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乡之战,是在后梁开平四年(910)十二月至次年正月,河东晋王李存勖援助成德节度使赵王王镕,在柏乡(今属河北)地区抗击后梁的作战。

此战,李存勖采纳周德威的战术规划,终于逆转了梁晋争霸的形势。

五代初,后梁太祖朱全忠与河东晋王李存勖之间的矛盾日益加剧,为了扩展各自的势力,互相争夺成德(治镇州,今河北正定)、义武(治定州,今河北定县)、卢龙(治幽州,今北京)三藩镇。

朱全忠早疑王镕与李存勖相通,深恐其日后势强难以控制。

天祐七年(910年)十一月,卢龙节度使刘守光发兵至涞水(今属河北),欲攻占定州。

朱全忠佯称助王镕拒刘守光,派供奉官杜廷隐等领兵3000进驻深州和冀州(今河北深县、冀县),企图消灭成德、义武两镇势力。王镕察觉了朱全忠之谋,即四出求援,遣使去晋阳(今太原西南)。

时义武节度使王处直的使者亦至,于是共推李存勖为盟主,联合抗梁。晋将佐疑王□有诈,而李存勖以为疑而不救,正中朱全忠之计,遂出兵抗梁,派蕃汉马步总管周德威率部屯赵州(今河北赵县)。

朱全忠命部将王景仁为北面行营招讨使,韩勍为副,李思安为先锋,率兵4万,于十二月经河阳(今河南孟县南)向柏乡进军。

王镕告急,李存勖亲自领兵至赵州与周德威会合;王处直亦派兵5000支援。

晋军进驻野河(今滏阳河支流)北岸,与梁军夹河对峙。晋军屡派骑兵去梁营挑战,并击其阵的两端,俘梁军百余人。而后,李存勖与周德威一同谋议破敌之策,李存勖认为孤军远来救难,应速战速决。

周德威却道:“成德军队善于守城,但却不善野战。而我军多是骑兵,在攻城作战中也难以发挥作用。”他建议按兵不动,待梁军士气衰退再伺机出击。李存勖很不高兴的返回营帐。

周德威又对监军张承业道:“我军与梁军仅一水之隔,倘若梁军造桥渡河作战,我军将被全歼。若我军退守鄗邑,引诱梁军离开营垒,采用‘敌出我归,敌归我出’的战术,再用轻骑抢掠梁军的粮草军需,不出一个月,必能击破梁军。”

张承业便入帐劝说李存勖。李存勖又询问梁军降卒,得知王景仁果然正暗中营造浮桥,遂采纳周德威的建议,退守鄗邑。

天祐八年(911年)正月初二,周德威兵至柏乡,命三百骑兵到梁军营前挑战。王景仁集结全军,列阵出击。周德威且战且退,将梁军引向平原地带,一直战至鄗邑之南,两军都列阵以待决战。李存勖欲开战。周德威道:“梁军轻装远来决战,即使携带干粮,也难以在战斗中进食,不到晡晚便会人饥马乏,士气衰落。我们再趁势攻击,必获全胜。”李存勖遂按兵不动。两军对阵到傍晚时分,梁军饥饿难耐,皆有退意。

周德威见时机已到,立即发起猛攻。李存勖也趁机冲击,与周德威两下夹攻。

晋将周德威、李嗣源乘势从东西两面夹击,疾声呼应。梁军惊扰,阵势大乱。晋、赵军奋力猛追,梁军大败,精锐全部被歼,王景仁等率数十骑夜逃。杜廷隐等闻败讯,也弃深、冀州而去。

经此一战,晋军威大振,使后梁在河北的势力退至魏博(今河北大名和山东聊城地区)以南,为南下攻后梁建立后唐创造了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