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史之乱后的大唐就像风雨中的一艘破船,随时可能被浪潮拍散架。上天好像也怜惜这个辉煌朝代,送来人称小太宗的唐宣宗。然而,地狱使者朱温也从蓝翔毕业了,他开着挖掘机刨坑来了。

朱温出生在宋州砀山县(安徽宿州),幼年时父亲就死了,母亲靠给地主家洗衣服养活他。都说穷苦的孩子早当家,而朱温是个例外。他每天睡到12点起床,然后找老妈要钱吃饭,完了就蹲村东头吹牛逼,一直吹到太阳下班。

老妈不喜欢他,地主家厌恶他,村里人耻笑他,只有他觉得自己很牛逼。如果,日子就这么过下去,朱温将会成为一个成功的农村二流子。然而,老话讲的莫欺少年穷,命运总是难以预料。

上天这个裱糊匠放弃大唐了,朝局被太监搞的乌烟瘴气,全国被天灾弄的民不聊生。百姓不怀念大唐曾经的荣耀,他们只想吃饭活命。于是,复读生黄巢造反了,一夜之间投奔的难民近十万。

朱温很激动,他忽然觉得自己这贱命充满可能性。光脚不怕穿鞋的,干!他说要去当兵,村里敲锣打鼓欢送这个二流子,只有他妈在默默留泪。朱温头也不回的走了,就像刚毕业去当北漂,脑子里只有远大前程。

村里狗都绕着走的朱温,加入义军后却人缘极好。因为他打仗不要命,每次都能抢很多钱,自小花老妈的钱不心疼,常常请战友们撸串K歌。很快,朱温被推举为小队长,他开始尝到威望的甜头。

黄巢当皇帝后,觉得不能再这么粗鲁了,要学会以德服人。于是,朱温发挥当年在村头吹牛逼的精髓,把大唐节度使忽悠投降了。黄巢一看:这小子不错,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啊,就封他当了先锋使。

29岁的朱温意气风发,给黄巢抢地盘是攻无不克。朱温的功劳太大了,黄巢赏他做同州防御使,前提是从大唐那抢回来。朱温心里很不爽,他啥也没说,带着干粮开挖掘机去了。

同州是个硬骨头,朱温打到吃土都没打下来。他连发十封电报请求支援,黄巢那会被打的连裤子都顾不上穿,哪里还管的了他。朱温预感农民军大势已去,干脆就地投降大唐。

唐僖宗正躲四川撸串呢,听到消息后开心的说:“老板,再来半瓶啤酒”!唐僖宗让朱温当大将军,还给他改名朱全忠,希望小朱能全心忠于大唐。想得美!朱温只是爱惜自己得之不易的威望罢了。

朱温又带着部下往回打,顺便又把黄巢的很多老部下忽悠瘸了。他收复长安后,和李克用追着黄巢往死里打,逼得前任老板兵败狼虎谷后自杀了。这一年,朱温才32岁,被评为晚唐最具潜力新人奖。

唐僖宗又回长安城上班了,但说话跟放屁一样没味。秦宗权在四处闹腾,老板雪地跪求都没人理,搞的唐僖宗卷着铺盖逃难去凤翔。他天天不停地刷朋友圈,就想看看王的男人朱温走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