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赟是周武帝宇文邕长子,北周第四位皇帝。今天历史资料小编为大家带来这篇文章,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这位鲜卑族的皇帝不是很有名,相比起他的岳父隋文帝杨坚来说名气要小得多。宇文赟是个奇葩皇帝,因为做太子的时候被亲爹北周武帝宇文邕管教的太厉害,自己也压抑的太厉害,所以当上皇帝后各种胡作非为。

宇文赟居于东宫时,大概是北周武帝宇文邕望子成龙心切,所以对太子宇文赟采取是一种压迫式的培养方法,宇文赟不但享受不到皇储的好处,还被各种干涉。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帝之在东宫也,武帝虑其不堪承嗣,遇之甚严。朝见进止,与诸臣无异;虽隆寒盛署,亦不得休息。性嗜酒,武帝遂禁醪醴不许至东宫。帝每有过,辄加捶扑。 尝谓之曰:“古来太子被废者几人,余兒岂不堪立邪!”于是遣东宫官属录帝言语动作,每月奏闻。帝惧威严,矫情修饰,以是恶不外闻。

宇文赟每天按照正常时间上下班参与朝政也就罢了,毕竟这是储君必须要经历的事,可宇文邕生怕宇文赟贪酒好色,连酒都不让儿子喝,而且动不动就用棍棒来教育,这种行为毫无疑问激起了宇文赟的逆反心理,还好的是,宇文赟也算聪明,知道自己家不是普通家庭,要闹起来吃亏的一定是自己,所以一直隐忍。

公元578年,宇文赟终于熬到严厉的皇帝老子宇文邕驾崩,亲爹死了,可宇文赟却是乐坏了,做宇文邕儿子的感觉真是不太好,如今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从宇文邕死的那一刻,宇文赟就决定从今以后一定要好好享受,他甚至在国丧守孝期间不但不穿孝服,还下令全国老百姓都不用为老皇帝宇文邕守孝,并且马上就把老爹留下来的美女们纳入自己的后宫。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嗣位之初,方逞其欲。大行在殡,曾无戚容,即通乱先帝宫人。才逾年,便恣声乐,采择天下子女,以充后宫。好自矜夸,饰非拒谏。

宇文赟不但好色,还残暴无比,在没人压制了以后,也许是想起自己做太子时的悲惨生活,想起了自己是在棍棒之下熬出头,所以对宫中的嫔妃、宫女、太监甚至臣子也是加以棍棒。为此,宇文赟发明了“天杖”。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小有乖违,辄加其罪。自公卿以下,皆被楚挞。其间诛戮黜免者,不可胜言。每捶人皆以百二十为度,名曰天杖。宫人内职亦如之。后妃嫔御,虽被宠嬖,亦多被杖背。于是内外恐惧,人不自安;皆求苟免,莫有固志;重足累息,以逮于终矣。

好不容易做上皇帝之位,不管是不是有雄心壮志的皇帝,怎么也应该以皇帝的身份号令天下,可宇文赟偏不,为了自己安心躲在后宫中过上不被人打扰的淫欲生活,他仅仅做了一年皇帝就宣布传位给长子宇文衍(北周静帝,后被杨坚篡位并杀害),自己称“天元皇帝”,然后就专心的去享受从全国挑选出来的美女去了。

如此好色无度,加之嗜酒如命,又没有人能劝诫他注意身体,所以宇文赟在当上天元皇帝后仅一年就把自己给玩死了,辛辛苦苦从苦命太子熬成天下至尊,结果前后不到两年就因为荒淫过度而驾崩,留下幼子和权臣,并且因为宇文赟生前也没能有所作为,让天下人心也抛弃了宇文氏,结果在他死后的第二年,权臣杨坚即篡位建立了隋朝。如果宇文赟的严父宇文邕知道寄予厚望的儿子这么轻易就把江山给玩脱了,不知道会不会在地下再掐死他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