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的第一名将到底是谁?并不是高长恭

17次阅读
没有评论

  受时下一些影视作品的影响,在很多人心目中,北齐的第一名将是兰陵武王高长恭,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有人把兰陵武王高长恭吹嘘成“北齐最后的支柱”,甚至吹牛不怕吹怕天,说高长恭是“中国古代十大名将”之一,地位与韩信、卫青、霍去病、李靖等人并列。

  高长恭自然是很能打的,《北齐书·卷十一·列传第三》里面记载:“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

  带领五百骑杀入重围,这份胆气、这份狠劲,以及这份冲杀能力,自然是很牛叉的了。

  单单凭这一战的表现,高长恭也的确可以吹上一辈子了。

  但是,无论是《北齐书·卷十一·列传第三》还是《北史·卷五十二·列传第四十》,关于高长恭的战绩,就仅此一件,其他均乏善可陈。

  由此可见,高长恭虽然能打,但只能算是冲锋陷阵的猛将,远不能与韩、卫、霍、李等名将相提并论。

  宋徽宗建武庙祭祀古代七十二名将,韩、卫、霍、李等人都入庙从祀,高长恭却未在其中。

  这七十二名将中,南北朝占了六席,北齐仅有斛律光一人上榜。

  严格地说,斛律光和高长恭并不是同一代人,他比高长恭年长了26岁,他的父亲斛律金是北齐高祖高欢座下第一大将,而高长恭是高欢的孙子。

  公元537年,高欢与宇文泰在洛阳邙山交兵,高欢陷入重围,形势岌岌可危,正是斛律光的父亲斛律金舍生忘死,为高欢开路,最终溃围而出。

  公元546年,高欢率军狂攻韦孝宽镇守的玉壁(今山西稷山西南),历时五十余日,士卒战死病死者七万人,高欢心死如灰,三军沮丧,士气低落到了冰点。斛律金用鲜卑语高唱《敕勒歌》,稳定了军心,大军才没有发生溃乱,徐徐结阵而返。

  不用说,斛律金当然也是一代名将,史称其“性敦直,善骑射,行兵用匈奴法,望尘识马步多少,嗅地知军度远近”。

  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斛律光更胜出乃父许多倍。

  斛律身为将门虎子,少工骑射,以武艺知名。

  在十七岁那年,他首次跟随父出征,初试锋芒,出手不凡,一箭射落宇文泰的长史莫者晖,并将之擒获驰归。

  高欢亲睹这一过程,赞叹不已,大加嘉奖,擢升他为都督。

  斛律光陪伴高欢的长子高澄狩猎,看见一只大鸟,云表飞飏。

  说时迟,那时快,斛律光引弓发矢,一箭正中其颈。

  该鸟形如车轮,旋转而下,至地,庞然一大雕也。

  高澄取雕观玩,深壮异焉。

  丞相属邢子高感叹说:“此射雕手也。”

  斛律光是高澄的亲信都督,人们从此都称他为“落雕都督”。

  高澄原本已经做好了夺取东魏皇位的所有准备工作,却在受禅前夕被人刺杀,其弟高洋继承了他的事业,建立了北齐。

  斛律光从而成为了高洋最为倚重的将领。

  在北齐与北周争锋过程中,斛律光不负重望,率兵大败北周的仪同王敬俊,夺取了北周的绛川、白马、浍交、翼城等四戍,后来又阵斩北周开府曹回公,惊走北周柏谷城主帅薛禹,进取文侯镇。

  北周屡战不胜,于是结好崛起于漠北的突厥汗国,与突厥共略北齐。

  突厥于公元555年彻底消灭了柔然残部,取代了柔然的地位,征服了契丹等部族,建立起了一个以鄂尔浑河上游为中心,东起辽海(今辽河上游),西抵西海(今咸海),南临大漠,北至北海(今贝加尔湖)的大汗国。

  公元563年,北周与突厥的木杆可汗成功结盟。

  北周兵分两路,一路由柱国杨忠率领,经突厥由北往南攻;另一路由大将军达奚武率领,由南向东北进攻,约定会师晋阳。

  杨忠动作神速,自北而南,连续攻占了二十几座北齐城池,在陉岭(今山西代县西北)与木杆可汗的十万突厥骑兵会合,从恒州(今山西大同)再分成三路大军,气势汹汹地扑向晋阳。

  北齐武成帝高湛率大军从邺城倍道兼程,赶往晋阳主持战事,另派斛律光率三万步骑兵往驻平阳(山西临汾西南),抵挡达奚武。

  可笑的是,达奚武听说是斛律光来了,竟然不战而走。

  斛律光紧追不舍,追杀入周境,俘获周军二千余人,大奏凯歌。

  晋阳方面,由于木杆可汗出工不出力,杨忠孤军失援,大败而遁。

  公元564年,北周当政的宇文护一怒之下,调集了长安二十四军,以及各地军队,共二十多万,出潼关伐齐。

  北周分三路东进:中路由柱国大司马尉迟迥、齐国公宇文宪,柱国庸国公可叱雄等人率领,众称十万,直指洛阳;南路由大将军权景宣统领,进围悬瓠(今河南汝阳);北路由少师杨檦统领,攻打轵关(今河南济源西)。

  突厥的木杆可汗在晋阳吃了大亏,为了重振威名,也整顿起十几万骑兵,侵入北齐长城,骚扰幽州、并州。

  北齐多处受敌,举国大震。

  当然,对北齐构成最大威胁的还是北周的中路大军。

  尉迟迥率领的北周中路大军连战连捷,一直杀到了洛阳城下,屯兵于邙山,日夜攻打,志在必得。

  高湛派斛律光率骑五万驰往赴击。

  小字辈高长恭就是在这场大战中一战成名的。

  但是,高长恭只是这场大战的配角,真正的主角还是斛律光。

  斛律光披坚执锐,亲自射杀了北周柱国庸国公可叱雄,挥军掩杀,收割了周军三千多颗首级,一直逐杀到三十里之外。

  北周尉迟迥、宇文宪幸免保住小命逃脱,军械、器甲、辎重丢弃殆尽。

  听说高湛要亲临洛阳策勋颁赏,斛律光命人将斩获的周军尸体堆成京观。

  高湛睹京观而称善,封斛律光为冠军县公,迁太尉。

  这次邙山之战是高长恭事业的顶点,但对斛律光而言,还远远不是。

  北周经过邙山之败,仍不肯服输,于公元567年再次围攻洛阳,阻断齐军粮道。

  北齐后主高纬命斛律光率步骑三万前往接战。

  斛律光军至定陇,与北周张掖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彦、开府司水大夫梁景兴率领的诸军相遇。

  斛律光擐甲执锐,身先士卒,锋刃相交,大败周军,斩首两千多级。

  斛律光引军再到宜阳,与周齐国公宇文宪、申国公拓跋显敬相峙百日有余,最后大败宇文宪军,俘虏其开府宇文英、都督越勤世良、韩延等人,斩首三百多级。

  宇文宪趁斛律光还军,命宇文桀、大将军中部公梁洛都与梁景兴、梁士彦等三万步骑迂回到其前面拦击。

  斛律光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在鹿卢交阵斩梁景兴,获马千匹,兴尽而归。

  该年年底,斛律光率步骑五万在玉壁营筑了华谷、龙门二城,与宇文宪、拓跋显敬相持。

  面对强大的斛律光,宇文宪变乖了,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斛律光趁机进围定阳,修筑起南汾城,置州设郡以逼迫北周。

  一时间,胡、汉民众前来归附有万余户。

  公元571年,斛律光得寸进尺,率众筑平陇、卫壁、统戎等镇、戍十三所。

  北周方面再也坐不住了,派柱国木包罕公普屯威、柱国韦孝宽率步骑万余进攻平陇。

  斛律光与之激战于汾水之北,大败周军,俘斩千计。

  随后,斛律光又率五万步骑沿平阳道进攻姚襄、白亭等城戍,攻无不克,俘虏城主、仪同、大都督等九人,斩杀和捕获数千士卒。

  作为回应,北周方面派其柱国纥干广略围攻宜阳。

  斛律光率五万步骑往救,在城下大破周军,并乘胜追击,夺取了北周建安等四戍,俘获周军千余人。

  这样,在北周人的心目中,斛律光俨然成为了一座不可战胜的战神。

  北周名将韦孝宽深忌斛律光之英勇,决定实施反间计以除之。

  他制造谣言,编成儿歌,其中有“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等句。

  斛律光表字明月,这“明月照长安”中的“明月”,和“槲树不扶自竖”的“槲”,指的都是他。

  北齐后主高纬昏庸,猜疑心重,果然中计,将斛律光杀害。

  时年为北齐武平三年,即公元572年,斛律光该年五十八岁。

  补充一下,这一年,高长恭被任命为大司马,但他在次年也被高纬杀害了。

  斛律光的死讯传到北周,北周武帝宇文邕大喜过望,下令赦免国内所有的罪犯,让国人都来分享他的快乐。

  北周平灭北齐后,宇文邕追赠斛律光为上柱国、崇国公,指着诏书对一众文臣武将说:“此人若在,朕岂能至邺!”

  唐建中三年,唐德宗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并为他们设庙享奠,“北齐右丞相咸阳王斛律光”赫然位居其中。

  北宋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七十二位名将设庙,斛律光和手下败将宇文宪、韦孝宽均在其中。

  最后说一下,北齐文宣帝高洋后期患上了精神病,肆意杀人,曾经骑马执矛,三次要刺斛律光的父亲斛律金。斛律金岿然不动,一腔正气震慑着了高洋。高洋三次都不敢将矛刺出。

  后主高纬要杀斛律光,却下得了狠手。

  他单传斛律光进宫来见,让被后世称为“北齐第一御用杀手”的卫士刘桃枝埋伏在凉风堂,持锤从其背后下手。

  斛律光在跪拜高纬时,后脑中了刘桃枝砸来的一锤,强支不倒,回首嗔目喝道:“桃枝常为如此事。我不负国家。”

  刘桃枝听了,势如疯狗,嗷嗷狂叫,招呼上另外三个大力士,以弓弦其颈,拉而杀之。

  呜呼,一代名将,就这样死于屑小之手。

  

哲祥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哲祥2022-04-29发表,共计3516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