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晚清的四大名臣,他们分别是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同样如此,他们都是清朝重臣,立下过汗马功劳,朝廷也是对他们恩荣有加,基本上也是位极人臣,能给的都给了,所以他们也没有必要冒险干灭族的事情,没必要去选择造反,恢复汉制。

1、四大名臣功成名就,没必要冒险

各省的督抚是实打实的封疆大吏,晚晴各省的督抚大多由汉人担任,其中出自淮军的多达十几位。汉人控制了地方的军、政、财权,必然威胁中央的权威。清政府对此自然也是洞若观火,心知肚明,但形势比人强,满族人口少,人才更少,干什么事情都不顶事儿,提笼架鸟唱京剧倒是在行,朝廷急也是没办法。

清政府唯一能做的就是利用大臣之间的矛盾维持权力平衡,这些大臣之间自然不是铁板一块,互相攻讦也是常有的事情,虽然可能是一种表演。但至少,朝廷也算对得起这些名臣,没有撕破脸。湘军攻破天京后,有人试探、鼓动曾国藩自立,但此事湘军已经腐败,人无必死之心,再加上装备训练已经不敌后起之秀淮军,曾国藩只好自请裁撤湘军。

在封建社会,人们长期受忠君爱国的文化熏陶,反对皇帝是欺君犯上的灭族大罪,没逼到份上,没成功把握,谁都不会干这些事情。

2、汉制也逐步恢复

恢复汉制和推翻清朝,有时候并不矛盾,至少在地方上如此,可以说在江南省份,已经事实上恢复了汉制

军事上,四大名臣为代表的汉族官僚,在镇压太平天国、捻军等军事行动中证明了实力,事实上取代了八旗和绿营兵,成为朝廷的柱石。

经济上,这些名臣,成为封疆大吏,控制了两湖、两江、两广、闽浙、山东等相当大的地盘,大都是江南富庶之地,实际上控制了朝廷的经济命脉,开矿建厂,办洋务,推动了国家工商业的发展。

在这些省份,各级官僚都是这些名臣带出来的,由名臣任命,对这些名臣言听计从,结成了一个牢固的利益集团,朝廷也无法撼动。这些地方虽然也有满蒙旗人担任各级官员,但形不成主流,而且与汉人相比也没有多大特权。

3、一代人只能做一代人的事情

比如曹操身为汉臣,即便权倾天下,也没有选择篡汉自立,但他儿子曹丕就不一样了,一旦接任魏王、丞相,就有人急不可待的逼迫汉帝禅位曹丕。

革命党领袖曾经拜访两广总督李鸿章,希望联手反清,但李鸿章以一代人只能干一代人的事情予以拒绝。毕竟李鸿章做了一辈子的清朝臣子,深受国恩,也没办法出尔反尔做出反戈一击的事情。

但这并不代表李鸿章没想法,当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之时,四大名臣中的李鸿章、张之洞,还有卧治江南的刘坤一等,却直斥朝廷要求与十一国开战的诏书为伪诏,不仅没有奉诏勤王,反而联合起来与洋人签订东南互保条约,确保东南半壁江山的平安。

由于当时局势混乱,北京被攻陷,皇太后和皇上一度生死不明,除了东南互保,这些督抚们还曾经策划了一个大事情,一旦两宫不测,国中无主,就要推举李鸿章为“民主”(与君主相对,代表百姓),与八国联军周旋。只不过后来的消息证实两宫西狩,并无大碍,这种备份方案才没有启用。

但继承了李鸿章政治衣钵的袁世凯就少了这些封建观念的束缚,袁世凯是在李鸿章的提拔下成长出来的新一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袁世凯练兵成名,担任直隶总督,主持新政、进入军机,一度炙手可热。但摄政王上台后,差点要杀袁世凯,后来多方运作才算改为回乡养疴。

当辛亥革命爆发,袁世凯再度出山,组织责任内阁,与革命党和谈,对清朝下起手来也就少了许多心理负担,于是袁世凯成为了民国大总统,彻底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