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很后悔逼死了太子 为何却没给他平反呢?

9次阅读
没有评论

  史料中曾经记载,汉武帝非常后悔逼死太子刘据,但是却又从未给刘据平反,也没立刘据的唯一的血脉刘病已为继承人。那么汉武帝刘彻到底对待刘病已的真实态度是什么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其实读懂了“京城狱中有天子气”事件,也就明白了汉武帝刘彻的真实想法。

  “零号”巫蛊之祸

  晚年的汉武帝刘彻变得猜忌多疑,一系列昏庸的表现全部都显露了出来。公元前91年,“零号”巫蛊之祸就已经发生了。丞相公孙贺、公孙敬声父子,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卫青长子卫伉全部因此被杀。

  要知道卫青一家可是打击匈奴头号功臣家族,而且当时皇后卫子夫还在世,太子刘据还是太子;而公孙贺也是抗击匈奴的功臣,还曾是汉武帝的亲信。所以很明显,汉武帝刘彻早就对太子刘据不满了,进而找借口翦除太子刘据的势力。

  至于汉武帝想废掉刘据的原因,大家都很清楚,正如史书里记载的那样,政见不合。太子刘据比较像他的孙子,后来的汉宣帝刘病已(刘询),属于比较仁慈温和的类型,可能是遗传吧。而这种性格跟汉武帝刘彻是截然相反的,加上汉武帝执政后期策令都比较严苛,可想而知这一对父子肯定没少争执。

  巫蛊之祸正式爆发

  果然时隔不到半年,正式的巫蛊之祸接踵而至,太子刘据一家就出事了。表面上是江充诬告太子刘据行巫蛊之事,侵害汉武帝刘彻身体健康,然后逼得太子刘据造反,导致了这场悲剧。但实际上太子刘据在被江充诬陷之后,会想到起兵造反,还是受到了“零号”巫蛊之祸的影响。公孙贺、公孙敬、诸邑公主、阳石公主、卫伉等人,就是他的前车之鉴,汉武帝刘彻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差一个借口废掉太子刘据。

  所以刘据一害怕,就造反了,杀了江充。但毕竟自己师出无名,手上也没什么兵权,最后他还是失败了。结果自己一大家子都搭进去了,除了尚在襁褓的刘病已,无一幸免,可见汉武帝是多少心狠手辣。

  不过汉武帝原本只是想借江充之手废掉太子刘据,但没想杀他。没想到江充这厮直接把人给逼反了,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所以作为“千古一帝”的汉武帝刘彻是绝对不能容忍受这种奇耻大辱的,所以狠下心来灭了刘据一家。

  但话又说回来,留下尚在襁褓的刘病已,说明汉武帝刘彻还存留着那么一丝丝人性——这也是他矛盾心理的体现。可是等他病情稍微缓解一点的时候,他马上变清醒了过来——因为巫蛊之祸发生的过程中,是有一大批势力浮出了水面,一直欲置太子刘据于死地。

  汉武帝开始醒悟

  最关键的是,当时朝中还存在不少理智的大臣,比如田千秋、壶关三老令孤茂等人冒着生命危险为太子刘据申冤。这时的汉武帝刘彻突然明白了过来,开始隐隐感觉有些后悔了。他想假如他驾崩了,这些投机分子会不会故伎重施,扰乱朝政,甚至行改朝换代之事?

  本来就昏庸的他,越想越不明白,索性又再次狠下心来——杀光太子刘据的政敌!以此来为自己的继承者汉昭帝刘弗陵铺好路,于是有了夷江充三族,烧死胡巫、苏文,处死莽通,李广利、刘屈氂被灭族,只是奉命行事的商丘成、张富昌和李寿等对太子刘据用兵的人全部或是逼死或是诛杀。由此整个巫蛊之祸前后牵连数十万人,堪称古代第一规模大案。

  不过呢即便如此,汉武帝刘彻还是不能原谅太子刘据的造反行为,无论思子宫、归来望思之台、《罪己诏》是如何得情真意切,都不愿意为他平反。刘据的孙子刘病上台之后,始终无法给刘据翻案,刘据只能得到一个戾太子谥号的根源在此。

  霍光是霍去病同父异母兄弟,霍去病是卫青外甥,可以说霍光其实是太子刘据母族这一派系的人。之所以霍光之后能成为三大托孤大臣之一,跟汉武帝刘彻的醒悟不无关系。

  “京城狱中有天子气”事件由来

  因为不能原谅刘据造反,刘据一家“罪人”身份始终没有洗脱,所以汉武帝刘彻自然不会立刘病已为皇储。而且关键是汉武帝刘彻当时身体也不好,已经命不久矣,不可能去立不到三、四岁的罪人之孙刘病已,所以转而立觉得跟自己很像并且非常喜欢的小儿子刘弗陵——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

  汉武帝刘彻的二皇子刘闳早逝,三皇子刘旦过早暴露野心引起汉武帝猜忌失去储君资格,四皇子刘胥史料记载行为无度也不适合,五皇子刘髆也在汉武帝驾崩前一年病逝了,所以他只能选刘弗陵。

  不过立了刘弗陵之后,“京城狱中有天子气”事件就发生了。一个“望气者”告诉汉武帝刘彻长安狱中有天子气,直指刘病已这个烫手的山芋。史书记载汉武帝刘彻大为担忧,派郭穣将长安狱中所有罪犯不论轻重一律处死,隐指包括尚在狱中的婴孩刘病已。不过郭穣被丙吉阻拦,动不了年幼的刘病已。之后回去禀报,汉武帝刘彻认为是天意,便大赦天下,使得刘病已与所有罪犯都得以保全。

  再之后刘病已得以出狱,暂时收养在祖母史良娣家里。而汉武帝刘彻驾崩之前还留下了遗诏,将刘病已交给刘据原先的下属掖庭令张贺养育。

  “京城狱中有天子气”事件解读

  虽然史书是上述描述,看着好像是本来汉武帝刘彻想斩草除根,结果因为丙吉阻拦而作罢,但我认为这里面包含着史官的春秋曲笔。

  第一,史书明确记载看守刘病已的丙吉是汉武帝刘彻特地召来长安的,而且负责的事情涉及巫蛊之祸。丙吉有机会接触到刘病已,并且照顾到他,不排除是汉武帝刘彻本人的授意。

  第二,郭穣是奉旨杀人,丙吉敢抗旨,而郭穣却不敢强行突破,说明丙吉后台很硬,且郭穣意识到他的后台是谁——极有可能是汉武帝刘彻本人。

  第三,汉武帝刘彻大赦天下囚犯,自然也包括处在狱中的刘病已,这难免让人怀疑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好免除刘病已罪人身份。

  第四,郭穣是汉武帝使者,去杀刘病已还特地要夜里去,明显也很蹊跷,再加上史书没明确记载这次事件有没有人无辜被杀,所以有极大可能郭穣去的第一站就是刘病已所在的监狱,像是故意而为之,可能他本来就没打算杀任何人。

  第五,霍光逐渐掌权的过程中,丙吉也在不断升官,先是大将军长史,后是光禄大夫给事中,很明显这些时期霍光、丙吉是处于同一个阵营的,互相扶持的。

  基于以上五点,我认为这个事件更像是汉武帝刘彻、郭穣、丙吉合伙演出的一场戏,目的就是为了将刘病已名正言顺且不失面子地解救出来。换言之,汉武帝刘彻重用霍光,也是为了刘病已出狱寻找保障。

  “天子气”的流转问题

  即便如此,汉武帝刘彻耍了小心思,补偿了刘据的孙子刘病已,但这并不代表汉武帝刘彻有想过立刘病已为继承人的问题。相反,他的继承人人选一直是小儿子刘弗陵。

  那么刘病已成为皇帝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很简单,问题出在霍光身上。

  汉昭帝刘弗陵短命,公元前74年,21岁的他就驾崩了。昌邑王刘贺因此短暂成为新皇,然后被废,这一切背后都是权臣霍光在运作。我怀疑他早就想好了准备立跟自己有瓜葛的刘病已,但是碍于刘病已的身份以及呆过监狱的经历,所以才想着废立昏庸无度的昌邑王刘贺,通过树立反面例子,来为刘病已上台减轻舆论压力。

  所以刘病已成为皇帝,看似意外,其实还是霍光为保住权力所使出的权宜之计,而非汉武帝刘彻的本意。

  由此可见汉武帝刘彻对待皇曾孙刘病已,仅仅是动了恻隐之心,还没到立刘病已为继承人这一步。

  

若琪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若琪2022-05-08发表,共计283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