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历史资料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柴荣和赵匡胤,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后周世宗柴荣与北宋宋太祖赵匡胤相比,谁的能力更强?

柴荣可以类比唐太宗,赵匡胤可以类比汉高祖。

这个类比可能有些牵强,但足以强调柴荣和赵匡胤的各自特色。而类比唐宗汉祖,主要想表达的意思是:别用一个否定另一个。因为这两个人的历史任务,不仅不一样,而且是一种承前启后的关系。

没有周世宗的基础当然不会有赵匡胤的成就;而没有赵匡胤的成就,周世宗的基础也只是昙花一现。

把赵匡胤放在柴荣的位置上,赵匡胤未必不能武功卓著;而把柴荣放在赵匡胤的位置上,柴荣未必就比赵匡胤做得好。所以,我们还是应该肯定一下赵匡胤。

01.周世宗的时代任务

若如卿所言,朕当以十年开拓天下,十年养百姓,十年致太平足矣!

大臣王朴,精研术数。于是,柴荣询问王朴自己能掌几年天下。王朴推算的结果是三十年。于是,柴荣以三十年为期,确定了自己的时代任务:十年开疆拓土、十年生养百姓、十年天平盛世。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周世宗满打满算也就做了六年皇帝。所以,周世宗的时代任务,只能是前十年的开拓天下。简单说,就一个字:打。其他一切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的策略,都要为战争服务。

所以,你可以盛赞周世宗的各种政治建树,如均定田赋、科举取士。但一定要记住,这些都是在为战争服务,跟生养百姓、致力太平统统没有关系。

周世宗合格吗?

就个人能力和个人努力来说,周世宗堪称卓越。但就交出的答卷来说,柴荣留下的后周天下,就非常不合格。原因不是他无能、也不是他不够努力,而是死得太早。老天就没有给他十年时间开疆拓土。

如果能给柴荣十年时间,周世宗能够完成中原一统的时代任务吗?

他可能比赵匡胤更有效率。但不是因为能力,而是因为时间。柴荣活得久一点儿,北宋朝周这个内部政变就不会发生。北宋朝周之后,赵匡胤先打了两年内战,即平定昭义节度使李筠、淮南节度使李重进的叛乱。

在平定内乱之后,赵匡胤基本继承了柴荣打下的江山。但这个江山又是什么模样?

赵匡胤直接对宰相赵普说:我睡不着觉,因为卧床以外全是别人的地盘。五代十国,直到后周代宋,仍旧存在着八个割据政权,即南平、武平、后蜀、南汉、南唐、平海军、吴越、北汉等。另外两个也不是柴荣平定的,前蜀是被后唐李存勖消灭的,后唐国灭,前蜀变后蜀。南楚是被南唐平定的,但平而复叛,北宋立国的时候还是割据势力。

这就是柴荣死后交出来的答卷。就这个答卷来说,你怎么也不能说合格。按照先易后难、先南后北的攻略,柴荣需要在四年时间内,至少消灭除北汉外的其他七个割据政权。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柴荣已经尽了人力,至于天命就不是他能把握的了。所以,历史的接力棒只能交给他这个老部下赵匡胤。赵匡胤黄袍加身算不算兵变?当然算。兵变是不是不道德?当然是。但私德有亏,不见得就是历史的倒退。年仅7岁的柴宗训,根本制不住五代十国的骄兵悍将。

赵匡胤不取后周天下。那么,后周天下大概率会被李重进取走。李重进是郭威的亲外甥,而柴荣才只是郭威的养子。就亲戚关系论,李重进比柴荣更符合做郭威的继承人。赵匡胤但凡在关键时间迟疑一下,那么,后周的骄兵悍将肯定要另寻主公。而这个新主公,是否有赵匡胤的能力,就真心不好说了。一定要记住五代十国的逻辑:皇帝听将军的,将军听士兵的。柴荣攻占杀伐六年时间,也没能打破这个逻辑。

02.赵匡胤的时代任务

赵匡胤的任务要比柴荣更多、更重。

第一个任务,继承柴荣遗志,继续开疆拓土打天下。你不把中原地区的八个割据政权消灭掉,别说北宋不是帝国,它甚至连个王朝都不算。完全可以这样理解,中原天下一众割据政权中,后周和北宋只是最强的一个。

第二个任务,继承柴荣遗产,接手柴荣的后周天下。赵匡胤完成这个任务的效率,堪称奇迹。篡夺孤儿寡母的天下,有那么难吗?类比同样黄袍(旗)加身的郭威,你就了解有多难了。北汉只有三年国祚,但后周代汉,生生打出了一个北汉政权,汴梁还被劫掠了一番。郭威死后、柴荣继位,北汉又差一点儿把后周给灭了,重新复国。放大尺度看,这个任务不重要,但这个步骤很关键。假使李重进在扬州独立了,后唐就是天下第一强,根本不会有北宋什么事儿。

第三个任务,开创太平世界。柴荣是先搞战争、再搞生民、最后致太平。但赵匡胤必须一起搞。原因就是柴荣和王朴想简单了。“先南后北、先易后南”,最早是后周大臣王朴提出的。柴荣采纳了这个攻略,然后赵匡胤继承了。但这个攻略只涉及军事层面,即暴力输出;却不涉及建设层面,即秩序输出。

但是,真正做起来,就会发现:暴力输出和秩序输出必须一起搞。

搞完暴力输出不搞秩序输出,其结果就是北宋灭后蜀的教训。全国精选的六万禁军,灭后蜀只用了66天。然后,北宋对富得流油的后蜀展开了疯狂的经济掠夺。抢完钱财、撤出大军,然后就可以继续开疆拓土。但是,事与愿违。北宋在四川至少浪费了两年时间,才把这里彻底兼并。原因就是赵匡胤想简单了,只输出暴力、不输出秩序,只能制造更多的敌人。后蜀重新大乱,北宋的大军不仅撤不出来,而且还要花钱费时、派官派吏。

柴荣一直锋利无比,操着一把快剑,是斩断五代乱麻。而赵匡胤则要稳扎稳打,使着一把重剑,要结束五代乱世。因为柴荣只是把人家打服了,而赵匡胤却是要把人家打死。

所以,后周战争,只是军阀层面的兼并战争,今天夺你一城、明天夺你一寨。但北宋战争,却是一统层面的灭国战争,打服你还不行、必须打死你。于是,柴荣顺风快剑、无往不破,但谁也打不死;而赵匡胤则逆风重剑、浑厚沉稳,却是要杀人取尸。

柴荣的快剑,就是他自己亲手打造的中央禁军制度。从五代第一代的后梁开始,就一直在打造中央禁军。到柴荣之时,算是最终完成了。

且兵在精不在众,宜一一点选。精锐者为上军,怯懦者任从安便,庶期不用。

而赵匡胤的重剑呢?柴荣这把快剑就是赵氏重剑的核心。但快剑太锋利,能杀人,也能伤到自己,甚至还能把自己刺死。所以,就一定要道术结合,赵匡胤得修炼内功。剑是军事,而杯酒释兵权就是政治。你不把一群五代悍将给换掉,赵匡胤拿着柴荣的快剑去横扫天下,早晚会伤到自己。

你可以类比后唐,后唐比后周和北宋的武功还要卓著。北宋灭后蜀堪称奇迹,用时66天。而巅峰时期的沙陀军事集团呢?一个月!李存勖的精锐鸦兵,只用了一个月就消灭了前蜀。但之后呢?还没等斩前蜀的快剑回鞘,一代雄主李存勖就被自己的侍卫亲军给干死了。

03.柴荣和赵匡胤堪称完美组合,一起结束了五代乱世

柴荣是从0到1的工作。

梁唐晋汉周,前四个就不是强势的中原王朝。山西沙陀军事集团,想给你换掉就给你换掉。到了后周,沙陀军事集团的北汉,也想再给换一次。但因为世宗柴荣御驾亲征、亲冒矢石,彻底终结了沙陀人的彪悍无敌。但这还不算完。柴荣整顿禁军,建立了一支虎视整个天下的大周强兵。到这个时候,强势的中原王朝,才真正建立起来。

赵匡胤完成了从1到N的工作。

他继承了老上级的全部攻略。军事上,继续强化中央禁军;方略上,继续先南后北、先易后难。后周足够强,但北宋要比后周更强,而且能够越来越强。一边输出暴力,消灭中原的割据政权;一边输出秩序,将分裂数十年的割据“十国”纳入王朝治下。

从0到1,建立一个强手的中原王朝,这非常难。但这个基础早已具备:汴梁这个地理坐标,完全可以在经济和人口上支撑一个强势中原王朝;从后晋开始,晋阳这个地理坐标,已经越来越弱,而沙陀军事集团也已力不从心。

然而,有了基础,却不会立即出现从0到1的突破,因为还需要预先要求。

在大约一万二千年前,人类已经具备了发展农业的气候基础。但是,直到大约一万年前,人类才开启农业时代。间隔的时间,相当于从秦始皇到今天这么长。原因就是预先要求不具备,一个是建造村落的技术、一个是磨制工具的发明。没有这个两个预先条件,有基础也不行。

汴梁强、晋阳弱、沙陀废,这只是基础。但还需要两个预先要求:一个是禁军制度在周世宗时期终于发挥威力;一个是等待有别于沙陀军阀的中原雄主出现,中原王朝开启输出秩序的工作。沙陀军阀里面,也就一个后唐明宗李嗣源,还算开明。其他几个脱下龙破,基本跟流氓没啥差别。

前提基础具备了、预设条件形成了,柴荣这才能够建立一个强势的中原王朝,实现从0到1的突破。

但,柴荣只是唐太宗,而不是秦始皇。

秦始皇是开创制度的英雄。虽然大秦二世而亡,但百代皆行秦政法。而李世民呢?李世民打遍草原,被尊天可汗。但草原到底该怎么样统治?李世民有智慧、有能力,他懂得草原,所以能够捭阖草原。而后世继承者,却没有李世民这个本事。大唐在开元盛世达到顶峰,但开元之前的天宝年间是怎么治理草原的?已经不是治理了,而是防范草原,在北方建立了八个缘边节度使,这跟修长城没啥却别。别人拿着秦始皇的制度能够统治中原,而且沿用两千多年,就是无能庸主当政也没问题。而李世民统治草原,却只能是李世民自己担当,换个人就不行。

同理,后周柴荣快剑出击、打遍天下。但也只能是柴荣,换他的儿子柴宗训,根本做不到。然而,柴荣的老部下赵匡胤却可以,这也是柴荣的幸运。赵匡胤完美地继承了柴荣的衣钵,完成了柴荣前十年的任务,而且继续向后推进。

所以,赵匡胤是汉高祖。始皇帝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即建立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帝国。但这个制度要落地于分封数百年的山东天下,就实在太难了。而汉高祖杂糅郡县封国,硬是把这个制度给贯彻了下去。而所谓汉承秦制,完全就是一种照抄,甚至连秦朝的服色、历法和五行都原样照抄。这就相当于考试抄同桌,连名字都给抄了。

同理,赵匡胤重剑出击、扫荡天下。可以说也是一种照抄,柴荣怎么做、他就怎么做。但赵匡胤必须要发展,把柴荣的快剑熔炼成重剑。不是赵匡胤不想施展顺风快剑、锐取天下,而是理想丰满、现实骨感。你都想打死人家了,这还怎么顺风。你打死人家,还要取人尸身,然后再输出秩序、使尸身复活。与周世宗的任务相比,赵匡胤的任务,其复杂程度已经上升了一个维度。

明太祖朱元璋评价柴荣说:

三代之王有其时而能为之,汉文有其时而不为,周世宗则无其时而为之者也。

大英雄要乘势而为,三代雄主就是这样;而有势却不为,汉文帝就是这样,可怜贾谊夜半虚前席,可叹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周世宗则是一个造势英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最后竟然成功了。

但,朱元璋显然高估了世宗柴荣。没有汴梁变强、晋阳变弱、沙陀残废这个基础,周世宗仍会被沙陀军事集团吊打。而没有契丹睡王耶律璟一直酣睡不醒,柴荣又怎么能够轻易收复关南地区。而没有五代王朝一直沿袭的禁军制度、没有郭威打下的秩序基础,柴荣又怎么能够把南唐从淮河赶到长江。

解读历史,我们一定不能用一个英雄否定另一个英雄,更不能用一个时代否定另一个时代。因为一切都是来自传承。

周世宗柴荣是如此,赵匡胤更是如此。赵匡胤不用往前看太多,只看柴荣和郭威这两个人就够了。郭威黄旗加身搞政变,赵匡胤就黄袍加身搞政变;柴荣先南后北,赵匡胤就原样复制、也是先南后北。

因此,可以说这也是历史的幸运。恰恰是因为赵匡胤这个柴荣的老部下,继承了柴荣,所以五代乱世才能在这两位雄主的努力之下正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