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李煜与大周后之间的故事 《霓裳羽衣》见证了二人的爱情

18次阅读
没有评论

  李煜是南唐后主,他的结发妻子大周后,本名周娥皇,是南唐司徒周宗长女,李煜与大周后的结合,本是一桩政治婚姻。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大周后名字叫娥皇,她的父亲周宗是南唐的开国功臣,年轻时曾为李煜的祖父立国而奔走呼号,后来又劝谏李煜的父亲李璟继承皇位。李璟在位时,就为第六子李煜做主,迎娶了周宗的长女周娥皇。皇子和重臣之女的结合,在历朝历代中都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这一年,他十八岁,她十九岁。

  或许在成婚之前,他们都明白,自己是政治的筹码,是权势的工具。幸好,上天待他们不薄,他们的婚姻并没有像大多数政治婚姻那样平淡无味,反而迸发出了爱情的火花。

  李煜是才子,书法、绘画、诗词、音律无一不精;娥皇是才女,史书称她“通书史,善音律,尤工琵琶。”她还是美女,相貌甜美,气质醉人。于是,古代宫廷里颇为奢侈的爱情,在两人之间迅速产生了。

  李煜发现,娥皇不仅长得花容月貌,而且还能和他诗词唱和,尤其是她的音乐造诣,还在自己之上。

  不知从什么地方,李煜得到了《霓裳羽衣曲》的残谱。《霓裳羽衣曲》是唐代名曲,开元年间,河西节度使杨敬忠把此曲献给唐玄宗,精通音律的唐玄宗亲自润色,使之成为了唐朝舞曲的集大成者。但安史之乱后,社会动荡,这首名曲也慢慢地被埋进了战火的尘埃之中。

  据《南唐书》记载,大周后在这份残谱的基础上,重新改造了这首古曲,用自己擅长的琵琶,奏出了新声。这让李煜欣喜不已,马上组织宫女排练舞蹈。这首曲子共有十八叠,一叠奏完,余音未绝,新的一叠已然响起,如云的美女翩翩起舞,恍若仙境一般。

  一曲《霓裳羽衣》,展现了大周后的才情,也见证了二人的爱情。人美丽,曲销魂,一曲舞罢,早已不知今夕何夕,模糊了人间天上。据说,一次歌舞之后,李煜吩咐:“不要掌灯,莫要辜负了这美妙时光,骑马踏月而归吧。”良辰美景,又有大周后这样的美人相伴,李煜彻底醉了。回到寝宫后,他兴犹未尽,提笔立成一首《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早在唐朝,此曲已被当成是亡国之音,唐玄宗制成此曲后三十年,安禄山起兵。如今,看到李煜像丢掉江山的唐玄宗一样,也沉迷于此曲,大臣徐铉叹息一番,写下了一首诗:

  清商一曲远人行,桃叶津头月正明。

  此是开元太平曲,莫教偏作别离声。

  他也肯定没有想到,这首诗竟然一语成谶。《霓裳羽衣曲》在南唐宫中演奏二十年后,南唐灭亡,李煜出降前,将曲谱付之一炬。

  甜蜜和美好令时光飞快,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李煜继位南唐国主也已有四年了。或许是天妒红颜吧,乾德二年(964年),大周后病倒了。无情的病魔迅速地打垮了她的身体,她只能整天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御医们束手无策,李煜也束手无策。他早晚伴在她左右,衣不解带,药必亲尝,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一天天憔悴下去。

  雪上加霜的是,大周后又接连遭受了两次沉重的打击。她生病后,四岁的次子李仲宣被置于别院抚养,有一天,仲宣在佛像前玩耍,佛前的大琉璃灯被猫碰落,孩子惊吓成疾,竟因此而夭折。大周后悲伤之极,病情加重了。更致命的是,她发现了来照顾她的妹妹竟然在和自己的丈夫偷偷地幽会。最亲近的人的背叛,让她觉得了无生趣,在她内心深处,觉得亲情和爱情都已不能让人相信,哪里还有活下去的勇气。

  没过多久,她终于香消玉殒了,时年二十九岁。史料记载,大周后病危时,料知时日无多,就取出元宗所赐烧槽琵琶和平日佩戴的约臂玉环,和后主作别。而陆游在《南唐书》里说她是带着怨愤去世的,“恚怒,至死面不外向。”

  虽然此时李煜已和大周后的妹妹(也就是后来的小周后)如胶似漆,但并不表示他对大周后的感情已然消退。大周后的死,让他悲痛不已,《女宪传》记载:“(后主)每于花朝月夕,无不伤怀。”当然,这感伤之中,或许也包含了许多的愧疚。

  李煜写下了长达数千字的《昭惠周后诔》,还有一首首悼亡诗词。比如这首《感怀》:

  又见桐花发旧枝,一楼烟雨暮凄凄。

  凭阑惆怅人谁会,不觉潸然泪眼低。

  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

  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还有这首《梅花》:

  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

  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

  昔日他们一起种下梅树,相约花开共赏,如今花已开,却又有何用?梅花啊,你的主人已经离去,你却竟然不知。过去的温柔乡,而今只是伤心地。瑶光殿外的梅花,还有往日的温柔缱绻,一起埋在了词人的心底。

  

吴书兰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吴书兰2022-06-03发表,共计1848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