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智深的武艺那么高 为何排位只能排十三呢?

23次阅读
没有评论

  梁山好汉排座次,天孤星花和尚鲁智深位列第十三,天伤星行者武松位列第十四,这个排名,招致了很多读者的不满:论起武功和战功、人品、威望,这二位至少应该进入前五名,花和尚鲁智深当梁山之主,也会有一半以上的好汉支持,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但是我们细看梁山一百单八将座次名单,就会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鲁智深和武松不但没有吃亏,好像还占了便宜:这就是宋江吴用的高明之处,让这两个暴脾气无话可说,而且还让许多地煞副将对这二位好汉心存芥蒂——大家原先肩膀头齐论弟兄,现在他们是天罡正将,我们是地煞副将,打劫来的财宝和招安后的封赏,凭啥他们多拿一份?

  梁山最大的弊端,就是不论功行赏,不管地煞副将破辽国打田虎灭王庆征方腊立了多少战功,最后也只能受封武奕郎、诸路都统领,天罡正将即使寸功未立,也能受封武节将军、诸州统制。

  熟悉宋朝官制的读者诸君都知道:武节将军是正六品,跟秦琼在隋朝受封的建节尉是一个品级,而武奕郎是从七品,也就是说如果天罡正将当了上校团长,而地煞副将也就是个尉官连排长,病尉迟孙立从正六品或从六品的登州兵马提辖(知州的武佐官)变成一个从七品统领,实际是降职了(参见《宋史·卷一百六十七·志第一百二十·职官七》)。

  憋屈在地煞副将的,除了病尉迟孙立,还有混世魔王樊瑞、锦毛虎燕顺等许多山头老大——梁山收容了十几个山头的人马,但却只有二龙山三大头领成了天罡正将,然后是少华山九纹龙史进,其他坐过头把交椅的匪首,全都被踹到地煞副将行列,出兵作战,也只能给替朝廷降将、宋江心腹、土豪劣绅为主的天罡正将打下手,丧门神鲍旭、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更是成了李逵的贴身保镖。

  这些被列为地煞副将的江湖好汉、一方霸主有理也没处说去,而排在鲁智深、武松前面的十二位好汉,好像都有位置占先的理由。

  排名前八的及时雨宋江、玉麒麟卢俊义、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大刀关胜、豹子头林冲、霹雳火秦明、双鞭呼延灼,无论从哪方面讲,都要强于鲁智深武松,对这八人的排序,鲁智深武松也说不出什么来。

  排在鲁智深武松前面的梁山好汉,除了前面说的八位,还有天贵星小旋风柴进、天富星扑天雕李应、天满星美髯公朱仝,这三个人排在鲁智深和武松前面,确实会令很多人不满,但是我们细看之下,就会发现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这道理就是三个字:“钱说话”。

  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多能让磨推鬼,宋江就是一个黑白通吃的污吏,在他们那个行当里,钱能通神。

  熟悉宋史的读者都知道,县衙押司不是朝廷官员,自然也没有俸禄,他的正常收入是县令给予的补贴。一般的县令都不会给押司发工资,而是让他们“自收自支”,逢年过节还要收受一些礼金礼品。

  为了能够当上看似只吃亏不占便宜的押司,宋江连脸都不要了。宋太公在县衙备案,声明跟宋江断绝了父子关系,那时候宋江就已经背上了不孝的恶名,这要是放在以孝治天下的汉朝,宋江是有可能被凌迟处死的——忤逆是十恶不赦的重罪(恶逆第四,不孝第七),而宋太公告的恰恰是宋江忤逆:“老汉数年前,本县官长处告了他忤逆,出了他籍,不在老汉户内人数,执凭文帖在此存照。”

  有了忤逆罪名在身,宋江即使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不可能通过科举考试而不入仕途,再加上他的“胥吏”身份,官帽已经跟他彻底绝缘。

  宦官贪财、嗜酒、刻薄,那是因为他们缺少了一种重要的东西,胥吏酗酒贪财好色刁钻,则是因为他们再也不可能做官:酒色财气四间房,人人都在里边藏,酒色财气不可缺,缺了一样就发狂。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宋江和宦官一样,都是“钱狠子”,或者我们也可以说宋江是眼里只有真金白银的发狂宦官,这类人最看重的,就是钱财,而小旋风柴进和玉麒麟卢俊义,恰恰拥有宋江垂涎三尺梦寐以求的巨额财富,扑天雕李应虽然稍逊一筹,但是在宋江眼里,那也白生生颤巍巍的一块大肥肉。

  鲁智深武松有钱,第一件事想的是周济穷人,剩下的就是弟兄们喝酒吃肉,是绝不会送给宋江半个铜板的,而柴进和李应就不同了——他们二人都知道“有钱要用在刀刃上”:武松病卧柴房,柴进不闻不问不管不顾;宋江负案在逃,柴进高接远迎送钱送物。

  扑天雕李应是大庄主,自然知道怎么跟官府中人打交道,自古以来,贪官污吏都是和土豪劣绅穿一条裤子的,李应虽然跟宋江相识较晚,但是他拿出能让磨推鬼的本钱,自然可以让宋江把他的排名往前提——在水浒原著中,李应连飞刀都没来得及出手,就被祝彪一箭撂倒,吴用智赚卢俊义的时候,李逵、鲁智深、武松都是单打独斗,轮到李应出场时,却是跟赤发鬼刘唐、没遮拦穆弘“三个头领,丁字脚围定,卢俊义全然不慌,越斗越健。”

  从对战卢俊义的过程来看,在宋江吴用眼里,李应的武功可能还不如李逵,但是在三打祝家庄时保持中立而寸功未立的李应,却能排在鲁智深武松之上,除了“钱说话”,我们还能找到其他理由吗?

  柴进并没有救过宋江性命(收留不等于救命),李应也没有救过宋江性命,朱仝有没有救过宋江性命不好说,但朱仝确实比宋江有钱。

  宋江坐楼杀惜跑路,是因为他拿不出足够的钱来摆平阎婆,所以他跟朱仝是只说大话不掏钱:“上下官司之事全望兄长维持;金帛使用只顾来取。”

  朱仝并没有从宋江或宋太公那里拿一文钱,他徇私枉法全是自掏腰包:“朱仝自凑些钱物把与阎婆,教他不要去州里告状。这婆子也得了些钱物,没奈何,只得依允了。朱仝又将若干银两教人上州里去使用,文书不要驳将下来。”

  能把人命官司轻松抹平,朱仝之富,不愧其“天满星”称号,同样是县衙都头,排名第二十五的雷横却没有朱仝那样受宋江重视,刘唐送来一百两金子,宋江对朱仝和雷横的评价就有天壤之别:“朱仝那人也有些家私,不用与他,我自与他说知人情便了。雷横这人,又不知我报与保正。况兼这人贪赌,倘或将些出去赌时,他便惹出事来,不当稳便,金子切不可与他。”

  有钱的甲鱼大三辈,有钱的柴进、李应、朱仝位置高,而没钱的鲁智深武松排在第十三位和第十四位,其实也没有吃亏,因为抡起对梁山的贡献,他们并不比卧底祝家庄的病尉迟孙立、大破连环马的金枪手徐宁大,论资历,也比不上阮氏三雄和赤发鬼刘唐,论综合能力,也未必就能胜过混世魔王樊瑞。

  二龙山三大头领都当了天罡正将,这已经是格外优待了,再看看地煞里的登州派、芒砀山、清风山众人的待遇,鲁智深武松应该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再发牢骚,就有点不厚道了。

  笔者跟大多数读者一样,都希望鲁智深武松能排进前十或前五,但是历朝历代,任何地方的排名,实力和贡献都不是重要标准,重要的是你有没有钱,跟老大关系如何,以及会不会阿谀奉承,这三样鲁智深和武松一样都不占优,能排在第十三和第十四,岂不是已经占了大便宜?

  其实不管是排在第十三十四还是第三第四,鲁智深武松都不会在乎,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即使是排在第二位的玉麒麟卢俊义,也不过是宋江招安棋局上的一枚棋子而已——细细想来,那些对座次排名耿耿于怀的官场职场中人,又有哪一个不是棋子?

  

雪艳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雪艳2022-06-04发表,共计281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