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是如何结束五代十国的乱世的呢?

12次阅读
没有评论

  大唐灭亡后,历史再次进入了分裂时期。短短半个世纪里,中华大地先后出现了五个政权,十个势力,这就是著名的五代十国,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在这个时代中,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一个字:“快”!

  五十年换了十四任皇帝;每十年就要发生一次朝代更迭,变化莫测的舞台上,君君臣臣就是一出大戏,剧本中没有忠贞良善,写的全是野心家的事迹。

  行伍出身的赵匡胤,凭借一众死党的拥趸,戏剧性地走到幕前的时候,决心终结这出大戏,让自己笑到最后。

  谁能预料,这个看似粗鲁的汉子,却有着狐狸般狡黠的智慧。

  当上皇帝的赵匡胤,是个做实事儿的人,局势稍稍稳定,他就向宰相赵普请教:避免五代覆辙,国家长治久安的方略。

  号称“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赵普,是宋初名臣,赵匡胤的心腹。承蒙领导垂询,自然是知无不言。

  他说:唐末乱局在于藩镇割据,臣强君弱。若想止乱,陛下应当牢牢抓住两样东西:财权和兵权。天下钱粮与精兵,尽入朝廷手中,国家必然安定。

  无疑,赵普的这番见解是高明的,道理是正确的。但却让赵匡胤心中有些不快。

  他明白,赵普的话意有所指 ,矛头对准的是自己那些出生入死的结拜兄弟~如今手握兵权的将军们。

  此前,赵普也就此事多次进谏过,都被自己回绝,看来这个家伙是打算死咬不放。

  同往常一样,这回赵匡胤仍旧淡淡地回绝说:“石守信、王审琦等人,我最了解,他们必定不会背叛我的,你又何必操心这个呢?”

  碰了个软钉子,赵普并不沮丧,只是微微一笑,仿佛一切都成竹在胸。

  这个神情令赵匡胤心中一凛,多年阅人的经验告诉他,但凡带着这种表情的人,都不好惹。

  “臣也相信他们对陛下的忠心。只是以我的观察,石守信、王审琦等人都没有统御之才,恐怕难以压制自己的部下。万一部下想造反,他们也会身不由己的。”

  精明如赵普,心里自然清楚,自己所讲,对别人而言简直是牵强附会,毫无道理。

  但这话本就不是讲给旁人的,只要面前的主君听得懂,就足够了。

  赵匡胤面无表情地听着,思绪却回到了那年的春节:

  一份契丹犯边的急报,让自己冒着风雪率领弟兄们开拔了。

  天晓得,走到陈桥驿这个地方,自己怎么就喝醉了。朦胧中,似乎部队哗变,这帮天杀的泼才,七手八脚把一件黄袍披在了自己身上。

  柴世宗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发过誓,要做大周的忠臣。这帮天杀的,怎能陷我于不义?我骂他们,打他们,可他们不听,反而拔出了刀剑,逼着要我当皇帝。

  为了他们的荣华富贵,我只好勉为其难。

  当我带着这支大周最精锐的部队,回到开封的时候,本来一切都可从长计议。哪知宰相范质、王溥这两个蠢才,一见到我就投降了。

  七岁的小皇帝柴宗训也是少不更事,还没容我解释,就递上了禅让诏书。就这样,一切顺利地尘埃落定,我成了天下的主宰……

  赵匡胤默默地看着仍在滔滔不绝的赵普,心中却想着雄才英武的柴世宗;想着少不更事的柴宗训;想着皇帝遍地跑的五代奇观;想着“万岁”不长命的凄惨景况……

  不知为何,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摆在赵匡胤面前,有一条可以效法的先例:汉高祖兔死狗烹之道。但他宁愿走出一条新的路。

  石守信、王审琦等众将领,与皇上虽然君臣有别,但也是结拜兄弟。酒桌之上叙说往日豪情,倒也其乐融融。

  谁知酒至半酣,赵匡胤忽然面带愁容,唉声叹气。

  弟兄几个赶忙询问,赵匡胤干了杯中酒,满腹愁肠地说:“我这皇帝当的烦恼呀,不定哪天就被你们夺走了。”

  这些人大惊失色,急忙跪下辩解,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跟你出生入死,从来都是忠心耿耿呀。

  赵匡胤也不看他们,把玩着酒杯,黯然地说:“我也知道你们忠心,可假如你们部下有人贪图富贵,把黄袍披在你们身上,你们就算想不干,又怎么做得到!”

  几人听得面面相觑,五雷轰顶。这是哪家的道理呀,谁都跟你似的啊。

  但其实大伙也明白,皇上讲的不是道理,而是在诛心。假如有隙可乘,跪着的众人,恐怕真可能跟他似的。

  随后赵匡胤开出了价码:你们交出权力,我给你们荣华富贵,从此君臣相安,两无猜忌。

  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赵匡胤陷入了沉思。所有的牌都已打出,输赢却还没揭晓。

  明日早朝,自己或许会如愿地收到一张张辞呈,但或许,迎接自己的将是数万杀气腾腾的禁军。

  今夜,注定无眠。

  红日喷薄,暖风和煦。收到众将领辞呈的赵匡胤,内心比天气更爽朗。上天垂眷的真命天子,又赢得了一场胜利。

  也许,此次胜利更伟大,没有你死我活,只有皆大欢喜。

  将领们为自己赢得了性命,保全了富贵。

  赵普为文官赢得了地位,以文制武成了国策。

  赵匡胤为子孙赢得了未来,武人之乱可以休矣。

  国家与百姓赢得了太平,远离战乱的人间,正在恢复勃勃生机。

  作为杯酒释兵权的推动者,赵普深谙语言的艺术。他明白,劝谏领导全在于尺度,轻则被忽视,重则得其反;既要触及灵魂,又要避免直揭其短,考验的是大智慧。

  赵匡胤虽然狡黠,却不暴虐。自秦以来,宋朝得国,是流血最少的。

  宋朝有昏君,却无暴君,以致士大夫阶层得以空前发展,文明开化程度世界之冠,被称为“现代的拂晓时辰”。这与它的缔造者有着极大关联。

  宋朝军事羸弱,缺少血性和霸气,但这难掩其整体成就的熠熠光彩。没有它,华夏文明将失色不少。

  不管怎么说,纷乱嘈杂的五代十国结束了,历史又翻开了新的章节。

  

康玮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康玮2022-05-12发表,共计2148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