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里的宋江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那么历史上真实的宋江起义是什么样的?结局如何?其实真实的宋江,那可比小说中的宋公明哥哥好多了,非常的硬气。

历史上的宋江起义:去时三十六,来时十八双,若是少一人,誓死不还乡

虽然梁山好汉起义是《水浒传》小说中塑造出来的,但是这件事也是历史上的真实发生过的事件,梁山好汉的历史原型就是北宋末年的宋江起义。

历史上的宋江起义爆发于北宋宣和元年(1119年),当时是宋徽宗赵佶在位时期,宋徽宗是历史上有名的艺术家皇帝,艺术爱好广泛,善于书法绘画,独创的瘦金体书法至今影响都很深远。

可是宋徽宗聪明是很聪明,也很有才华,但他就是不务正业,玩艺术的水平绝对超一流没得说,治国水平相比于他的艺术水平来说那就是九牛一毛了。所以在宋徽宗统治时期奸臣蔡京、童贯等人当道,苛捐杂税弄得是民不聊生,这也就先后爆发了北方的宋江起义和南方的方腊起义。

在宣和元年这一年,北宋朝廷为了满足宋徽宗对艺术的追求,玩艺术毕竟比较费钱,再加上官员们的贪墨,因此苛捐杂税越来越重,尤其是山东郓城梁山一带。

梁山有一个地理优势,那就是八百里水泊梁山,这里有着一条大湖,水资源丰富,当地的百姓都以捕鱼采藕为生。北宋朝廷为了收税,在这一年强行宣布将梁山泊收归“国有”,当地的渔民凡是捕鱼采藕都必须按船只数量缴纳赋税,说白了就是朝廷想从渔民手中讹点钱走。

本来这些渔民就不是很富有,每天忙碌的打一天鱼也就勉强混口饭吃,现在北宋朝廷居然连打鱼都要额外增加税负,再加上平时交的税负,这税就太重了,基本上等于渔民们在替朝廷白干活了,因此北宋朝廷在梁山泊一带增加的税负就等于断了渔民的活路。

于是北宋朝廷在梁山泊一带加收打鱼税引起了当地民众强烈的不满,宋江就是当地渔民不堪忍受北宋朝廷如此剥削的代表人物,他就联络了当地三十多名渔民开始反抗北宋朝廷。

历史上的宋江起义之初只联络了梁山泊一带不堪忍受朝廷剥削的渔民三十六人一同义结金兰宣布起义,并不是小说中的一百零八位好汉,因此实际历史上的宋江起义的首领共是三十六人。

这三十六人分别是宋江、吴加亮(对应小说中的吴用)、李进义(对应小说中的卢俊义)、关胜、阮小七、刘唐、张清、燕青、孙立、张顺、张岑(对应小说中的张横)、阮通(对应小说中的阮小五)、鲁智深、武松、呼延绰(对应小说中的呼延灼)、李海(对应小说中的李俊)、史斌(对应小说中的史进)、花荣、秦明、李逵、柴进、雷横、戴宗、索超、阮进(对应小说中的阮小二)、杨志、王雄(对应小说中的杨雄)、董平、解珍、解宝、朱仝、穆横(对应小说中的穆弘)、石秀、晁盖、徐宁、李应。

看一看历史上的宋江起义三十六名首领名单,其实和小说中是大致相似,算是大同小异。由于宋江起义时三十六人都是梁山泊出去的渔民,因此在梁山一带一直流传着一句儿歌:去时三十六,来时十八双,若是少一人,誓死不还乡。

历史上的宋江起义规模和声势并不浩大,因为在《宋史·侯蒙传》中有记载:宋江寇京东,蒙上书曰:“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今青溪盗起,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

这是亳州知州侯蒙当时给宋徽宗上书的建议,他建议宋徽宗招安宋江用其对付方腊,而在他的上书中提到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在山东地区,官府对其束手无策,可见宋江的义军规模应该并不大。

即便宋江不太可能真的以这三十六人横行山东抵抗朝廷军队,但是他的义军人数应该也不会太多,估计他的义军人数在几百人或者几千人之间,最多不会超过一万人。

正是由于宋江的义军人数并不多,所以他采取了灵活的游击战术,他在梁山泊宣布起义之后,并没有一直据守梁山泊,而是很快就率领义军攻打山东各地州县,但从不与朝廷军队正面交手,只是突袭州县的府衙机构,并劫掠官银,开仓放粮接济民众,因此宋江的义军所到之处还是比较受百姓拥护。

但是宋江由于义军人数规模不多,所以他采取的是灵活的游击战术,并不贪图攻占城镇,攻克一处之后,只要听闻朝廷正规军赶过来,宋江立刻就带人撤离,可以说宋江把游击战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十六字精华发挥得淋漓尽致,因此他很轻松地就率领义军先后攻陷了山东十余个州县。

历史上的宋江与小说中一天到晚盼招安的宋公明哥哥不一样,当时侯蒙向宋徽宗建议招安宋江义军时,宋徽宗采纳了侯蒙的建议,派人招安宋江,却遭到了宋江严词拒绝,由此可见历史上的宋江比小说中的宋公明哥哥可硬气多了。

历史上的宋江确实参与过征讨方腊

虽然历史上的宋江比小说中更加硬气,不过最终也难逃招安的命运。宣和三年(1121年)五月,宋江乘船突袭海州(现今江苏连云港),被海州知州张叔夜伏击,宋江的义军船只被毁,退路被切断,兵力还损失很严重的情况下,宋江在走投无路之下只得率众向张叔夜投降。

宋江投降后其所部被编入宋朝官军的部队序列中,宋江也就从义军首领变成了朝廷将领,据《宋史》记载:以(童)贯为江浙宣抚使,领刘延庆、刘光世、辛兴宗、宋江等军二十余万讨之。

这个记载也就是说历史上的宋江在接受招安之后,确实跟随童贯到南方讨伐过方腊,下面再说一说方腊起义的事情。

方腊起义比宋江起义晚了一年多,宣和二年(1120年)方腊率领江南地区一些不堪受北宋贪官朱勔制定的花石纲民众揭竿而起,但是别看方腊起义比宋江晚,起义规模却远比宋江大得多。

据《宋史》记载方腊起义攻克了江南地区六州五十二县,义军人数多达十余万人,所以与宋江起义相比,方腊起义的规模和义军人数要比宋江大得多。因此方腊起义的战斗形式也与宋江不同,宋江是打一枪就换一个地方,方腊则是占据城市与北宋朝廷正面对抗。

不过由于方腊起义规模大,影响力强,义军人数多,所以北宋朝廷对他也是非常的重视,为了平定方腊起义,北宋朝廷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宋徽宗甚至都把当时防御西夏和大辽的北宋最精锐的边军部队调到南方平叛,可以说对方腊的重视程度都与宋江不同。

而方腊也在北宋朝廷的重点围剿之下,在宣和三年四月份就被朝廷官军活捉,方腊本人被宋徽宗亲自下旨凌迟处死。

看到这里很多人都会纳闷,史料中明明记载宋江是宣和三年五月份被张叔夜伏击打败才投降,这时候方腊已经被北宋朝廷抓住了,那宋江怎么去平定方腊呢?

其实方腊本人被抓并不代表着方腊起义被彻底平定,据史料记载,方腊本人被凌迟处死之后,他的部下吕师襄和俞道安还继续领导义军起义,方腊余部的起义一直到宣和四年(1122年)三月份才彻底被平息。

所以历史上的宋江在海州被迫投降北宋朝廷之后,很快就被北宋朝廷顺道调派到浙江一带参与平定方腊起义余部的战斗,因此史料中才会有记载宋江以朝廷将领身份参与平定方腊起义。

只不过历史上的宋江与方腊没有像小说中那样正面对决,宋江接受招安后平定的只是方腊余部的义军力量。

历史上的宋江接受招安并不是他最后的结局

如果以为历史上的宋江最后也和小说中一样,接受招安当了北宋朝廷的忠臣,那可就错了,因为历史上的宋江在投降之后不久,很快又率领所部爆发了二次起义。

历史上的宋江在投降朝廷之后,跟随童贯去平定方腊起义的余部,在这个过程中,宋江由于是贼寇接受招安的将领,在官军中备受排斥,尤其是童贯的心腹部将辛兴宗非常瞧不起和排斥宋江,他不仅抢占宋江的军功,还经常当众出言羞辱宋江,因此在北宋朝廷内部受到歧视和排挤的宋江又萌发了二次起义的心理。

根据北宋名将折可存的墓志铭记载,宋江在投降之后复叛,折可存在参与平定方腊起义之后,就立刻马不停蹄又继续参与平定宋江的二次起义,最终也是折可存把宋江二次起义给平定下去。

宋江的二次起义并没有持续太久,他很快就被折可存打败,他本人也被折可存所部军队活捉,这一次被抓住的宋江没能再被赦免,宋徽宗下旨将宋江枭首示众,就这样宋江起义彻底被平复下去,宋江本人也被北宋朝廷所杀。

虽然宋江起义的规模和影响远不及方腊起义,但是宋江起义的后续可远比方腊起义要精彩得多。

宋江二次起义虽然本人被杀,但别忘了他还有三十多位好兄弟。在北宋被金国攻灭之后,宋徽宗的儿子赵构南逃建立了南宋政权,南宋建炎元年(1127年),曾经跟随宋江起义的三十六人之一的史斌在陕西汉中发动起义反宋,只不过这回史斌反的是南宋了。

史斌也就是《水浒传》中梁山排名第二十三位好汉的九纹龙史进的原型,不过历史上的史斌比小说中的史进厉害多了,史斌在宣布起义之后不久,他就干了宋江都不敢干的事,他在汉中建元称帝了。

当时的局势是金国占领了中原地区,北宋被攻灭,各地都是纷乱不已,史斌趁乱起义并称帝。史斌一面打出要反攻南宋,一面打出驱逐金人收复中原的口号,于是一时之间获得了不少响应者,声势一度非常浩大。

虽然宋高宗很怕金人,但是他对内部起义军却绝不手软,南宋在南方立稳脚跟之后,他立刻就调南宋的精锐部队去平定史斌的起义。在南宋的大力打击下,史斌最终被宋名将吴玠击败,史斌本人在鸣犊镇被吴玠的军队生擒,随即宋高宗下诏将史斌就地枭首示众。

其实宋江起义的后续除了史斌如此精彩之外,他的起义军三十六人之一的解珍、解宝兄弟也曾在北宋灭亡,金国侵占中原之际,在山东兴起义军,既反宋也反金,只不过很快就被平定下去。

所以宋江起义虽然规模和影响并不大,但持续时间长,后续也比较多,比方腊起义更加精彩。

写在最后

其实宋朝历史上有记载的农民起义大大小小多达数百次,宋江起义只不过是其中的一次而已,规模和影响并不算很大。

而方腊起义则算是宋朝历史上农民起义中规模和影响最大的,方腊占据州县,改元纪年,还设置了文武百官,完全是另立了朝廷,因此才会吓得宋徽宗调最精锐的边军平叛,方腊起义对北宋朝廷的打击很沉重,为北宋后来被金人入侵制造了靖康之耻埋下了伏笔。

宋江不过是被《水浒传》小说过度渲染了,方腊与宋江的差距就是一部《水浒传》渲染包装而已。

不过北宋末年朝廷确实剥削百姓过度,这才激起了民变四起,宋江和方腊都是其中的代表者,他们都代表了穷苦人民不惧统治者的欺压和剥削的反抗精神,所以历史上的宋江要比小说中的宋公明哥哥硬气厉害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