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禅投降后 为何姜维会被满门抄斩呢?

24次阅读
没有评论

  三国时期能人辈出,诸葛亮是其中耀眼的存在。说到诸葛亮的出山,大家都会想到刘备三顾茅庐时的锲而不舍、求贤若渴,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刘备是蜀汉的开国皇帝,为了建立蜀汉克服了许多磨难,也走过了许多弯路,他在汉廷的戚宦之争中艰难生存,在多个诸侯间奔走。如此志向远大、不辞辛劳、任人唯贤、忧国忘家的贤明之士。

  曾带领手下将士击破各个关卡、以少敌多,创下了累累战功。然而,如此精明的刘备,却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辛苦打拼的天下竟然毁在了自己的儿子刘禅手中。

  刘禅是蜀汉时期的第二位皇帝,但是他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却是软弱无能、贪图享乐,还被人冠以“扶不起的阿斗”的称号。他在位时,诸葛亮曾多次为他制定周密计划以收复失地、扩张国土,但是一切都无疾而终了。

  后来蜀汉被灭,刘禅投降,原本应该对国土失守痛心的他却满心欢喜地观看司马昭为他准备的蜀风歌舞,还对司马昭说:此间乐,不思蜀。在刘禅投降以后,他麾下大将尽数平安无事,而姜维竟然满门被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一、刘禅投降

  公元263年,司马昭将讨伐蜀国的战事提上了日程。分别派遣邓艾和钟会攻打蜀国。这场战争持续了很久,从秋天打到了冬天。蜀国大将姜维一直在顽强抵抗,他带领着大队兵马与曹魏将领钟会在入蜀要地剑阁对峙

  即便曹魏兵马精良、粮草众多,也无法进入蜀地领土。可惜姜维百密一疏,他将全部精力放在与钟会的对峙上,忽视了邓艾此时已经偷偷带兵越过了进入蜀道的无人区。

  对于邓艾而言,虽然此次行军道路非常惊险,但也终于顺利来到成都。当时的成都城有大量兵马驻守、防御森严,若是与邓艾一战未必不会取胜。

  可惜生来胆小的刘禅,在面对这种大敌当前的场景时直接吓破了胆,不仅没有抵抗,还直接开城投降。刘禅的这一举动,不仅让邓艾大吃一惊,也让率兵回援的姜维寒透了心。

  刘禅投降后,蜀国的大臣们一直在担心自己的安危。因为蜀国与曹魏对抗多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为抵制曹魏出了很多计策。如今蜀国被灭,他们这些坚持与曹魏作对的蜀国大臣的下场尚未可知

  每个人都人心惶惶、不知所措。令人惊讶的是,邓艾没有斩杀任何蜀国大将,还优待这些投降的将领。这样的举动,让许多蜀将不再执着于复国

  但这群人里并不包括姜维,他投降曹魏不是自愿的,是因为刘禅的软弱。以他的实力,加上成都的地利,将长途跋涉而来、侵犯蜀地的魏军耗个干净是毋庸置疑的。

  对于姜维而言,此次投降无疑是自断后路,因为他一直是指挥蜀军对抗魏军的主要将领。一旦魏军计较起来,自己的下场是非常惨烈的。所以无论于公于私,姜维的投降都是非常不甘心的。

  二、姜维的计策

  姜维是从魏国投降蜀国的,他不仅得到了诸葛亮的重用。也为蜀国击退了许多侵犯者。等到姜维独掌大权时,就开始北上讨伐,还取得了很大的成效

  虽然刘禅的投降给蜀国兵力带来了很大的打击,但姜维仍然成功挑拨钟会杀死邓艾。姜维想要光复蜀国,最终落得惨死的下场。姜维为何如此执着于计谋富国呢?

  1、怀志臣服

  姜维虽然是投降到蜀国,但却受到了诸葛亮的厚待,所以他立志忠于蜀汉。当刘禅投降时,他没有立即放弃抵抗,而是和钟会继续僵持了很久,就是在等待投降的时机。姜维在投降时就已经做好恢复蜀汉的准备。

  2、激化矛盾

  姜维虽然向钟会投降了,但也向钟会传达了邓艾抢功劳的意思,成功的挑拨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另外,钟会和邓艾的关系本就不融洽,经过这番挑拨,钟会更加嫉恨邓艾。于是钟会按照姜维的计谋陷害邓艾谋反,直接将其杀死。魏国的一员大将就这样被除去了。

  3、形势使然

  刘禅的投降使得蜀国的兵力溃散,很难再度凝聚起来。钟会本就出身于名门望族,在曹魏的地位不容小觑。如果能够得到覆灭蜀国的首功,便可趁机称王,更上一层楼。据史料记载,当时钟会和姜维兵分两路,想要夺取天下。可惜魏国早已是民心所向,所以此战必败。

  4、雄才大略

  钟会之所以如此敬佩姜维,主要是因为姜维的赫赫战功。姜维不仅多次领兵北伐,还击败了魏国的多个武将,如此壮观的战绩,自然应该受到万人景仰

  当时魏国皇帝对姜维的评价极高,对姜维的实力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可惜姜维最终被魏军分尸,死状十分悲惨,他的家人也无一幸免。

  尽管姜维一心,可惜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曹魏一家独大的局面早已稳定,想要凭一己之力对抗历史的进程只能输的一败涂地。身为老者的姜维仍然满志踌躇,有再战天下的雄心壮志,可惜天不遂人愿,他的缜密竟然被告密者破坏,最终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在历史的长河中有许多名垂史册的人物,他们身处乱世仍用满腔孤勇去对抗这乱世,这样的强者永远都是民族的榜样。

  

周又亦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周又亦2022-05-22发表,共计1880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