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智深和林冲的关系如何?为何关系会变差呢?

49次阅读
没有评论

  《水浒传》中,鲁智深与林冲的关系始终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你不能确定这两人是否真是肝胆相照的兄弟。在第五十八回中,鲁智深带武松等人投靠梁山,再次见到阔别已久的林冲,第一句便深动问道:洒家自与教头分别后,曾知阿嫂信息否?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往下看。

  林冲答道:小可火并王伦之后,使人回家搬取老小,已知拙妇被高太尉逆子所逼,随即自缢而亡!这话说完之后,作者施耐庵便转笔写杨志生辰纲的事去了,既没有描写鲁智深、林冲是何种状态,也没写二人兄弟之间的其他对话。

  于是这就产生了一个疑问:兄弟间阔别已久,鲁智深见面为何只问嫂子怎么样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鲁智深直接问这个问题是非常不合适的,他等于在众人面前扒林冲的伤口。兄弟重逢,一般都应该询问近况表达关怀,之后在慢慢深入谈这些不开心的话题,但作者描述鲁智深的反常显然是要暗示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有的人说是鲁智深仁义,这是对林冲的一种关心;而另一些人认为,是鲁智深再向林冲挑衅,是一种嘲讽。而我比较认同后一种,这是鲁智深在故意表达不满,此篇文章我就来谈谈为何这么说。

  除鲁智深提出的问题不适当之外,还有令人疑惑的一点,那就是鲁智深对林冲的称呼,从之前的“兄弟”变成了“教头”,很明显这是一种疏远,深层次的意思是“你不再是我的兄弟了”。

  兄弟间由情谊深浓变得冷淡,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如此,而答案就在野猪流之中。林冲被高俅陷害之后刺配沧州,却不知随行的董超、薛霸二人收了好处,要在野猪流结果林冲,正要下手时被鲁智深救下。鲁达本来想要除掉这董、薛二人,却被林冲制止,说:师兄不可下手,不干他二人的事,是高太尉命令陆虞候要害我性命。

  鲁智深见林冲如此只得收手,怕兄弟再生事故,便护送他直到沧州不远处。路上董超二人问:拜问师父在哪个寺里主持?鲁智深回答: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干什么?莫不去高俅那里告诉洒家?

  鲁智深虽然给人的印象比较鲁莽,但是心里却有些许细腻,虽然他不怕高俅,但也不想惹是生非,当时他正在相国寺某得一个差事,每天有酒有肉,十分自在,自然不会告诉董超自己住哪里。董超、薛霸见鲁智深不答,自然不敢多问,直接赶路直到沧州。

  这鲁智深怕自己走了后林冲再遭毒手,便拿起禅杖一下砍倒一棵松树,警告二人不得伤害林冲,不然就如同这松树一般。见这情形,董超、薛霸道: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一颗松树。林冲道:这个算什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得起来!二人只把头来摇,方才得知是事实。

  果然,就因为林冲这句话吐露了鲁智深的信息,董超二人回去后报告高太尉,让鲁智深无法待在相国寺,还派人追杀他,逼得他只能四处奔逃,吃了不少苦头,后来被孙二娘给迷晕了,险些丢了性命。所以从客观事实来讲,鲁智深得这样的下场就是林冲害的,这鲁智深自然也察觉到只可能是林冲出卖了自己,绝无他人!

  可以断定,鲁智深对于林冲的不满就来源于此:我把你当兄弟,你却出卖我,这是兄弟干的事!跟你当兄弟没什么意思!

  那林冲为什么要说出鲁智深的信息呢?很多人站出来澄清说是林冲不小心说漏嘴的,不是故意的!站在创作的角度,作者施耐庵是个深思熟虑的作者,对这些好汉的每个信息都会加以考虑,怎么会安排这样一段不明不白的桥段呢?

  我认为,林冲是故意要说出鲁智深的信息的,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林冲对鲁智深有了恶意呢?这就需要对两个人在野猪林之前的事进行梳理,看看作者是否埋下没有明说的隐线。

  原著第三回,鲁智深首次登场,在茶馆中与九纹龙史进相识,原文道:那人见史进长大魁梧,像条好汉,便来与他施礼。在这一段描述中可以得知,鲁智深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看你生得魁梧,觉得你是条好汉,那我就认你是我的兄弟。站在客观角度,这样的评判方式并不能令人认同,这基本上是一种没有道理的信任,也可以说鲁智深比较浅薄。

  于是在遇见林冲的时候,鲁智深同样没有过多的理解,就把林冲当成自己兄弟。这一天林冲带妻子一同去上香,路途中见鲁智深耍得一手好武艺,这林教头便让妻子先去,自己与鲁智深相谈甚欢。可惜两人没聊几句,丫鬟就跑过来说林娘子被人调戏,林冲这才离开,但见调戏自己妻子的正是高太尉的儿子高衙内,怒火便瞬间消失,不敢动手。

  鲁智深怕林冲吃亏,也叫人也跟了过来,要替林冲讨回公道,谁知在楼下被林冲拦住,告诉鲁智深是个误会,这鲁智深见林冲如此也不好说什么,便答如果有事就找自己。从这件事情来看,两个人并无什么冲突,但是林冲这个人的思想中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奴性”,也就是平民不能跟官斗,所以他可能会认为鲁智深鲁莽的举动会给自己惹麻烦,但称不上对他有恶意。

  对于林冲来说,他是绝对不敢打高衙内的,那关乎自己的前途和饭碗,毕竟高俅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经过这次事件,林冲只能有苦说不出,说不定心里还不停安慰自己:他不知道是自己老婆,就是个误会!

  然而高衙内根本不会放过他,又安排陆虞候找他喝酒,趁机派人对林娘子说林冲酒醉,把人骗到房里,欲行不轨。谁知这次林冲还是赶上了,但做出的行为很可笑,明知道自己老婆在里面却不敢破门而入,而是站在门前大喊:妻子开门!那妇人听见是丈夫,便跑来开门,高衙内只能翻窗而走。

  咱们拿林冲与武大郎做个对比,同样是妻子与另一个男人同处一室,潘金莲的对象是西门庆, 一个能打二十个武大,面对如此的实力差距,武大郎依然不怂,直接破门找西门庆打架。而林冲呢,身为枪棒教头,差不多能打两百个高衙内,却连门都不敢入,相比之下到底谁是好汉还用说吗?

  而林冲并没有去追逃走的高衙内,而是把陆虞候的家给砸了,不像好汉,惹人耻笑。

  这就这样过了几日,林冲意志消沉,这鲁智深便寻到他家里,二人便一同上街闲玩,正巧就碰上高太尉派来卖刀的。这林冲拿在手里一看,吃了一惊,道:好刀!你要卖几个钱?一番砍价后林冲只花了一千贯就买了下来,与鲁智深分别后便回到家里看了一晚上,未等天明,又去看那刀。

  次日,高太尉的人便来敲林冲家的门,叫到:林教头,高太尉钧旨,听闻你买一口好刀,叫你就此将去比看!至此,“买刀事件”是在野猪流之前林冲与鲁智深第二次一起参与的,林冲对鲁智深的恶意只有可能是在这里产生的。

  当然明面上看鲁智深什么都没做,只是陪林冲散散心,买刀的时候只站在旁边看,也没插嘴。而在林冲的角度,这里却有一个没有明说的细节:我昨天刚买了刀,一夜未出门,怎么今早高太尉就知道自己买了个好刀呢?

  凡是正常人一般都能想到是有人多嘴,昨天买刀的事只有两个人知道:卖刀的和鲁智深。但是那个卖刀的不是本地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林冲,所以就是鲁智深说出去的!

  各位看官注意,我们站在上帝的视角知道这是高太尉的诡计,但站在林冲的视角他还不知道,甚至林冲会认为高太尉都不知道高衙内调戏自己娘子的事,更不会联想到自己将有杀身之祸。所以在误入白虎堂之后,林冲得此下场,他可能会怨恨高太尉,但是他会更认为这是鲁智深害的:如果不是你说出去,我怎么可能丢了饭碗!

  搞清了这条暗线,就明白林冲为何会出卖鲁智深了,这是以牙还牙,你出卖我,那我也出卖你一次!“最为负义是林冲”这句话是有道理的,在高俅的这次事件中,林冲不仅出卖了鲁智深,还顺便休掉了自己妻子,这等于是把夫人拱手相让,是十分不合理的。

  对于林冲来讲,他始终舍弃不了自己的官职和地位,而自己有此境遇,一是这妇人招来了高衙内;二是误以为鲁智深说出买刀的事;所以在文章开头我才说鲁智深见面遇见林冲问嫂子就是一种不满和嘲讽。

  那为什么林冲不去憎恨高俅、高衙内呢?这就是林冲这个人物的懦弱,一个典型的老百姓思想。原著中林冲亲口说过:不怕官,只怕官!怕的就是顶头上司。

  后来在王伦的事件中,林冲也是负义。在林冲穷途末路之时,王伦虽然不想留他,却给他一个纳投名状(下山拿一条人命)的机会,而林冲三天也没办到,王伦还是把他留了下来,这便是恩,由此可见王伦还是有仁义的。但林冲不这么想,咽不下这口气,到了晁盖来的时候,便借机火并了王伦,理由是:你有什么大才?敢做梁山的主子!

  看《水浒传》大家不要被这些人物的“主角光环”影响,认为他们是大英雄,做什么都是对的。施耐庵不会只写一部令人热血沸腾的英雄故事,更多的是对人性的探讨和对世人的警示。

  

赵涵亮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赵涵亮2022-06-04发表,共计3334字。
转载提示: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