形成一个平衡,无论谁先出手,都会受到另外两方的联合打击。

  连锁反应之下,变化最大的还是,孙刘联盟在蜀汉北伐所占的重要性太大,大到足以决定蜀汉的兴衰:诸葛亮在《隆中对》的战略规划里,江东的孙权是“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但是只是“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在后来的两分兵力的钳形战略里,出兵的先决条件是:若跨有 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

  在诸葛亮的最初策划之下,孙吴方面只是蜀汉方面的附加值,也只是辅助作用、然而曹操奇袭之下,刘表死后继承刘表荆州之位的刘琮举荆州而降,刘备丧失了独抗曹操的能力,只能求救于孙权,“事急矣,请奉命求救于孙将军”,从“为援”变成了“求救”,赤壁之战后兵家必争的荆州七郡被刘备、曹操、孙权三家瓜分,曹操占据荆州北部最大的南阳郡和长江以北的江夏郡,孙权得到长江以南的江夏郡和大部分南郡,刘备得到长江以南的南郡、以及荆州南部四个郡(长沙、零陵、桂阳、武陵)。刘备看似数量上占优势,实际上只是仰人鼻息,因为江南四郡,无论是对荆州局势,还是威胁东吴,或者北伐襄樊,都是无足轻重。最后还是周瑜施舍南郡部分给刘备立足。“周瑜为南郡太守,分南岸地以给备。备别立营於油江口,改名为公安。之后,刘备更是亲自向孙权求取南郡,还差点被周瑜扣留: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

  在刘备取得益州之后,孙刘联盟出现危机,孙权派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刘备亲自领兵下公安来争,后来因为曹操下汉中,不得已和孙权联和,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阳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划分孙刘在荆州的势力范围,孙刘联盟短暂复合。

  然而荆州最重要的是南郡,西进占据了益州,北上不断攻击襄阳。东边可顺江而下直逼东吴建业,因此虽然刘备、孙权双方为解决荆州土地归属问题而达成的湘水划界的协议,但战略要地的半个南郡(另外半个在曹军手里)在刘备手上,湘水划界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刘备、孙权双方的关羽荆州要地南郡的问题。

  分析下来,刘备实力最弱,没有实现跨有荆益二州的战略,荆州一分为三,并且对于荆州问题之上,刘备与孙权并没有解决荆州归属权的根本问题,关羽依靠荆州三郡关羽自保有余,北伐危险。

  因此“隆中对”实施的结果便是,关羽北伐被孙权军团偷袭得手,而且关羽父子也命丧孙权手中、刘备复仇大军又惨败于夷陵,前后折损兵马十万,大将重臣和军中骨干无数,桃园梦断,白帝啼血,饮恨抱憾而终、而短短几年,蜀汉无论地盘、兵力、人才都锐减到此前一半,蜀汉终究无力回天。

  可以说,蜀汉衰亡的祸根在于“隆中对”,因此毛主席才会说:“诸葛亮必败:始误于隆中对,千里之遥而二分兵力。其终则关羽、刘备、诸葛亮三分兵力,安得不败

  

林昆颉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林昆颉2022-04-27发表,共计254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