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的作风如何,为什么会让人泼脏水呢?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历史资料小编一起往下看。

醉翁太守

庆历五年的八月,远在河北都运使兼按察使任上进行巡视的欧阳修接到了皇帝的诏令。旨意就是让欧阳修去滁州当太守。接到诏令的欧阳修,急急忙忙的奔赴回京,辞别谢恩,然后又一路赶往滁州,从八月接到诏令,到欧阳修到达滁州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份的时候了,位于长江边上的滁州,当时已经是一片深秋衰败之象,满目悲怆。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欧阳修来到了滁州,不知道他的内心是不是会更加的落寞和失意。

盗甥始末

话说回来了,这欧阳修为何会稀里糊涂的被贬到滁州去了,为啥会让人泼脏水呢?《宋史》记载:于是邪党益忌修,因其孤甥张氏狱傅致以罪,左迁知制诰、知滁州。宋史记载过于简单,一笔带过而已,大意是说“邪党”讨厌欧阳修,偏偏又因为他的“孤甥”张氏被抓进了大牢,欧阳修就被贬黜了。

宋史的记载实在是让人头大,这“孤甥”是指欧阳修的外甥还是外甥女,既然是张氏,那就是外甥女了,外甥女犯罪抓起了,舅舅就要被贬黜。总之,《宋史》交代的很模糊,也可能是修史的人为了保护欧阳修的名誉和尊严,才故意如此掩盖,毕竟欧阳修在后世文人的心中地位是很高,这也是为尊者讳的一种写法吧。

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呢?欧阳修的这个外甥女,和他没有血缘关系。欧阳修有个妹妹,嫁给了一个叫张龟年的人,但张龟年死的早,欧阳修的妹妹没有生育子女,而张龟年却留下了一个女儿,这女儿是张龟年的前妻所生,也就是说欧阳修的妹妹是张龟年续娶的,做了张龟年七岁女儿的后妈。

这张龟年死的早,剩下孤儿寡母的,着实不太方便,欧阳修看着可怜,就把他们母女俩接到了自己身边,由他一手抚养长大。张氏长大以后,欧阳修把他嫁给了自己的族侄欧阳晟。

欧阳晟是州府里边的司户,负责掌管户籍财税和仓库出纳的一个小官,官职不大,差不多是个从八品,为人本分,日子过得不错。但是偏偏这位张氏是个不本分的主,她万不该和欧阳晟的仆人偷奸,不知道到底是多么的饥渴,非要如此不顾廉耻和仆人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