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延灼是梁山的猛将 他的历史原型是谁?

18次阅读
没有评论

  众所周知,《水浒传》梁山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只有双鞭呼延灼和美髯公朱仝参加了后来的抗金作战:“呼延灼后领大军破大金兀术四太子,出军杀至淮西阵亡,朱仝后随刘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到太平军节度使。”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美髯公朱仝在《宋史》中有没有记载,这一点很难查证,而查找双鞭呼延灼就容易多了,《宋史·卷三百六十四·列传第一百二十三·韩世忠》中有明确记载:自从宋高宗建炎南渡以来,南宋将士从来就不敢跟金人正面硬刚,韩世忠连战连捷挫敌锋芒功不可没。于是部将董旼、陈桷、解元、呼延通等人都升了官,当时朝野上下把这次战役称为“中兴武功第一”。

  韩世忠部将呼延通之所以立功受赏,就是因为在淮西之战(淮阳之战)中掐着脖子生擒了一名金将(呼延通与金将牙合孛堇搏战,扼其吭而禽之)。

  《水浒传》中的呼延灼是“河东名将呼延赞嫡派子孙”,这一点跟呼延通在《三朝北盟会编》中的自我介绍是完全一致的。

  《三朝北盟会编·卷第一百六十九》记载,呼延通与牙合孛堇单挑的淮西之战,发生在绍兴六年二月十七日,而且这次战斗看起来就像小说讲述的那样,居然也是大将出来单挑:金军队伍里跑出一个名叫牙合孛堇(也叫雅格贝勒,可见金与清蛇鼠一窝)的猛将,一上来就叫呼延通解甲投降。

  牙合孛堇公然挑战,呼延通当然也不能服软:“我乃呼延通也。我祖呼延太保(呼延赞)在祖(宋太祖赵匡胤)、宗(宋太宗赵光义)时杀契丹(辽国)立大功,曾设誓不与契丹俱生,况尔女真小丑,侵我王界,我岂与尔俱生哉?”

  读者诸君请注意,这是正规史料的记载而不是演义小说,但是其中对呼延通与牙合孛堇单挑的记载,似乎比演义小说还精彩:“即持矛刺牙合孛堇。牙合孛堇与通交锋,转战移时不解,皆失仗并马,以手相击,各抱持不相舍,去阵已远,于是皆坠于坑坎中,两阵皆不知。牙合孛堇取篦刀刺通之腋流血,通搦牙合孛堇之喉,气欲绝而就擒。”

  呼延通与牙合孛堇的肉搏战,让我们想起了《三国演义》中的东莱太史慈大战江东小霸王孙策,太史慈和和孙策没分出胜负,呼延通却直接把金将牙合孛堇掐晕了生擒,看来呼延通真的比太史慈还生猛。

  其实呼延通生擒牙合孛堇,在小说《水浒传》中也能找到相似战例,那就是第七十九回“刘唐放火烧战船,宋江两败高太尉”中的呼延灼生擒韩存保。

  呼延通抗金作战立有大功,而且对韩世忠有救命之恩,但他的结局,却不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浴血疆场马革裹尸,而是被韩世忠欺负得投河自尽了。

  韩世忠和岳飞都是抗金名将,但是这两个人为人处世方式不同,最后结局也有天壤之别:岳飞含冤风波亭,韩世忠逍遥瘦西湖。

  韩世忠这个人比较热爱生活,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他有点奢侈,他那个“擂鼓战金山”的夫人梁红玉,原本跟李师师应该是同行。

  韩世忠“性戆直,勇敢忠义”,做事不拘小节,有时候还跟三国第一单挑名将吕布有共同爱好:喝酒的时候喜欢拉部下的妻女来助兴。

  韩世忠这段糗事记载于《三朝北盟会编·卷二百四》:韩世忠叫部将妻女来陪酒,图的就是个乐呵,还真不像吕布那样把部下派遣出去打仗而自己“安抚”其家眷,当时是部将请客的时候主动让老婆女儿一起出来劝酒,直到把韩世忠撂倒抬回去(韩世忠晚年好游宴,常赴诸统制之请,莫不以妻女劝酒,世忠必酣醉而后归)。

  部将的“热情”,在现在某些人眼里,那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当年已经积功升任防御使、统制官的呼延灼却十分愤怒,甚至动了刺杀韩世忠的念头。

  某一天韩世忠和水军统制郭宗仪一起去呼延通家喝酒,不知道呼延通有没有请妻女出来劝酒,反正韩世忠是喝晕了,这就给了呼延通下手的机会:看着呼呼大睡的韩世忠,呼延通凑到跟前就要拔韩世忠的佩刀(估计是出于礼仪,只有身份最高的韩世忠可以随身佩刀)。

  呼延通拔韩世忠的佩刀要干什么,连郭宗仪都看出来了,他一把抓住呼延通的手,大叫“统制不可”。韩世忠被惊醒后跳上马就跑,然后派人把呼延通抓了起来。

  韩世忠抓了呼延通,就好像抓住了一只刺猬:说呼延通谋杀主官,但是其理由又不能公之于众,而且当时在场只有三个人,如果呼延通说自己拔刀是为了给大家切肉,也不是不合常理——呼延通是将门之后,韩世忠是草根出身,这官司就是打到赵构面前,也是一笔糊涂账。

  杀不得又不敢留在身边,韩世忠只好把呼延通撵到淮阴崔德明的军中去效力。

  呼延通可能也觉得自己要刺杀韩世忠这件事做得有些过分,毕竟韩世忠只是喝酒开玩笑,并没有乱来。于是呼延通就想找机会跟韩世忠和解:“世忠以十二月二十三日诞生,是日,诸军献奢者甚盛,世忠临厅事坐而受之。及通献寿香,世忠见通即走,入府第不出。”

  韩世忠见了呼延通就跑,也不知道是不好意见面还是心有余悸,反正躲起来不露头,任凭呼延通跪在那里哭出了一个小水洼(通伏于地,滴泪成泓)。

  前来贺寿的将军们觉得拜寿的吓跑寿星老,这事儿传出去也不好听,就连拉带拽地把呼延通送出了门外,结果上马狂奔会淮阴的呼延通,又被新掌管崔德明揍了一顿:“德明献寿回,数通不合擅离军之罪,决数十下。”

  在韩世忠那里吃了闭门羹,回来又吃了一段笋烤肉,呼延通一时想不开,跑到淮阴县运河边,一头扎了进去:“运河水深急,救之出水,已不甦。以身着毛衫,领窄水涨,束其颈,水不得出而死。人皆惜之,世忠后亦深自悔恨。”

  曾经掐着脖子生擒金国猛将的呼延通,就这么被“欺负”死了,但不知金兀朮听闻呼延通的死讯,会不会手舞足蹈连饮三杯?如果韩世忠和呼延通生活在八九百年之后,他俩之间那点事儿,还算个事儿吗?

  

雅茜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雅茜2022-05-12发表,共计224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