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曹彬这个人物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会感觉到有点陌生。这是今天历史资料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的文章,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一)后周贵戚

曹彬因姨母荣升贵妃,被后周太祖从地方召至京城,随柴荣镇守檀渊,继而升任河中都监。他品德端庄美好,“气质淳厚”,凭借令人信服的德才,成为后周官场上的一股清流。

河中节度使因曹彬是皇亲国戚,对他“尤加礼遇。”曹彬品德端庄美好,“气质淳厚”,对节度使“执礼益恭”,令节度使衷心感叹:“老夫自认为工作谨慎,勤奋不懈,与曹监军矜严庄重相比,才发现自己多么散漫轻率啊!”

一日,曹彬正与主将及众宾客们在野外环坐,邻道信使呈送公文飞马赶来。信使不认识曹彬,小声问旁人:“孰为曹监军?”旁人暗指曹彬给他看,信使误以为此人在骗他,便笑道:“曹监军贵为国戚近臣,怎么可能是这么个穿粗布衣、坐素胡床之人!”曹彬的朴素与亲和力,由此可见一斑。

曹彬奉命出使吴越国,使命完成便立即登船回国,拒不接受吴越国主馈赠。“吴越人以轻舟追遗之,至于数四”,曹彬担心再拒绝有沽名钓誉之嫌,遂将礼品登记造册,载回京师上交官府。柴荣“强还之,”曹彬“始拜赐,悉以分遗亲旧而不留一钱。”

(二)仁慈监军

宋建,曹彬变身宋臣,奉诏担任灭后蜀大军都监。宋军一路遭遇后蜀顽强抵抗,攻城拔寨后,“诸将咸欲屠城以逞其欲。”曹彬下令严禁滥杀无辜,使宋军“所至悦服”,由此受到宋太祖公开表扬。

后蜀灭亡后,宋军将帅们“昼夜宴饮,不恤军士”,放纵士兵烧杀抢掠,使得“蜀人苦之。”曹彬担心日久生变,多次请求主帅班师回朝,屡遭拒绝。果然,后蜀旧将死灰复燃,“拥众十万”公开叛乱。曹彬与其他将领携手平叛,“卒平蜀乱。”

宋军凯旋回师时,诸将捞得盆满钵满,曹彬囊中“唯图书、衣衾而已。”宋太祖得知将领们在蜀地胡作非为后大怒,将主帅等首恶分子交司法部门治罪。曹彬则因“清介廉谨”而升职,颇为忐忑,面见宋太祖谢罪:“征西将士俱得罪,臣独受赏,恐怕无法劝勉他人!”宋太祖安慰道:“您立下大功,且不自夸功劳,即便小有过错,也不值一提,您不必辞让!”

宋太祖又随意问及蜀地官吏的善恶,曹彬巧妙回答:“臣只管军政之事,不关心地方官吏。”宋太祖再三追问,曹彬举荐“随军转运使沈伦廉谨可任。”

(三)灭唐亡汉

北汉与契丹勾结,多次南下袭扰北宋。曹彬此前奉诏率骑兵攻打北汉,先“三战皆败之”,又在辽州大破契丹与北汉联军。宋军北伐时,曹彬再次担任“前军都监,战洞涡河,斩二千余级,俘获甚众。”次年,宋太祖御驾亲征北汉时,曹彬奉诏作为先遣部队一路攻击前进,为宋太祖扫除前进障碍。

曹彬率大军征讨南唐前,宋太祖亲口许诺待曹彬攻克李煜后,即可任命他担任使相。曹彬灭南唐后,将功劳完全归功于皇帝天威与朝廷谋划,自己仅做了臣子该做之事,且北汉未灭,自己出任使相为时过早。如此谦逊知趣,深受宋太祖赞赏。

宋太宗即位后,“议征太原”灭北汉,特意召曹彬询问周世宗与宋太祖为何御驾亲征均无功而返,并问“今吾欲北征,卿以为何如?”曹彬冷静客观分析两次御驾亲征失利的原因,激励宋太宗:“以国家兵甲精锐,剪太原之孤垒,如摧枯拉朽尔,何为而不可!”宋太宗雄心勃发,“意遂决”,率曹彬等名将,终于一举消灭北汉。

(四)遭受猜忌

作为大宋开国功臣,曹彬虽屡建奇功,但其后周国戚的尴尬身份,又使他屡受猜忌。赵匡胤担任后周禁军总管时,极力笼络朝臣,频频向曹彬抛出橄榄枝。曹彬“中立不倚”,妥善处理朝廷与赵匡胤的关系。赵匡胤变身宋太祖后,还半真半假问他:“当年朕常想亲近您,您却总是不知为何疏远我!”曹彬巧妙解释,才消除他的不快。

北汉被灭后,“太宗念边戍劳苦,月赐士卒银,谓之月头银。”宋太宗亲信弭德超对曹彬的枢密使职位馋得流口水,危言耸听诬陷曹彬收买军心企图发动政变。“上颇疑之”,将曹彬赶出朝廷担任天平军节度使。十余日后,因弭德超不打自招,使宋太宗顿悟曹彬被诬陷,于是“进封鲁国公,待之愈厚。”

歧沟关之战,是曹彬军事生涯的滑铁卢战役,此战因诸多原因,致使北宋北伐契丹“诸军败绩”。曹彬回朝后,“具伏违诏失律之罪”,接受降职处分。

同僚赵昌言曾上表强烈要求朝廷“请诛彬等”,后来,赵昌言历经宦海沉浮从延安回京,因遭人弹劾而“不得入见。”曹彬不念旧恶,主动向宋太宗求情,终于使他得以顺利晋见宋太宗。

其后,曹彬被起用为各地节度使,在宋真宗即位后,才被召回朝廷重任枢密使。曹彬薨时,“年六十九。上临哭之恸,对辅臣语及彬,必流涕。”

(五)厚德服众

曹彬天性“仁恕清慎”、“仁敬和厚”,使得他“在朝忠厚宽和,足师表一世。”在朝廷,他从不忤逆皇帝心意。在人前人后,他绝不议论他人过失。他官高爵显,却平易近人。路遇士大夫,他“必引车避之”以示敬重。他从不颐指气使直呼属下姓名,每次听取工作汇报,必定衣冠整齐才接见下属。他“每出镇藩阃,卑躬待士。”遇到上级部门巡视工作,虽然使者官卑职小,曹彬依然屏退从者,手持笏板在路边恭迎使者,令“使者见之,无不愧恐。”曹彬还把俸禄全部分给宗族,“无余积。”

在战场上,曹彬“为人仁爱多恕,前后帅师征讨诸国,凡降四国主:江南、西川、广南、湖南也,未尝杀一无辜,功名显著,为诸将之首。”因此,曹彬“保功名,守法度,近代良将,称为第一,真宗屡对近臣称叹其名德。”

身居高位而能仁义待人、谦逊谨慎,功高盖世而能“仁以戢下,廉以治躬”。曹彬的生存智慧,与历代功高震主而兔死狗烹的功臣良将形成鲜明对比。那些此时身陷囹圄的大老虎们,如果当初能从曹彬的生存智慧中汲取养分,大概不至于跌到铁窗忏悔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