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看到一则非常有意思的问题,那就是这个清朝时期话说要把这个徐州提议建省了,但是现在大家也都看到了,并没有成功了,那么当时为什么会有这个提法呢?还有最后又为什么没有下文了呢?对于这个问题下面我们一起来简单的分析揭秘看看吧,感兴趣的一定别错过了。

清末,太平天国运动后,清朝的地方势力崛起,中央集权被极大的削弱。地方督抚已经成了尾大不掉之势,清政府不甘心大权旁落,便想办法将大权收归于中央,所以清末新政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要收回地方督抚的权力,因此便以改革官制、裁汰冗员为着力点。所以进行一些必要的调整也符合当时的政治需求,因此在此大背景下,张謇的《徐州应建行省议》应运而生。

一、张謇为何要提出“徐州应该单独建立一行省”的建议

关于徐州应该单独建立一行省的建议,张謇是第一人。张謇提出此议的理由主要基于以下两点:

一是边境危机的加深,西方列强开始在中国划定势力范围,而筹边建省来抵御侵略的思想一直为人倡导。

二是出于安靖地方的考虑,徐州地区盗匪、流民四起,而当地政府无力治理,这算是其在清末新政的大背景下的一个合理尝试。另外张謇还有个人目的,希望通过对徐州等地的开发来拓展自己的实业版图。

二、徐州建省有哪些好处?

在建议中,张謇认为徐州的地理位置十分的重要,在当前的形势下,英国势力垄断了长江流域,德国侵占山东,而徐州位于二者的中间,地理位置十分的重要。复杂的国际形势也导致这一地区混乱不堪,所以在当前岌岌可危的形势下,迫切需要“变散地为要害,莫如建徐州为行省”。

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主要便是有“二便”、“四要”。

第一的便利是,可以简化行政,裁撤冗员。首先因为铁路方便,漕运总督一职可以裁撤调,“以徐州巡抚兼之”;其次,厘金等用来养兵的收入,“亦可资挹注”;最后,把徐州道台升为布政使,以淮海道台兼任按察使,“增官不必添员工”。

第二个便利就是徐州地区民风“劲悍”,不用花费多少工夫就可以招募上万人,训练得当,统御得人,再加上“辟场牧马,足备戎需;光殖丰林,足资防御”。

四要,分别为训农、勤工、通商、兴学。

三、徐州建省有哪些困难?

虽有了二便、四要。但是也有三个难关需要克服,否则徐州建省不可能。

首先是作为一省的最高长官,巡抚一职非常重要,必须选择一个合适的巡抚;其次,巡抚施政,也需要各种人才,否则政策难以贯彻,巡抚得人难;最后,一省既建立,各个方面都离不开财政的支持,尤其现在“国帑既穷,民力尤绌”,筹款非常之难。

四、具体的建省方案

其主要方案是划分江苏的徐州、海州全境,淮安北部的桃源与安东两县;安徽凤阳的宿州与灵璧县,颍州的亳州、蒙城、涡阳以及泗州全境;山东的沂州的全境,兖州的滕、峄两县,济宁的鱼台与金乡两县,曹州的曹、单、城武三县;河南的归德全境。一共四十五个州县。

五、这份建议上奏到了朝廷以后,引起了清政府的重视,但也遭到了极大的反对

从政务处的考虑来看,部分采纳了张謇的意见,同意以成立一新省来取代原来漕运总督的职务,化繁就简,直接将原来江宁布政使的辖区划归江淮巡抚,表面上省去了不少的工夫,实则不然。此案一出,舆论哗然,立即遭到了朝廷内外的反对,尤其得到朝廷中一些高官的反对。

早在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有人倡议裁撤曹运总督设立江淮巡抚之时,张之洞就提出了反对意见,在与鹿传霖的通电中表明了自己的反对态度,张之洞认为江苏总督与巡抚分治,各管一半,原本就己互相掣肘。再添加一个江淮巡抚,分管总督的权力,那么总督就成为一虚职。这样给予两江总督南洋大臣的重担,却不给予任何权力“而责以长江安危,是国家欲弃江南矣”。而徐州等地设立的官职完全可以起到安靖地方的作用,并且津镇铁路与开封铁路开通以后,“遇有要事,无论调兵派员,朝发夕至”,在设一官多此一举。而且江南冗员甚多,当今新政之际,“只宜减冗员官,岂可添冗员”。所以张之洞的核心思想是添设一省不如加强总督的权力。

六、实际结果与张謇建议大相径庭

不仅如此,连首倡徐州建省的张謇也是大为失望。张謇得知此消息后,更是气愤异常,虽然是自己提出徐州建省的意见,但是看到实际的结果与自己当初的提案大相径庭,异常的失望,听到江淮省成立的消息,表示“此事大谬。痴人前难说梦,信也”,自己不会放弃,将继续争取。可见张謇对此议是相当的不满。

七、最终,江淮省只存在了三个月,昙花一现

在内外的反对声音中,清政府决定交与政务处与朝廷中广泛讨论,最终统计的结果是主张苏、淮不分省且另设大员者一共有42件,主张裁撤江淮巡抚的一共有32件,支持建立江淮省的只有7件。可见江淮省的建立不得人心,再加上周馥等人的意见,最终清廷做出裁决,撤销江淮省并改设淮扬镇总兵为江北提督,但是仍然以淮扬海道兼任按察使,镇压地方,同时加强二者的权力。

可见,清政府所担心的最多仍是地方治安问题,徐海地区民风彪焊,尤其在时局混乱的时刻,盗匪众多,所以清政府决定加派官员与增强权力,以资镇压。但是即使如此,也难以解决治安问题,反而因为徐州没有得到重视,为今后的军事冲突与民间治安问题埋下了隐患。

最终,江淮省只存在了三个月,昙花一现,来回的折腾往复,张謇的徐州建省的规划未能实现,其满腔热情也被饶灭,张謇对清政府也失去了一定的信心,听说江北提督又兼任漕河事务,大失所望,感叹“变幻莫测,迄无定向,朝政如此,可叹可叹”。

不过虽然江淮省昙花一现,只存在了短短的三个月,但是其贸然的裁撤还是引起了巨大的波澜,尤其是江北的的既得利益者,更是群起而反对。江北商民罢市以示抗议,经查,其背后缘由并不简单,“皆由窟穴漕督衙门之胥吏差役,一旦失所凭籍,遂造谣煽惑胁令商铺关门”。可见江淮设省一事触犯了一些人的利益,也维护了一些人的利益。而对江淮分省一事最为上心的除了一些官员之外,江北士人也大多赞同,这也为今后的分省运动打下了一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