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4年10月,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被迫踏上了两万五千多公里的长征之路。而有这么一支部队,为了掩护大部队撤离,选择留下引开敌人。在一场大战之后,他们离奇失踪。他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舍身断后,为掩护大部队

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后,便一直对我党的同志们围追堵截。先后发动了五次围剿活动,想将我党的有生力量一网打尽。起初,我方一直采用游击战的方式,不但成功突破围剿,也壮大了自己的实力,扩大了军队的规模。但在第五次围剿的时候,由于王明,博古等人的错误指挥,使得我军陷入困境之中。

红军被迫长征,然而行程却被敌人所获悉。危难当头,红六军队担任的正是为红军撕开一条新道路的重任。任弼时,萧克等领导人对战局进行了紧密的分析,最终决定从五斗江进行突破,最终与贺龙领导的红三军汇合。

敌人在此处的兵力较为薄弱,正是适合突围的好地方。尽管红六军团进行了扩容,但因为枪支不够,难免会有一场恶战。8月5日,红六军团抢先进行突围,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可谓是无往不利。而湖南省主席何健得知后,连忙派遣第15军,第16军,对红军围追堵截,势要将其扼杀于此。

24日,任弼时、萧克等人率军到达湘江东岸蔡家埠,打算强渡湘江。可由于叛徒的泄密,致使国民党在对面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红军前来。26日,朱老总致电,要求红六军队在敌人未彻底形成包围圈时,进行逐个击破,在湘水上游寻找西渡可能。任弼时等人连夜急行军,成功渡过湘江,突破了桂军的打击圈。上方下达命令要求其于9月20日前活跃,吸引敌人大部分注意力。

敌人却算出红六军团势必会前往石阡县与贺龙等人会合。10月7日,红六军团参谋长李达率前卫17师到达石阡县,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桂军堵截,双方陷入了苦战。红六军被分割开来,彼此之间难以互援。为了大部队更好进行转移,需要一支小部队来转移敌人的注意力。

就在领导人们纠结的时候,红十八师师长龙云主动请缨担。52团虽然仅有800人,但都可谓身经百战。在第四次反围剿时,更是让敌人闻风丧胆。萧克提问立刻表示,交给52团自己也能放心。龙云得到领导的赏识十分重视,表示自己将会尽全力掩护大部队撤离。

龙云清楚,时间就是生命,马不停蹄地在石阡县附近修筑工事,随时等着敌人来犯。他们凭借着自己的英勇,蒙骗了敌人的视线。突围成功后,萧克下达命令,要求52团尽快与大部队会合。但对于龙云等人而言,这一要求的难度无疑登天。摆在他们面前的,是生死难题。

不辱气节,不对百姓动枪

52团很快便与湘军交上火,见主力部队基本走远,龙云便下令边打边撤。他们本可以追随大部队,但敌人将南下的一个路口封锁,想要堵住红六军的退路。面对这种情况,龙云当即决定向西改道,这意味着从此之后,他们要单枪匹马,得不到任何来自大部队的援助。此时龙云的部队仅剩下300余人,这些人将全部追兵引到了川岩坝,困牛山一带。

困牛山地势险峻三面环山,两侧有两条狭长的山脉,中间还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山洞。桂军多年在此作战,对周围的地况十分熟悉。看52团上山,只是派人围住了唯一的出口。龙云此刻才意识到自己上了敌人的当,他也没焦躁,只是耐心等待机会。

桂军不断利用各种方式妄想劝降龙云,甚至希望能够抓到几个俘虏进行拷问。龙云不为所动,没有贸然出击,只是让部队做好随时迎敌的准备。大概是推测出他们无法成功逃离这座山,桂军也不着急,时不时就上来骚扰一回,但都被龙云的部队打了回去。但山上终究是物资匮乏,不是长久之法。

纵然52团都是年轻的壮小伙,但伤口长期得不到良好的医治,吃不饱穿不暖,还要四处奔波,无数人的病情都日渐加重。眼看着部队内的伤员众多,龙云忧心忡忡。为了保有有生力量,也为了不暴露大部队的位置,52团上下一致要求龙云携带一部分同志先行突围。

最终他率领200人成功抵达老君山一带,剩下的这100多名将士与敌人殊死搏斗。在交战过程中,团长田海清被流弹击中脑部,当场牺牲。战士无一不眼含热泪,放声大哭起来。在他们的心里,他就如兄长一般对他们贴心照料,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敌军听到哭声再度攻了上来,这些稚嫩的战士擦干眼泪,拿起手中的武器。但他们却没有想到敌人仅能如此无耻。桂军久攻不下,竟然想出一个如此阴险的方法,将百姓作为自己的挡箭牌。桂军利用红军不在桂林附近地区有过活跃行为,将红军描述为一支无恶不作的匪徒,自己则是正义的一方。

反动派和当地民团等人,诱骗着群众穿上当地民团的衣服,更是将群众放在了冲锋的前线。面对这群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52团几次举枪却又再度放下。他们不愿束手就擒,却更不愿伤了无辜百姓,陷入了两难。在那一战之后,外界便再也没了他们的消息,即使中央日后多次寻找他们的下落。却始终遍寻不获。

多年之后,后人重新铭记

党中央一直没有放弃对52军团的寻找,然而由于刚成立新中国的初期,各种事物繁忙,这件事就被暂时搁置。后来,待稳定下来后,中央几度派人去调查,却依旧没有消息。直到2001年,党史研究者杨又铸翻遍听闻贵州有一支部队消失的传闻,他当即起身前往调查。

他四处打听,发现在这个叫做龙塘镇的地方,每逢重阳节时候,村民都要向一座高山祭拜。杨又铸查询历史,发现这里就是当年52团消失的困牛山。他拦住一名老人询问当年的事,起初老人还是三缄其口,但在杨又铸的不断追问下,老人才开了口。借此,那段尘封的历史得以再度展现在我们眼前。“是我们对不起那些兵娃娃啊”提及往事,老人泪流满面。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当年52军团被围困时,桂军利用百姓来对付52团。人民子弟兵怎么会对百姓动手呢?而桂军不断指挥百姓抢夺52团的手枪,52团被逼迫地只能不断后退。面对这样的情况,52团默契地选择了跳崖,纵然是死,也决不能落入敌人的手中。他们砸断手里的枪,抛下悬崖。司号员何步荣也最后一次吹响冲锋号,和其他同志们一起跳了下去。

百姓们看着眼前这壮烈的一幕,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蒙骗了。这样一支宁可献出生命也不愿伤害自己的部队,怎么会是所谓的匪徒?自此之后,龙塘镇的村民逢年过节便要摆上贡品,来慰藉在天之灵。

而成功突围的龙云,因叛徒出卖他师长的身份,不幸被捕,被囚于贵州、成都和长沙等地。但无论敌人如何威逼利诱,他始终没有说出关于部队的半个字来,最终惨死监狱之中。由于消息不灵通,红六军只知龙云被捕,对跳崖之事一概不知。萧克也曾派人来寻,却一无所获。

杨又铸听闻后,不住叹息,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件事禀报给中央。但这位老人又告诉他,当年的司令员跳崖后被救,留下了后人。他立刻找到这名后人,从他的手里接过了那个象征长征精神的军号。中央得知此事的来龙去脉后,非常重视,当即拨款在当地修建一座祠堂,来纪念这些不屈的灵魂。

“青山有幸埋忠骨”,英烈们不畏牺牲的精神,时至今日,依然鼓舞着后来人。作为中华子女的我们,也应向先烈学习,为中华之崛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为中国民族展开新的宏伟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