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天荡之战是南宋时期宋军截击进军的著名水战,今天历史资料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公元1129年,南宋建炎三年,金国元帅金兀术(即完颜阿骨打第四子完颜宗弼)率领10万大军渡过长江南下,一路追击宋高宗赵构,试图一举消灭南宋的统治机构,而赵构则带着南宋的决策机构一路往南撤退,最后从浙江明州逃入海上,金兀术追击至海上被宋军阻击,眼看着无法完成活捉赵构的任务,大军后勤又无法供应,因此准备撤退。

建炎四年三月,欲渡江北归的金兀术及其10万大军被早先避其锋芒的南宋浙西制置使韩世忠率领的8000宋军堵在了镇江一带,历史上著名的“黄天荡之战”正式展开,双方交战对峙长达48天,最终的结果是金兀术顺利回到北方,韩世忠无力追赶,此战在宋、金两国的史书上记载的也各有不同,《金史》的记载是韩世忠全军覆没

宗弼发江宁,将渡江而北。宗弼军渡自东,移剌古渡自西,与世忠战于江渡。世忠分舟师绝江流上下,将左右掩击之。世忠舟皆张五纟两,宗弼选善射者,乘轻舟,以火箭射世忠舟上五纟两,五纟两著火箭,皆自焚,烟焰满江,世忠不能军,追北七十里,舟军歼焉,世忠仅能自免。

而《宋史》的记载是韩世忠已经把金兀术逼得穷途末路了:“世忠以海舰进泊金山下,预以铁绠贯大钩授骁健者。明旦,敌舟噪而前,世忠分海舟为两道出其背,每缒一绠,则曳一舟沉之。兀术穷蹙,求会语,祈请甚哀”。在韩世忠拒绝放行的情况下,金兀术得到宋人奸细的献策,强行凿开老鹳河故道,大军从黄天荡退到长江上,韩世忠追击时小败:

次日风止,我军帆弱不能运,金人以小舟纵火,矢下如雨。孙世询、严允皆战死,敌得绝江遁去。世忠收余军还镇江。

双方的记录完全不同,那么“黄天荡之战”到底谁胜谁败?这一战之后双方都在大肆庆祝,金国说我把韩世忠所部全歼,南宋说我把金军赶跑了,似乎都赢了,可两国敌对交战哪来的双赢?要确定是谁赢了,就要从双方在此战前后的战略目标都是否达到来判断。金兀术南下的目标是摧毁南宋的统治机构,能活捉赵构最好,这样就可以从容地将南方收入囊中。

但这个目标显然没达到,赵构逃到很快,金兀术“搜山检海”的追杀都没能抓到这位赵跑跑,后来他甚至把南宋的首都定在了离长江边够远,离海边够近的杭州,就可见金兀术的这次追杀对他的刺激有多么大。抓不到赵构,金兀术沿途占领的建康等城市就毫无作用,金军无法在南方站住脚,只能撤回去,虽然遇到了阻力,但最终还是全身而退,只能说是不胜不败。

而南宋一边,韩世忠起初的目标是趁着金军孤军深入,无法得到北方支援的情况下,全歼来犯之敌,也成功地把金兀术的10万大军给堵在了黄天荡,但因为兵力不足,他只有8000人,无法完全围困金军,至少老鹳河故道方向就没有宋军,可能是没想到,也有可能是兵力不足,在最后的追击战中,从双方史书上的记载来看,韩世忠显然是吃了亏的,无非是大是小而已。

不过,韩世忠敢借地利以8000军队围困10万金军,并试图消灭之,也足够称得上是名将了,最后围歼战演变成追击战,他个人的战略目标也没有达到。但对南宋来说,这已经算是天大的胜利了,这一战的意义在于金军再不敢轻易的偏师南下:“然金人自是亦不敢复渡江矣”,直到30多年后的完颜亮举国南侵,而南宋却有部分军队(岳飞部)从湖北方向开始主动进攻。

所以,“黄天荡之战”的结果应该来说对于南宋一方是胜利的,不在于消灭了多少敌人,不提此战对南宋军民抵抗金军带来的信心,至少也给南宋稳定内部争取到了战略机遇期。金国同样认识到在北方没有完全稳定前,南方不可图,并在之后几年岳家军的强大压力下,开始考虑和谈的问题,南宋能稳住防线,开始给金国压力,都是基于“黄天荡之战”。

此战过后,韩世忠不管损失了多少军队,都受到了宋高宗赵构的嘉奖,升官发财自不必说,但也出现了一出小插曲,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对此战结果不满,故而“上书弹劾忠武失机纵敌,请朝廷加罪”,赵构当然没有怪罪韩世忠,但却因梁红玉的不徇私情给了她一个“杨国夫人”的称号,金军在“黄天荡之战”后失去了谋夺长江以南疆域的机会,南宋和韩世忠夫妇算是都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