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时赵国如果换下赵括这个主帅 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吗?

13次阅读
没有评论

  长平之战,是公元前260年5月至10月秦国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今山西省晋城高平市西北)一带同赵国军队发生的战争。说到这个大家都会想到什么呢

  事实上,回顾整个长平之战的过程,赵括其实只不过犯了“轻敌冒进”的错误罢了,赵国战败的更大责任,其实在于赵国朝堂,最为致命的便是决策失误和情报滞后。最终,赵括为自己的轻敌冒进付出了生命代价,但赵国朝堂的责任却无人追究。

  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这场两千年前的战争。

  秦赵为争夺上党大打出手,廉颇接连战败后固守不出

  周赧王五十三年(前262年),秦国出兵攻占韩国野王,导致韩国上党郡变成了一块飞地,韩桓惠王无奈之下,便意图将上党郡割让给秦国,换取秦国退兵。谁知上党郡守冯亭却不愿降秦,反而想将上党献给赵国,进而促成赵韩联手抗秦。

  赵孝成王接见了冯亭的使者后,先后询问了平阳君赵豹和平原君赵胜的意见,赵豹认为冯亭此举意在祸水东引,因此建议拒绝冯亭的献地请求;赵胜则认为既然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而得十七城,何乐而不为,因而主张接收上党。赵孝成王最终采纳了平原君赵胜的建议。

  其实,赵国选择接受上党,并非君臣短视。作为战国中后期的两大强国,秦赵之间必有一战,秦赵双方对此心知肚明,事实上自赵国胡服骑射崛起后,秦赵的明争暗斗便从来也没有停止过。

  既然战争无法避免,那么自然要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作为秦赵天然分界线的太行山,便成了秦赵的争夺焦点,其中太行山防线对赵国而言更为重要,尤以“太行八陉”中的滏口陉、井陉两条通道最为致命,毕竟赵国都城邯郸距离太行山太近了,一旦秦军越过太行山,邯郸以西将无险可守。秦国攻占野王后,便已经将太行陉掌握在了手中,一旦上党郡也落入秦国手中,秦国便可凭借地利随时进攻井陉或滏口陉,进而翻越太行山,局势将对赵国极为不利,而这才是赵国选择接收上党的根本原因。

  当然,赵国也预料到了接收上党,必然会招致秦国的报复,因此在接收上党的同时,便派廉颇驻守长平,防备秦国的进攻。事实上,赵国此时在军心士气方面并不输于秦国,毕竟几年前赵国刚刚在“阏与之战”中击败了秦国,更何况“廉颇为人,勇鸷而爱士,知难而忍耻,与之(白起)野战则不如,持守足以当之”。

  赵国接收上党的举动,果然引起了秦国的不满,秦昭襄王先是于周赧王五十四年(前261年)初派兵攻打韩国以示惩戒,又于次年初派左庶长王纥率军攻打上党,上党百姓纷纷逃入赵国,赵国军队则在长平负责接应。

  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年)四月,王纥奉命向驻守长平的赵军发动进攻,赵孝成王则命廉颇迎战,“长平之战”正式爆发。廉颇为防备秦国进攻,早已利用地利优势,构筑了汾河、空仓岭、丹河三道防线,准备以逸待劳,然而局势的发展却令廉颇措手不及。

  同年四月,秦赵先锋于玉溪河谷交战,结果赵军战败,裨将茄被杀,汾河防线告破。六月,秦赵又在空仓岭以西交战,赵军再度战败,秦军在攻破都尉城和故谷城之后,顺势攻克空仓岭防线,俘虏赵国尉官四人。连败两战的赵军不再与秦国主动交战,而是依托丹河防线抵御秦国进攻,但丹河西壁垒还是于同年七月告破,又有两名尉官被俘。

  眼看无法抵御秦国进攻,廉颇命令军队死守丹河东壁垒的同时,命人沿百里石长城构筑防御工事,并随后主动放弃丹河东壁垒,率军撤入百里石长城一线,坚守不出,疲惫秦军。此后,任凭秦军屡次挑战,赵军始终坚守不出,长平之战开始进入对峙阶段。

  赵国决策失误导致“五国不救”,赵国迫于压力决心换将

  从此后局势发展来看,秦国对于这场战争的准备显然要比赵国更为充分,秦国虽然距离前线较远,但凭借关中和巴蜀两大粮仓,再加上疏通渠道采取水路运输,后勤补给反而比赵国更快、更为通畅。廉颇想要以逸待劳,结果赵国反倒先顶不住了,陷入了补给困难的境地。

  由于国内的压力,赵孝成王对于廉颇这种消极防守的打法极为不满,不仅多次遣使责备廉颇,甚至一度想要亲自率军与秦军决战。楼昌连忙上前劝阻赵王,表示你亲自率兵也无济于事,不如派遣使者与秦国议和。虞卿则坚决反对楼昌的建议,他认为秦国这是铁了心要打赵国,与其议和,不如派人游说楚国、魏国等合纵攻秦,迫使秦国撤兵。

  然而,赵孝成王最终还是采纳了楼昌的意见,派遣使者郑朱到秦国求和。秦国对于六国合纵,自然也是极为担心,我怀疑秦国之所以没有一开始派出白起,便是为了防止六国合纵,毕竟在主力军队派往长平的情况下,留下白起驻守国内,也能一定程度震慑列国。

  为了防止六国合纵,秦国隆重接待了赵国使者郑朱,对外做足了戏份,搞出一副秦赵正在议和的假象。结果,赵国非但没能与秦国议和,反而使得赵国落入了“五国不救”的境地。而秦国在得知列国不会出兵救赵的情况下,则更加坚定了一举击溃赵国的决心。

  眼看求和不成,赵国朝堂再度陷入了争执之中,一部分大臣表示应该全力支持廉颇的坚守之策,另一部分大臣则建议更换主帅主动与秦国决战。在国力已经无法支撑持久战的情况下,赵孝成王最终倒向了主战派,如此一来,赵国换帅已成必然。

  秦国探子很快便发现了赵国朝堂的变化,于是在范睢的建议下,秦昭襄王立即派人前往邯郸散播谣言,表示秦国最害怕的便是赵括领兵。由于赵括的父亲赵奢曾在“阏与之战”中击败秦军,而赵括本人也早已名声在外,因此在秦国的有意促使下,以赵括取代廉颇的呼声越来越高,最终影响到了赵国朝堂决策。

  于是,赵孝成王亲自接见了赵括,询问其对此战的看法,赵括则回答说,“如果对阵白起,我或许有所担心,但如今来的是王纥,我打败他不在话下”。赵孝成王对于赵括的回答极为满意,于是不顾蔺相如和赵括母亲的劝阻,果断派赵括接替廉颇担任赵国主帅。

  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年)农历七月,赵国在全国动员之后,赵括带着20万援军开赴前线,正式取代廉颇成为赵军主将。秦昭襄王得知赵国果然换将,则暗中任命武安君白起为上将军,改命王纥担任尉官副将,同样率领援军赶赴长平前线。

  赵括轻敌冒进进入圈套,白起把握时机击溃赵军

  赵括抵达前线之后,立即对军队各级将领进行了调换,改变了军中制度和廉颇的作战方针,开始为主动出击开始做准备。而白起则继续以王纥顶在前面,自己则隐藏在暗处,命令士兵加固丹河西壁垒,为赵括布下了一个大大的圈套。

  这里首先要明确一点,秦赵双方开战之初,动用的兵力绝没有百万之众,否则即使以秦国的国力,也不可能如此长的时间,而且秦赵双方最初的目的,只是为了争夺上当郡的归属,并未打算以此战来赌国运,秦赵双方最终决战的百万兵力,乃是持续增兵后的结果。

  由于赵国的情报工作实在太差,竟然对于秦国增兵和换帅一无所知,赵括在以为秦军主帅仍然是王纥,且自身兵力处于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再加上赵括本就肩负着与秦军决战的使命,最终导致赵括犯了“轻敌冒进”的错误。

  当赵括主动发起进攻后,前线的秦军稍加抵抗便开始迅速后撤,赵括毕竟是第一次领兵,不觉秦军有诈,在首战告捷的刺激下,立即挥军对秦军展开追击,一直追至经过加固的秦军壁垒前,这才停下了脚步。

  久攻秦军壁垒不下,赵括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或许他还是不知秦军已经换帅,但肯定发现了秦军兵力的变化。意识到上党的赵括,立即便想率领军队撤退,但白起又岂会给他机会,一旦赵军撤退,以逸待劳的秦军便立即出动,不求杀伤赵军,只是死死咬住赵军,不使其顺利撤退。

  由于秦军壁垒前有丹河流过,导致赵军进攻必须渡河作战,如今撤退又要重新渡过丹河,然而面临秦军的骚扰,赵军根本无法顺利渡河。无奈之下,赵括只好一边率军与秦军交战,一边沿丹河向上游移动,意图通过长平关撤回百里石长城。

  白起发现赵括意图后,先令一支2.5万人的军队突袭赵军长平关,由于赵军主力尽出,长平关很快被攻克,随后百里石长城防线的北段也落入了秦军手中。与此同时,白起又命一支5千人的轻兵,直插赵军主力与辎重部队结合部,切断赵军后勤补给的同时,掐死了赵军的退路。

  至此,赵军主力被彻底围困在了“秦壁垒-百里石长城防线-韩王山”这个狭小的三角地带。凭借着地利优势,白起在兵力基本与赵军持平的情况下,实现了对赵军主力的包围。由于秦军的防线全部基于有利地形设置,赵军此时想要突围,已是绝无可能。

  眼看突围不成,赵括只得命令大军就地建造营垒,转入防御,以待救援。而秦昭襄王得知赵军主力被围,且粮道已经被切断之后,则亲自来到河内郡,对当地百姓大肆封赏,征调十五岁以上青壮年,组成援军派往长平战场,攻陷故关,彻底切断赵国的援军和粮道,赵军主力彻底被困死在了长平战场。

  周赧王五十五年(前260年)农历九月,赵军主力在断粮四十六天之后,饥饿交加的赵军甚至已经到了互相残杀为食的地步。赵括知道,援军已经无望,如果继续坚守下去,赵军必然将要崩溃,于是只得将剩余的赵军分成四队,打算进行最后的突围。

  赵军在轮番冲击四、五次后死伤惨重,但仍然无法成功突围。于是,赵括亲率精锐部队强行突围,结果被占据有利地形的秦军乱箭射死,赵国军队因主将战死而立即陷入混乱,剩余军队只得向秦军投降。此战的结局不用赘述,赵国降军除年纪尚小的240名士兵被放回赵国外,其余全部被坑杀。

  综上所述,赵国于“长平之战”遭遇惨败,其中固然有赵括“轻敌冒进”的责任,但绝不是赵国战败的主要责任,更为关键的是赵国朝堂的决策失误和情报工作的严重滞后。在“五国不救”和对秦军变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想要在决战中击败秦军,根本不是换帅就能解决的,更何况当时的赵国将领中,李牧尚且年轻、还未出名,名将乐毅刚刚弃燕奔赵、其心未附,赵国又换谁呢?

  

李梦秋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李梦秋2022-05-14发表,共计3862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