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普是赵匡胤的谋士 两人是如何相识的呢?

12次阅读
没有评论

  滁州之战时,赵匡胤结识了赵普,对他后来称帝有哪些影响?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赵匡胤说道:“我们不能再这样冲了!弟兄们都冲完了,我们靠什么攻打滁州城?”赵匡胤吩咐王审琦道:“命令部队继续向后撤,严密提防皇甫晖偷袭我们!”后周军一气向后退了十多里,在一个小村子里停下了。赵匡胤对石守信和高怀德二人道:“暂时不会有仗打了,你们就在此安心地将养身体吧!”让石守信和高怀德安心养伤,可赵匡胤自己却不可能安心,他整天整夜地都在苦思冥想着攻打滁州城的法子,可连清流关都过不去,又如何谈得上攻城?

  赵匡胤与赵普初识

  所以,没过几天,赵匡胤就瘦了一圈儿,脸色也十分地憔悴。对石守信和高怀德二人,赵匡胤则是尽力地照顾着。高怀德伤势较轻,而石守信则是在助间被划开了一道大口子,且口子很深。于是,赵匡胤就请了一个郎中来给二人疗伤。郎中是本地人,医术很高明。在郎中的治疗下,石守信和高怀德的伤势明显好转。为感谢郎中,一天中午,赵匡胤备好酒菜请郎中来共饮。郎中也没客气,如约而至。若搁在平日,有酒有菜的,赵匡胤肯定会乐开了花。然而这回不同,此时,清流关和滁州城已经成了赵匡胤的莫大心病。

  所以,尽管邀来郎中饮酒,他的脸上也没有多少笑容。赵匡胤如此,在一旁陪酒的王审琦就更加默不作声。不郎中忍不住问赵匡胤道:“大将军缘何愁眉苦脸?见赵匡胤叹着气摇了摇头,王审琦便说道:“攻不下滁州,即使面前放着天底下最丰盛的菜肴、最香醇的美酒,我大哥也没有心思享用!”“原来如此啊!”郎中“哈哈”一笑,“攻破一个滁州城,又有何难?”赵匡胤不禁“啊”了一声,两眼紧紧盯住郎中问道:“先生莫非有攻破滁州的良策?令郎中眨了眨双眼:“我除了治病疗伤还有些手段之外,对其他任何事情都别无良策!但有一个人,肯定有攻破滁州的法子。”

  赵匡胤急忙问道:“那人是谁呢?郎中说出三个字:“赵先生!”听罢,王审琦不禁皱了皱眉:“这个赵先生,能告诉我们攻破滁州的法子?“两位大将军恐有所不知,”郎中悠然地呷了一口酒,“这个赵先生可不是一般的人!村中所有的疑难之事,全靠他去解决。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更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住他。你们去见这样的人,还怕找不到攻破滁州的法子?赵匡胤转脸向郎中问道:“赵先生家住何处?”郎中回道:“他就住在村中。”赵匡胤点了点头:“我下午就去拜访他!在郎中的引领下,赵匡胤要去村中拜访赵先生了,王审琦则不声不响跟在了后面。赵先生姓赵名普,住在村子的一角,只两间茅屋,多少有些孤零零的模样。起匡胤和王审琦走进那两间茅屋的时候,赵普正直直地站在屋内看着赵匡胤和王审琦。

  刚一打照面,赵普就不客气地问道:“两位大将军可是来寻找攻打滁州城的良策?赵匡胤连忙道:“先生真乃神人也!赵普说道:“两位大将军数日前攻打清流关,白白折损了五百弟兄,所以我就在想,我普宁静的日子从此便结了!我稍感意外的是,赵大将军为何耽搁了数日才来见我?”赵匡胤赶紧道:“赵某今日中午才听到先生的大名。”王审琦一旁暗想道:这赵先生又高又瘦的,看上去很像个读书人,但说起话来却全无读书人的谦逊和矜持。想到此,王审琦淡淡一笑道:“赵先生胸有成竹,定然会告知我等如何攻下滁州城池。赵先生也笑嘻嘻地望着王审琦说道:“这位王将军似乎是个性急之人。”

  ▲赵普 画像

  赵匡胤忙道:“王将军本是谨慎持重之人;只因战事不顺,变得有些性急了!赵普“哈哈”一笑道:“我知道,那两个真正性急的将军正在营地里养伤呢!”赵匡胤赔笑道:“先生若不助我尽快拿下滁州,那我那两个性急的兄弟就很难养好身体了。”说完,赵匡胤目不转地盯着赵普。赵普则不慌不忙地走到一张椅子旁坐下,从容地说道:“我不仅要帮助你赵大将军拿下州,还要帮助你赵大将军夺得天下!闻听此言,赵匡胤很是吃惊,吞吞吐吐地说道:“先生所言,赵某有些糊涂。”

  赵普立刻问道:“莫非大将军不想做皇帝?”赵匡胤“啊”了一声,一时没了话。王审琦在一旁说道:“赵先生,我大哥从小就有当皇帝的念头。敢问先生,我大哥如何才能当上皇帝?”赵普微微一笑道:“当皇帝不是性急的事,地等候时机,还得看准时机、抓住时机,更得步一步地走。现在,第一步,就是先拿下滁州城!”“好!”赵匡胤大声说道。

  两人结识相谈甚欢

  他已经看出来了,面前的这个人确非凡人:“赵先生,只要你帮我先拿下滁州,只要你愿意与我赵某同舟共济,那我现在就对着苍天起,我赵匡胤今生今世,一定要做一回皇帝!”“好!”赵普也大叫了一声,“大将军既然已发下重誓,那我赵某人今生今世就跟定大将军了赵匡胤与赵普是一拍即合。接着,赵普向赵匡胤问道:“大将军可知道唐朝有一个叫韦应物的人?”赵匡胤回答道:“赵某虽不才,却也听说过那个韦应物。赵某还记得,那韦应物曾在滁州做过刺史,写过一首名叫《滁州西涧》的诗,诗云: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王审琦不解地问道:“赵先生,我们攻打滁州,与韦应物的那首什么诗有何关系?”赵普回道:“攻打滁州与《滁州西涧》一诗确无多大关系,但与滁州西润却大有关系!原来,赵普早就发现滁州城外的一座山上有一个小山洞,穿过这个小山洞便可抵达西润的南岸,而距西涧北岸不远便是清流关南唐军的大营。也就是说,穿过那个小山洞之后,就绕到清流关的背后了。

  赵普说道:“那个小山洞极其隐秘,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晓。赵匡胤顿时就兴奋起来:“如果我们悄悄地穿过山洞,再悄悄地越过西之水,便可以偷袭皇甫晖的大本营啦!”“是呀!”王审琦也顿时兴奋不已,“那皇甫晖再聪明,也不会想到我们会在他的背后捅他一刀!赵普接道:“那皇甫晖虽然兵马较多,但只要打得突然、打得凶狠,就不难击溃他!只要击溃了皇甫晖,滁州城便唾手可得!”

  赵匡胤当即便把赵普请到了军营里。晚上,赵匡胤把石守信、王审琦和高怀德等大大小小的将领都找来陪酒。席间,赵匡胤宣布了两件事:一,从即日起,赵普为军师;二,明天晚上由哪个山洞绕到清流关的背后,袭击皇甫晖的大本营。石守信一边对赵普敬酒一边说道:“军师如果早点告诉我们那个山洞,我们也就不会折损五百个弟兄了!”赵匡胤笑着对石守信道:“兄弟说错了!兄弟应该这么说:如果我们早点遇到军师,我们就不会折损五百个弟兄了!”赵普莞尔一笑道:“大将军也说错了!如果石将军和高将军不在清流关折损五百个弟兄,我赵普岂能与诸位相遇?”“军师说的是,”赵匡胤举起了杯,“来,为我们与军师相遇干杯!”

  第二天黄昏时分,四千五百名后周军做好了出发的准备。赵匡胤本想把石守信留在村子里的,可石守信高低不同意。无奈,赵匡胤去征询赵普的意见。起普道:“我们人少,皇甫晖兵多。以少袭多,不能缺少石将军这样的猛将,待打下滁州之后再让石将军好好地养伤也不迟!”于是,石守信也随军队一起行动。不久,后周军随赵普来到了那个山洞旁,赵普第一个钻了进去,赵匡胤随后也钻了进去。洞身很狭窄,差不多只能容一人行进,加上又不能燃火把照明,所以后周军前进的速度就非常的缓慢。等四千五百人都来到西南岸时,已经是后半夜了。西润的水势很大。

  赵普对赵匡胤说道:“这么大的水,皇甫晖就更不会防备我们对他突袭了!军师所言甚是!”赵匡胤道,“不过,水势这么大,我们也不好过河啊!”赵普说道:“我曾多次涉过此河,有一处河水非常浅。”赵普把赵匡胤等人带到了浅水处,等后周官兵陆陆续续过河后,天色已近拂晓。赵普对赵匡胤说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皇甫晖的中军大营只有两千人左右护卫,大将军可亲率一彪人马直扑皇甫晖的中军大营。如果大将军能在较短的时间内斩杀或生擒皇甫晖,则大局定矣!”赵匡胤点头称是,忙着找来石守信、王审琦和高怀德吩咐道:“我们兵分三路。

  王审琦带千五百人从左翼突袭,高怀德带一千五百人从右翼突袭,我和石守信带一千五百人居中。记住,哪里有敌人就往哪里冲杀!”此时,南唐官兵大都还在睡觉。虽有少数人已经醒来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等明白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后周官兵已经冲到了跟前。石守信虽有伤在身,但却丝毫不影响他杀敌。那一对铜锤上下翻飞,几乎没有停的时候。说话间,石守信就已经砸死了九个南唐兵了。赵匡胤招呼石守信道:“兄弟,杀敌要紧、找皇甫晖更要紧!”石守信“哦”了一声,用铜锤指着一个南唐兵喝道:“快告诉我皇甫晖在哪儿,不然就叫你脑袋开花!”那南唐兵哆哆嗦嗦地朝着一个方向指了指。

  攻下滁州城

  石守信一转身,发现赵匡胤已经朝着皇南住的地方杀去。于是石守信就一边跟过去一边大叫道:“大哥,等等我!”忽然,有十几个南唐官兵从赵匡胤的面前跑过。正迟疑间,见石守信气嘴吁吁地赶到赵匡胤连忙问道:“兄弟,快看看那十几个人当中有没有皇甫晖!”石守信大叫道:“大哥,领头的那个胖子就是皇甫晖!”赵匡胤大喝一声:“皇甫晖,哪里逃!”眼见就要被赶上,皇甫晖一挥手,身边的十多个人就围住了赵匡胤。赵匡胤生怕皇甫晖逃掉,就一边砍杀一边高声叫道:“石守信,快过来,截住皇甫晖!”石守信应道:“大哥放心,皇甫晖跑不了!”皇甫晖虽然身躯较胖,却也灵活,手中的长剑舞得更是凶狠异常。

  本来,皇甫晖再凶,也不是石守信的对手,可石守信因杀敌过多,肋间的伤口又裂开了,十分疼痛,所以影响了铜锤的威力。所以,石守信尽管咬牙坚持着,却也只能勉强与皇甫晖打个平手。而陷入重围的赵匡胤却无法脱身。虽然包围他的十多个人已经被他砍死近半,但剩下的人依然强地围着他、堵着他。很显然,这些人已经看出,要不了多久,皇甫晖就能打败石守信。就在此时,一人一马飞奔而来,且大声叫道:“大将军要惊慌,我来也!”马上之人原来是赵普。也不知他从哪儿弄来了马,还找到了一柄长剑。那长剑既宽又厚,与赵普瘦削的身躯很不相称。明眼人一看便知,赵普其实不会舞剑,甚至握着那把剑都感到吃力。

  然而,赵普在赵匡胤的周围那么一闯一冲,竟也将堵截赵匡胤的南唐兵冲得大乱。赵匡胤抓住时机,手中的长剑一阵狂舞,把那几个南唐兵砍倒在地。赵匡胤急叫道:“军师快快下马!”赵普刚一下马,赵匡胤就纵身跃上了马背。原来,皇甫晖见情形不妙,就撇下石守信,向北逃去。那皇甫晖逃得极快,但与赵匡胤相比还是慢了一些。皇甫晖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响,就见着赵匡胤连人带马地横在了他的身前与此同时,原先被皇甫晖砍散的那小队后周兵也围了过来。赵匡胤用剑指着皇甫晖道:“你的中军大营已被我彻底推毁,你还不速速弃剑投降?皇甫晖“哈哈”一笑,说道:“我皇甫晖征战沙场十数年,从未听说过世上还有投降二字!”话未落音,皇甫晖的长剑就刺向赵匡胤的腹部。

  赵匡胤大喝一声“你找死”,身子一偏,手中的剑砍向皇甫晖。皇甫晖竟然不躲不避,长剑继续向前刺去。结果是,皇甫晖的剑刺了马的脊背,而赵匡胤的剑却砍中了皇甫晖的脑袋。那马中了皇甫晖一剑,前蹄起多高,一下子将赵匡胤掀翻在地。待赵匡胤爬起,赵普已经跑了过来。石守信在两个后周兵的搀扶下艰难地着步,也赶了过来。这时,赵普对赵匡胤说道:“大将军,这里的战斗已基本结東,请速速分兵去支王将军和高将军!”恰在此时,那王审琦带着一队后周兵赶到。赵匡胤就叫王审琦留下保护赵普和石守信,自己带人向右去支授高怀德。赵普叫住赵匡胤道:“大将军,把皇甫晖的首级割下。”

  赵匡胤便割下皇甫晖的头,叫一个骑马的士兵提在手里。那士兵高举着皇甫晖的脑袋,边打马右去一边扯开噪门吆喝道:“快来看啊!皇甫晖死了!”这吆喝还真管用。右路的南唐军实在太多了,虽然高怀德的偷袭很顺手,有数以千计的南唐军被杀死,又有数以千计的南唐军被吓跑了,但剩下的南唐军开始抵抗之后,高怀德就没那么得心应手了。与高怀德作战的南唐军,虽然缺乏统一的组织和指挥,但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现在一见皇甫晖的脑袋都被后周军给砍下来了,那些南唐兵就无心再抵抗了,纷纷丢下武器朝北遁去。

  此次突袭,赵匡胤以伤亡不到一千人的代价,彻底击溃了防守滁州城的南唐军主力,杀死和俘虏南唐军官兵近万人。接下来,赵匡胤便开始考虑如何拿下滁州城。赵普对他说道:“滁州城墙虽然坚固,但城内只有两千唐军,且守将姚风还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应命令部队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一鼓作气地拿下滁州!”赵匡胤听罢,当即命令全军开抵滁州城下。果然不出赵普所料,后周军刚一开始攻城,那姚风就领着二百多亲兵弃城朝滁州东南逃去。主将一逃,城内的南唐军自然毫无斗志,王审琦领兵攻上了滁州城墙。

  他以区区数千之兵,竟然攻占了南唐都城在江北的屏障重镇滁州,这该是何等的功劳和业绩?本来,赵匡胤只是在后周一国素有名望,而经此一战后,四方诸国几乎无人不知赵匡胤的大名,这样一来,赵匡胤在后周的名望显然又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当然了,赵匡胤是不会把滁州之战的功劳全记在自己的名下的。在占领滁州后的庆功宴会上,赵胤当着大小将领的面说道:“此次顺利占领滁州,首功当属军师赵先生!赵普也很谦虚:“大将军此言差矣!我乃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又何功之有?

  结语

  此次获胜,一是因为大将军指挥调度有方,二是由于在座的诸位将领及所有的弟兄都能够奋不顾身、英勇杀敌!跟诸位将军和那些战死的弟兄相比,我赵某哪还敢谈什么功劳?赵匡胤给赵普斟了一杯酒:“来,军师,让我们用这杯酒来祭莫和告慰那些战死的弟兄。”占领滁州城之后的第三天晚上,瓢泼大雨不期而至。赵匡胤吃过饭,先去看望了一下石守信及其他伤员,又与赵普聊了一会儿就上床睡觉了。

  

雪艳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雪艳2022-05-12发表,共计542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