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长恭手握重兵 为何还甘心被赐死呢?

16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兰陵王高肃高长恭,河北渤海人,北齐神武帝高欢之孙,文襄帝高澄第四子,南北朝时期名将,他和斛律光、段韶被称为北齐三大保护神。废帝高殷乾明元年,高长恭官拜左右大将军,封兰陵郡王;孝昭帝高演皇建元年,改统中领军,加封开府仪同三司;武成帝高湛继位后,绶官使持节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兰陵王高长恭

  兰陵王高长恭肤白貌美、音色动人,作战勇猛、爱兵如子,私生活自律严谨,整个人近乎完美(高长恭的爷爷高欢和父亲高澄本身就长得帅,又专门挑娶最漂亮的女人,这就是血统优势啊)。

  《北齐书》:(高长恭)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 士共之。初在瀛州,行参军阳士深表列其赃,免官。及讨定阳,士深在军,恐祸 及。长恭闻曰:“吾本无此意。”乃求小失,杖士深二十以安之。武成赏其功,命贾护为买妾二十人, 唯受其一。有千金责券,临死日,尽燔之。

  兰陵王

  河清二年,北周大将杨忠与突厥木杆可汗合兵自恒州而下攻北齐,直逼并州,高长恭领军奋战,将突厥人击退。

  河清三年十二月,北齐重镇洛阳被北周十万大军围困,守城部队已经弹尽粮绝,形势岌岌可危。武成帝高湛派高长恭和并州刺史段韶、大将军斛律光前往救援,北周军队向邙山发起进攻。敌我悬殊太大,形势非常危急。段韶力挽狂澜,用诱敌深入之计,再居高临下打败北周先头部队(这就是段韶名气没有高长恭、斛律光大,却被列为三大战神之首的原因)。三大战神乘势向北周部队发起反攻,高长恭亲自率领五百名骑兵冲进北周军队的包围圈,到了金墉城下,因为高长恭戴的头盔遮住了面孔,城中守军分不清敌我,于是高长恭把头盔脱下来让大家看清楚他的脸,城中弓箭手这才放箭配合高长恭解围金墉,北周军队最后放弃营帐丢盔卸甲逃走(史书上也没有记载兰陵王戴面具,所以这只是后世民间的传说)。

  高长恭在邙山之战中威名大振,士兵们为这次战斗歌颂兰陵王,作了首后世闻名的《兰陵王入阵曲》。不过这次战斗也为高长恭的死埋下了隐患。邙山大胜后,后主高纬对高长恭说:“你这样深入敌阵,要是失利后悔就来不及了。”高长恭却回答说:“国事就是家事,我在战场上也就没考虑那么多了。”因这番话,高纬开始对高长恭有所猜忌。

  武平二年二月,高长恭担任太尉。三月,北周宇文宪渡过黄河,右丞相斛律光退守华谷,宇文宪攻取了斛律光新筑的五座城池。高长恭和段韶、斛律光联手大败敌军,得胜而回。六月,段韶包围定阳城,当时段韶生病,高长恭接过指挥大权,听从段韶的建议,派一千多名精兵埋伏在定阳城东南通道。果然城中军粮耗净,守将杨敷率兵乘夜突围,被高长恭的精兵伏击,没能逃出一人,高长恭轻松拿下定阳城。高长恭因战功卓越,被封为大司马、太保,另外加封巨鹿、长乐、乐平、 高阳等郡公。

  北齐三大战神

  高长恭在邙山大胜后,已经感受到高纬对他得敌意。在国丈斛律光被高纬灭族后,高长恭就想了个法子自秽。所以外定阳城时,高长恭就常常收受钱财贿赂。他的亲信尉相愿确认了兰陵王是因为功高震主,而自己败坏名声的时候,就劝兰陵王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因为高纬如果嫉恨他,兰陵王的这些自秽的行为,正好会被高纬当成借口来降罪于他。高长恭忍不住地落泪,向尉相愿请求保命之策。尉相愿告诉高长恭,他之前立下的战功太大、声望太高,最好称病在家,不要再管朝廷的事了。高长恭觉得他说得很对,但却没办法顺利隐退。等到朝廷对陈朝用兵,高长恭害怕再次被任命统军,叹息说:“我去年脸上长痈,现在怎么不发出来!”从此有了病也不去医治。

  兰陵王高长恭

  高长恭也活得太卑微了,要知道北齐从文宣帝高洋开始,就开始有兄弟叔侄之间抢夺皇位的优良传统,而且杀兄杀侄抢嫂子、抢弟妹,简直泯灭人伦。而高长恭作为北齐家族难得的正常人,文襄帝高澄的儿子,真正的嫡系,军民拥护手上又握有重兵,完全有资格去把无愁天子高纬赶下来,自己坐上皇位励精图治。总比这样明知堂弟高纬要对付他,还要每天战战兢兢活着要好。

  武平四年五月,后主高纬派徐之范送毒酒给高长恭喝。高长恭对王妃郑氏说:“我尽心竭力效忠天子,有哪里对不起皇上,他要对我下此毒手?” 王妃说:“为什么不当面向皇上求情呢?”高长恭叹气道:“现在皇上哪有那么容易见到。”于是无奈喝下毒酒而死(独掌兵权,有那么多的选择,却选择愚忠自杀这条路。是身边王妃等亲近的人不知道劝兰陵王自立,还是不想再上演皇室自相残杀的悲剧呢?)。

  

孙谷蕊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孙谷蕊2022-04-29发表,共计1799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