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唐庄宗李存勖,是五代十国时期最有争议的一位皇帝。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历史资料小编一起看下去。

李存勖的父亲也就是唐末时,被唐朝赐姓封王的沙陀人李克用。李克用一生都在替唐朝做两件事,一件是剿杀黄巢之乱,另一件就是尽力消灭欲篡唐自立的梁王朱全忠(朱温)。

可惜梁王朱温太过奸诈,学着东汉末年的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扣着唐昭宗为质,东征西讨,兼并天下群雄。晋王克用虽然拼死相抗,结果还是被朱温处处算计,最终落得忧愤将死。

而他临死前手里却拿着三枝金箭,交给他“武艺惊天”的儿子李存勖,说道:“梁王朱全忠是俺们的世仇,燕王刘仁恭本是我扶立起来的,而契丹大辽开国狼主耶律阿保机还和我结拜成异姓兄弟,结果老刘、阿保机这两个家伙全都背叛了我们晋王府,而投靠了梁王朱温,也就是说老朱、老刘、阿保机这三人,是我此生的遗恨。如今我快死了,这三枝箭就交给你了,我千万不要忘记父亲的遗志!”

李存勖痛哭流涕之下接过了这三枝箭,后来就供奉在了晋王宗庙之中,每当他要出兵打仗的时候,就派一位专使拿着少牢之礼前往宗庙祭告,然后“请出”家传“神箭”,把它放在随身携带的箭囊之中,然后箭随人马一往无前,直接冲入敌阵,直到杀得敌军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大败亏输才肯凯旋而归,并再次把金箭放回到宗庙之中。

后来没过几年,燕王刘仁恭父子就被他亲自用绳索捆绑到太庙,斩首以祭先王之灵,而梁王朱全忠君臣也被全部歼灭,他们的人头也被装进盒子里面,带回来向先父李克用灵前祭告。当时,唐庄宗李存勖把三枝箭全部放回太庙,宣告中原已定,帝业已成的时候,其意气是何等之盛,能够畅快淋漓大仇得报,如此赫赫武功,真可谓极其壮哉!

可当仇敌全部殄灭时,本以为天下将要一统,不料一个戏子伶官郭从谦大半夜纵火狂呼,突然造反,以至于天下四方作乱者四起,李存勖被惊得仓猝迎敌,结果还没弄清楚敌人究竟何人,便身中数箭,负伤而死,这是多么悲伤的故事!

在他最强盛的时刻,举天下的豪杰都不能与他一人抗衡,等到大势已去之时,几十个伶人就这样将一个盖世无敌的帝王给弄得身死国灭,成为了天下人的笑柄。

原来唐庄宗李存勖不仅武艺超群,且非常喜欢音乐和戏剧,经常和戏子伶人一起排戏出演,他的小名叫亚子,当年和梁皇朱温决战之时,他一人策马独自冲入梁军几十万人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吓得一世枭雄朱温以吓出裤管的粪便涂面,大叫道:“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意思就是说,李克用虽然被我害死了,但是他的儿子李亚子真是太厉害了,我的几个儿子在他面前全像无能的猪狗一般!

后来李存勖灭掉后梁王朝,以“兴复大唐”为己任,做了后唐王朝的庄宗皇帝,称帝后,李存勖便开始专注于他的戏剧演出,并自编自演了一出名剧《李天下》,演绎的就是他一生为父报仇,同时铲灭三大强敌,定鼎中原的故事。

因此,他几乎没有一点时间花在处理政务,治理国家之上,他的皇后刘氏出身很低微,皇后的父亲刘叟以前是个卖膏药兼职算卦的,被人们称之为刘山人。

而刘皇后自从出嫁之后,一向非常强悍,就连在战场上骁勇无敌的李存勖有时候都非常怕她,可刘皇后一生唯一的羞耻就是自己卑贱的家世,所以她非常忌讳别人在她面前提及。

有一次,唐庄宗特意让人做了几件很像当年岳父刘叟的衣服自己穿上,又找来一个乡下赤脚郎中的药箱和算卦用的帆布招牌,命长子李继岌替他拎着,父子二人顶着破帽走到刘皇后室内,叫道:“刘山人来看女儿咯!”刘皇后见这父子戏耍她,勃然大怒,拿起笤帚便追打父子二人,当时宫中的太监和宫女见了,全都笑翻在地。

后来胡柳坡之战,李存勖一人冲阵,大败梁军数十万大军,唐军随之杀得梁军伏尸遍野,可李存勖最宠信的伶官周匝却被梁军俘虏,急得李存勖骂天骂地,不断催促麾下将士猛攻梁国都城汴梁,没多久梁国灭亡,李存勖进入汴梁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被囚的周匝,后来周匝跪拜于马前,李存勖见他大难不死,失而复得,大为欢喜,赐给了他许多金帛。

而周匝又对李存勖说道:“臣身陷敌营,之所以现在还能活着来见陛下,是汴梁教坊使陈俊、内园栽接使储德源使我得以生还!臣乞求陛下以两州刺史来报答他二人!”李存勖当即就答应了这个荒唐的请求。

后来宰相郭崇韬知道后,对他说:“与陛下一同攻取天下的,是诸军中的忠勇将士和天下慕名投效的英雄豪杰,如今大功告成,却没对当中一人进行过封赏,陛下竟还要先拿沾满将士鲜血的州刺史之位赏一伶人,这样会失掉天下人心的呀!”

唐庄宗这才省悟过来,于是没再提封官之事,到了明年,这事都在伶官当中传开了,周匝也一直怪唐庄宗没有兑现承诺,唐庄宗就找到郭崇韬说道:“寡人已经将刺史之位赐给周匝了,如今我很害怕见到他们仨!你之前对我说的,虽然是正道,但是我作为君王不能食言!”于是就把陈俊任命为景州刺史,储德为宪州刺史。功臣宿将们得知之后,没有一人不大失所望的。

后来唐庄宗又喜欢打猎,在中牟县居然策马直接奔到了农民的田地里,当地百姓哭喊着阻挡,中牟县令也跑来拦在御马前苦谏他不要再这样游猎扰民,更是举出了当年曹操坐骑受惊误踏农田,差点自刎以谢天下的典故(当然后来曹操自说“法不加至尊”,以割发代之)。

唐庄宗却大发脾气,因为当时人们都把他的最大仇敌篡唐的梁王朱温,比作篡汉的奸雄曹操,现在拿曹操打比方,这不是指他还不如朱温吗?于是就要拔剑斩杀县令,这时他身边的伶人敬新磨知道皇帝这样做会引起极大的民愤,就带着其余的伶人假装追打县令,一边追一边还在唱道:“汝为县令,独不知吾天子好猎邪?奈何纵民稼穑以供税赋!何不饥汝县民而空此地,以备吾天子之驰骋?汝罪当死!”

意思是说你这个县令,真是死罪!难道不知道皇上喜欢打猎吗?你作为县令,不应该阻拦皇上,而是将田地全部清空,让中牟百姓们饿着肚子上缴税赋,空地就留给皇上策马驰骋就好了!

唐庄宗听了之后知道这是在讥讽他,但他一向宠信这些伶人,也难得这些人当中还有明事理的,以此来劝谏他,于是他不禁大笑起来,赦免了县令,补偿了农民,并不再马踏农田。

后来唐庄宗又和伶人们在后宫庭院之中排演他的杰出“话剧”《李天下》,演得兴起之时,他突然环视四下,而大呼道:“李天下,李天下何在?”这时敬新磨居然跑上前给了他一耳光子,唐庄宗又惊又怒,左右伶人也没有一人不震恐失色的,而敬新磨却一面跪下叩首,一面指责庄宗道:“李天下者,一人而已,连呼两次是什么道理?”唐庄宗听了,反转怒为喜,竟忘了这一巴掌,哈哈大笑起来,又对敬新磨倍加赏赐。

又有一次,敬新磨在殿中与唐庄宗研究剧本,突然间庄宗养的大型猎犬都跑进殿中来了,吓得敬新磨赶紧跑开来,而猎犬们拼命地追逐他,敬新磨只好抱着殿柱对庄宗大叫道:“陛下不要放纵你的儿女们咬人啊!”

唐庄宗本不是汉人,他出自突厥沙陀部族人,而当时中原汉人一向把夷狄之人当成是犬羊之属,唐庄宗听了之后,就认为敬新磨是在讥讽他,于是亲自弯弓搭箭要射杀新磨,敬新磨又急呼道:“陛下不要杀臣!臣与陛下本为一体,杀之不祥!”

唐庄宗惊问何故,敬新磨答道:“陛下开国年号为同光,天下皆称陛下为同光大帝,臣为新磨之镜,若杀臣,则铜镜无光矣!(同竟无光)”唐庄宗听了大笑,于是饶了他的性命。敬新磨虽为伶人,却从来没有引导庄宗骄奢淫逸,而使庄宗败政乱国者,则另有其人,他们分别是景进、史彦琼、郭从谦三人。

这三人也深得庄宗宠信,他们甚至在朝堂之上侮辱大将朝臣,以致群臣激愤,却又无可奈何,这三人又恃宠骄横,拉拢朝中的佞臣奸贼,在四方藩镇收受贿赂,讹取钱财,而景进又是这三人中的谋主。

唐庄宗又常常派这三人微行出访民间,事无大小都由他们向庄宗禀报。庄宗甚至到了撇开宰相重臣,与他三人决议军机国政的地步。许多朝臣为了巴结景进,居然呼之为“八哥”(估计家中排行第八)。

唐庄宗刚入洛阳的时候,前去参观前唐的宫室,看守宫殿的太监提前禀报说宫中夜里有鬼怪出没,景进却对唐庄宗说他是兴复大唐的圣明天子,一入宫中,百邪辟之。唐庄宗很是高兴,入宫游览之后,也没有见到鬼怪,于是重赏景进,对其更为信任。

后来魏王李继岌攻陷前蜀国,刘皇后却听信谗言,要儿子李继岌刺杀宰相郭崇韬。郭崇韬一直都在抑制伶人势力,他死之后,宫中伶官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更加嚣张,肆无忌惮。

后来景进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居然在唐庄宗面前进谗言说皇弟李存乂想要造反,结果庄宗将存乂杀死,李存乂原来是郭崇韬的女婿。直到邺城一个戍城小卒皇甫晖惊呼作乱,有司请伶官“二当家”史彦琼上报朝廷发兵御敌,史彦琼却百般拖延,不肯发兵,竟说道:“贼未至,至而给兵岂晚邪?”等到乱军杀至,史彦琼又弃兵而逃。

而伶官“三当家”郭从谦曾认郭崇韬为叔父,崇韬被杀之后,他心不自安,心下为其鸣冤。后来又想呼应邺城叛军作乱,于是火烧宫门,又对御林军说道:“皇上说你们和邺城叛军多为亲朋故友,等到攻破邺城,要将你们尽数坑杀,免得今后为患!”以致唐庄宗众叛亲离。

后来庄宗义兄李嗣源带兵勤王,却被叛军拥立为主,反而一同兵指庄宗。唐庄宗穷途末路,在宫中与叛军引弓对射,他一口气斩杀入宫叛军一百几十人,后来叛军登楼放箭,唐庄宗身中数箭,伤势极重,被左右扶于绛霄殿廊下,因失血过多,口渴求水,亲兵好不容易找来一碗奶酪,庄宗喝下之后就驾崩了。

亲兵侍卫和随从伶官为之大哭,而后将平日吹奏击打的乐器堆在唐庄宗身上,点火焚烧宫殿,而后纷纷逃命去了。那个叛变作乱的郭从谦后来做了景州刺史,不久又被新即位的唐明宗李嗣源所杀。

而史书上记载相士早有预言说唐庄宗李存勖“君以此始,必以此终。”后来果不其然,庄宗好伶,却被弑于伶人之乱,焚之以平日最喜爱的乐器,真是让人不可不信了!又不得不为之悲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