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是皇帝的老师 为何最后下场却很惨呢?

12次阅读
没有评论

  大明隆庆六年,有彗星划过天际,新皇帝刚刚继位还不到四个月,还未改元,便出现了这种事情,有客星出于阁道旁,其大如盏,光芒烛地,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一向重视天人感应的封建时王朝,对于此种现象自然是不敢怠慢,为了消除彗星给人世间带来的各种消极影响,小皇帝在帝师张居正的指导之下检讨自己的思想、言语和行动,被迫做了很多扼杀孩童天性的事情。

  彗星存在了两年多,而小皇帝也被约束了两年多。朱翊钧9岁登基,开启了明朝的万历时期,但是他的童年过得却并不如意,原因在于其有一位非常严苛且不通人情的老师,此人便是张居正。

  而张居正,作为皇帝的老师,也是帝国最高的决策者,却并未真正理解教师的真谛,尽管他也在教书育人,但是他的这位学生却在其去世之后亲手下令,将其开棺戮尸,掘坟鞭尸。

  当然,无需否认这里面有权力的斗争,但是更多的则处于皇帝被压抑,逆反的心理在一瞬间得到了释放,这种魔鬼心理一直萦绕在皇帝的脑海当中,使其一辈子都生活在折磨当中,难以释怀。

  不禁感慨,张居正和万历皇帝这对师徒,双方可能都会感叹,真是遇人不淑呀。

  古代没有有关于教育心理学的书籍,凡是育人方面,都是秉持着严师出高徒的教育方针,最常见的就是私塾里打手板,但这种身体上的摧残,疼过一阵去,伤口会迅速弥合,可是作为皇帝,自然是打不得,张居正不便对皇帝拳脚相向,但是一些做法却深深刺痛了小皇帝的心灵,而这种精神伤害,给皇帝留下的阴影,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弥合。

  对于皇帝的严厉管教,日讲官在给皇帝讲述《论语》,小皇帝把“色勃如也”中的“勃”读成了“悖”,小孩子念错字实际上很正常。可是小皇帝念错的话音刚落,张居正就在后面厉声说道,这个字念勃不念悖。

  这话说出来把日讲官都吓了一跳,人家是皇上,九五之尊,他念错了字,您应该委婉地去纠正,您这直眉瞪眼地上来就纠正不怕皇帝跟你急了。皇帝还真没急,历史记载:悚然而惊。

  把小孩子吓坏了,之所以会如此,自然是因为小皇帝功课做不好会受到相应的惩罚的,至于是何种惩罚,我们待会再谈。可以想见,张居正在小皇帝的心里,是多么惧怕。也可以想见,当一个人惧怕另一个人到了极点之时,下一步突破就在于恨了。

  在小皇帝十五岁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叛逆心理应该是最强的年纪了。小皇帝写大字,自己觉得字写得挺好,就送给了内阁的一众官员,而这些官员看到皇帝赐字,莫不感恩戴德,向皇帝谢恩的同时,这把皇帝一顿夸耀呀,纷纷表示皇帝学业精进,字也写得非常不错。就在这个时候,张居正出来直接泼了小皇帝一盆冷水,字写得差不多就得了,没听说过把字写好就能把国治好的,李后主,宋徽宗都是附庸风雅的人,结果亡国了。

  别人都在夸皇帝,张居正反而把皇帝奚落了一番,可以想见当时皇帝的心理阴影,不仅如此,张居正还把皇帝的书法课给停了,不得不说,张居正的情商堪忧。

  也的确,张居正的情商确实不够,其实在整个张居正改革期间,张居正他所体现出来雷厉风行的手段,性格当中就透着极端的自信,靠着皇帝的信任,独揽大权,这样的人在朝堂之上该得罪不该得罪的人他也都得罪了,这也为其日后的惨像埋下了伏笔。

  再继续谈这师生二人,小皇帝十八岁那年,正是好玩的时候,乾清宫管事太监孙海、客用引导着皇帝寻欢作乐,也是喝了些酒,皇帝让小内监唱曲子,小内监曲调未谐,小皇帝一怒之下,把这小内监一通鞭打还把头发割了下来。

  这事让皇帝生母李太后知道了,事大了。将孙海、客用“杖而逐之”,然后李太后硬是把小皇帝罚跪,甚至说出来了废了你立你弟弟当皇帝的话来,最后在小皇帝不断地告饶声当中,李太后说我和张先生商量商量吧。

  纵观这件事情,小皇帝的确是做错了,但是李太后就做对了么?显然没有,罚皇帝跪也就罢了,还要让皇帝丢尽了颜面,他本身就是在一个极度自尊的年龄里,更何况人是皇帝,把皇帝这样摔打,当作自己手中的玩物,皇帝不恨你们几个,恨谁去?

  实际上,在皇帝的成长当中,大伴冯保和生母李太后两个人给皇帝灌输的消极思想不亚于张居正。李太后不是正宫皇后,但是通过张居正的鼎力支持和协调操作,在明穆宗去世之后,李太后的地位和明穆宗的皇后陈氏相同,或许是出于感激,李太后把皇帝全权交付于张居正,而且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使张先生闻,奈何!

  天天拿张居正吓唬皇上,皇上自然是:甚惮居正,及帝渐长,心厌之。

  还有冯保,作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冯保与张居正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同时对内在教育皇帝问题上也是沆瀣一气。冯保就如同是个奸细一般,皇帝一有出格的事,他要么告诉李太后,要么告诉张居正,这种打小报告的行为,即便是在现代学校里,每个班都会有这么一两个,而且成为班级内部痛恨的对象。

  万历对他也是恨呀,有一次小皇帝写字,冯保为其研墨,张居正在一旁看着,本来是挺温馨的一个场景,结果皇帝写着写着,拿起砚台,把墨泼在了冯保身上。然后转身无有所谓的离开了。冯保震惧之下,退了好几步。

  很难想象,一个学生,遇到一个不懂变通只会斥责的老师,一个整天打小报告的同桌,一个只会吓唬人的家长,这个学生会形成怎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

  所以,在张居正去世之后,冯保就被贬去了南京。之后几个月的时间里,张居正被剥夺了所有官职与荣耀。但是皇帝似乎并不满足,他的报复也才刚刚开始。随即,朝堂之上开始了倒张运动,御史李植甚至毫不避讳的弹劾张居正:挟权阉之重柄,藐皇上于冲龄,残害忠良,荼毒海内……即斩棺断尸,尚有余罪。如此恶言相加,皇帝的批复是什么呢:摘发大奸有功。

  很难想象,一个陪皇帝读了十几年书的老师,最后在学生的口中成为了大奸。这个词,于国于私,都极大的不妥。但是,皇帝就硬是说了出来。之前所谓的全赖张先生,如今却变成了不思尽忠报国,顾乃怙宠行私,殊负恩眷的小人。这大概是历史深处最大的苍凉吧。

  在皇帝的明示暗示之下,张居正死后不得安宁,官爵被剥夺,家产抄没,长子自杀,其他子孙发配烟瘴之地。这据说还是皇帝念在师生一场的份上,给其留足了情面。

  

陈昊东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陈昊东2022-05-09发表,共计2435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