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尧佐温成皇后的伯父,北宋宣徽使,说起这个的话,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

北宋仁宗皇帝赵祯最爱的女人毫无疑问是为他生过三个公主的贵妃张氏,张氏在世时宋仁宗就差点废掉武将世家出身的曹皇后,改立张氏为正宫,因为群臣的反对才没能成功,在张氏病逝后又不顾正宫曹皇后尚在,强行追认张氏为温成皇后,所谓“生死两皇后”的梗就是这么发生的。

皇帝如此宠爱张氏,爱屋及乌,自然要加恩给张氏的家人,张氏的父亲早亡,张家顶梁的是张氏的堂伯父张尧佐,虽然这个伯父在张氏年幼丧父时拒绝给予帮助,但毕竟是姓张,古人对血脉宗亲是相当看重的,所以张氏还是不遗余力的帮助张尧佐要官。

张尧佐其实也是文官集团的一员,他本是进士出身,一直在外地为官,如果慢慢熬,也能一步步走上高位。但有张贵妃吹枕头风,于是想走捷径,宋仁宗也干脆的把张尧佐调回京城授判登闻鼓院,这个时候已经有官员出来说闲话了,不过因为判登闻鼓院仅仅只是个八品官,又是管理信访的,不能参与核心朝政,所以还是顺利通过了任命。

但张尧佐升迁的很快,宋仁宗没多久就让他做龙图阁大学士并且权知开封府、然后又升任三司使(财政部部长)这样的要职,并且这也只是个过渡,宋仁宗的最终目的是把张尧佐提拔为宰相。这下子文官集团不干了,宋朝的文官集团对两股势力是防范最严的,一股是武将集团,另一股就是皇亲外戚,张尧佐如果没有张贵妃的伯父这个身份,以他进士出身的名头绝对是文官集团的自己人,但摊上了外戚这个坑就是阶级敌人,必须打压。于是,大名鼎鼎的包拯包青天代表文官集团出面了。

包拯带头弹劾张尧佐是不知本分还自鸣得意的庸官,其余文官也一拥而上附和包拯的弹劾,搞得宋仁宗没办法,只好放弃让张尧佐做宰相的想法,连三司使也被迫给免去了。免去了实权官后,宋仁宗也要给张贵妃交代,于是重新任命张尧佐为宣徽南院使(管理皇家祭祀)、景灵宫使(主职祭祀轩辕黄帝)、淮康军节度使和同群牧制置使(管理全国马政)这样的高配虚衔。

但这样的妥协文官集团依旧不干,包拯再次领头弹劾张尧佐是朝堂上的污浊,还骂宋仁宗失德重用外戚,宋仁宗没法子,只好免去张尧佐担任的四使中的宣徽南院使和景灵宫使,并对群臣保证以后张尧佐的官职升迁按照朝廷规矩办事,这样才算是让包拯收手。

多次和文官集团较劲后,宋仁宗终于知道厉害了,当张贵妃再次要求他把伯父的官给加回来时,宋仁宗直接表示就算自己是皇帝也拿包拯和他背后的文官集团没办法,这才打消了张贵妃的心思。由此看,宋朝的皇帝是很苦逼的,并非因为皇权在手就能为所欲为,强大的士大夫集团时时刻刻警惕着皇权的独大。

不过,虽然宋仁宗对活人升官表示很无力,但死后追封还是没阻碍的,因为死后追封不会影响朝政,仅仅是名誉而已,所以除了张贵妃死后被追认为皇后外,伯父张尧佐死后也被追认为太师,父亲张尧封更是被追封为清河郡王,虽然生前没权,但死后还是荣耀满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