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被贬永州后的生活有多艰苦?他留下了哪些诗作?

43次阅读
没有评论

  柳宗元,字子厚,唐朝时期文学家、思想家,河东人,世称“柳河东”、“河东先生”,唐宋八大家之一,他在文方面的成就大于诗。下面跟小编一起了解一下柳宗元在永州时的经历吧。

  柳宗元祖上世代为官,家里的文化气息很浓。在这种氛围下,他少年得志,二十多岁就考中了进士,步入了仕途。

  柳宗元生活的时代,“安史之乱”虽然已经平定,但大唐王朝政治腐败、藩镇割据,社会矛盾非常激烈。在官场历练了十多年之后,柳宗元对社会现实有了深刻地认识,产生了革新政治的想法。

  机会很快就到来了,唐顺宗即位后,任用王叔文、王伾等大臣进行改革,史称“永贞革新”。在这次革新运动中,柳宗元是重要成员之一。但是,改革只进行了不到半年就失败了。王叔文政治集团遭到了贬黜,除王叔文、王伾外,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人都被贬为了偏远地区的司马,这件事被称为“二王八司马事件”。

  这成了柳宗元人生的重要转折。他博学多才、刚强正直,正是年轻有为的时候,满以为可以大展宏图,却从此开始了无尽的贬谪生涯。

  《唐才子传》记载:“(柳宗元)值叔文败,贬邵州刺史,半道有诏,贬永州司马。遍贻朝士书言情,众忌其才,无为用心者。”柳宗元先被贬为邵州(治所在今湖南省邵阳市)刺史,还没等他到达邵州,朝廷就再次下诏,他又被贬为了职位更低的永州(治所在今湖南省永州市)司马。他写信给朝廷的众位大臣,陈述自己的想法,希望得到支持,但他们都嫉妒他的才华,没有人肯真心帮助他。

  永州的生活是极其艰苦的,柳宗元没有住处,只能寄居在龙兴寺。或许是水土不服,只住了半年,他的母亲就病逝了。这一切,政治的失意,生活的艰苦,亲人的离世,对他是极大的打击,严重损害了他的健康。他在《寄许京兆孟容书》里说:“是以兀兀忘行,尤负重忧,残骸余魂,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或时寒热,水火互至,内消肌骨,非独瘴疠为也。”

  但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是不会被恶劣的境遇打垮的。在《答周君巢饵药久寿书》里,他写道:“苟守先圣之道,由大中以出,虽万受摈弃,不更乎其内。”面对打击,他始终抱着坚定的信念,坚持自己的理想。

  在政治上不能有大的作为,柳宗元在永州寄情山水,写出了著名的《永州八记》。在他的笔下,山水,成了人格的体现:山的突兀奇崛,水的百折不回,就是他的自我写照。

  和历史上许许多多遭受贬谪的官员不一样,柳宗元不乞怜,不认命,绝不屈服。这首《江雪》就是最好的体现: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大雪笼罩了一切,“千山”、“万径”都是雪,才使得“鸟飞绝”、“人踪灭”。在这样一个寒冷寂静的环境里,渔翁不怕天冷,不怕雪大,似乎忘掉了一切,专心地垂钓。在雪里,在江上,他是孤独的,却又是那样地孤傲,那样地凛然不可犯。这个“寒江独钓”的渔翁,就是柳宗元的自我形象。

  柳宗元在永州一呆就是十年,直到元和十年(815年)正月, 他才接到诏书,被调回京。

  回京路上,经过了衡阳,看到北归的大雁,他想到了未能和自己同行的兄弟,写下了一首《过衡山见新花开却寄弟》:

  故国名园久别离,今朝楚树发南枝。

  晴天归路好相逐,正是峰前回雁时。

  十年谪居,终于等到了回京的诏命,虽然还不知道前途如何,但总算有了一些希望,所以这首诗洋溢着一股枯木逢春般的喜悦之情。

  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柳宗元回到了长安,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又一次的贬谪。

  

钱允晨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钱允晨2022-05-20发表,共计1386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