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西魏名将李弼的曾孙,隋末唐初割据群雄之一。你们知道吗,接下来历史资料小编为您讲解

隋炀帝大业十二年(公元616年),隋炀帝杨广离开洛阳,驾临江都。

这宣告着心比天高的杨广应对各地叛乱和内部贵族离心的失败,并彻底放弃了政治上和军事上的挣扎。

杨广跑了,有志者就该崛起了。

于是,在他跑掉的第二年,即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雌伏在太原的李渊起兵了,雌伏在瓦岗寨的李密也雄起了。

当时的天下反王有许多,为何只提他们两位?

因为,以当时各路诸侯们的军事实力、对外的声望、影响力而言,只有李渊和李密是最有可能笑到最后的。

在隋末,关陇八柱国直系后裔的号召力就是最强的。

至于实力也不差的洛阳王世充及河北窦建德,因出身的天然瑕疵,绝对做不到让天下人心服口服的地步,只能一时强。

在大业十三年时,李渊和李密也都有了取代隋朝的心思。

从崛起的过程来看,李密比李渊要早一些出头。

李渊是在大业十三年七月正式起兵,誓师反隋,到十一月才占领长安。

而李密,在当年的六月前,就架空了前瓦岗寨首领翟让,并率领瓦岗大军所向披靡,在中原地区无人可挡。

最重要的是,隋朝的六大粮仓,李密拿下了其中三个,分别是兴洛仓、回洛仓、黎阳仓。

此时的李密,有兵、有粮、有声望、有战绩,如日中天。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密身边的谋士柴孝和劝说他应该抢先进兵关中,拿下长安,《旧唐书·李密列传》中记载:

柴孝和说密曰:“秦地阻山带河,西楚背之而亡,汉高都之而霸。如愚意者,令仁基守回洛,翟让守洛口,明公亲简精锐,西袭长安,百姓孰不郊迎,必当有征无战。既克京邑,业固兵强,方更长驱崤函,扫荡东洛,传檄指捴,天下可定。但今英雄竞起,实恐他人我先,一朝失之,噬脐何及!”

这似乎是正确的战略,李密是关陇贵族出身,当时天下的中心也在关中,拿下关中,就有了最深厚的根基,在天下之争中占据先手。

而且,如果李密能先进长安,也顺带阻隔了最大对手李渊的崛起。

没有了关中的李渊,还能不能建立唐朝?很难说。

李渊不崛起,李密就或许能成功。

但李密却拒绝了柴孝和的建议,坚持要先拿下洛阳。

早在隋大业九年(公元613年)杨玄感起兵反隋时,李密给杨玄感提出的三条战略中,打洛阳就是最下策(上策是直接去河北堵杨广的后路,中策是兵进关中)。

可大业十三年时的李密为何也要先打洛阳?为何不去关中?

原因是,瓦岗军队及其主要将领的成分拖了李密的后腿,他不得不拒绝柴孝和的建议,《旧唐书·李密列传》中记载:

密曰:“君(柴孝和)之所图,仆亦思之久矣,诚乃上策。但昏主(杨广)尚存,从兵犹众,我之所部,并是山东人,既见未下洛阳,何肯相随西入?诸将出于群盗,留之各竞雄雌。若然者,殆将败矣!”

瓦岗群雄绝大部分是山东人(非单指今山东省,隋时所称的山东还包括今河北、长江以南的江苏、河南等省所辖的部分州郡)。

他们或许不愿意离开中原、山东地区,去经略不熟悉的关中。

而且,李密带着一大帮子山东好汉去攻占关中,原关中的土豪们,特别是关陇贵族,还未必愿意,遇到的阻力未必就比去强攻洛阳小。

后来李渊能顺利拿下关中,是早就跟关中的大族协商好了,利益也分配完毕后,才获得许可。

李渊起兵时的部下中,就有好多关中豪门子弟,关中土豪们只会允许自己当关中的家。

李密因为在杨玄感兵败后,一直是逃犯身份,大业十三年前,他也不是瓦岗势力的头头。

崛起前,李密没有底气去跟出身一致的关陇贵族们勾结,和关中势力一直处于割裂状态。

所以,李密只能在洛阳跟王世充死磕,选择以洛阳为根基,试图在拿下洛阳后,再凭借大势或武力向关中施压、谈判。

唐朝建立后,李世民几次率军攻打洛阳,都没能从军事上攻占洛阳,最后拿下洛阳时,都还不是打进去的。

王世充能以一城之力硬抗巅峰时期的李世民率领的唐军好几年,可见其韧性有多强。

李密要死磕洛阳,如果不能尽快拿下,在战略形势上,对比李渊,就落了下风。

在李渊拿下长安,稳定了根基时,李密还在分别跟想回师关中的宇文化及、以及也想跟李密死磕的王世充鏖战(回洛仓都在李密手上,洛阳无粮,王世充只能拼命)。

战胜宇文化及后,耗得精疲力尽的李密被王世充以逸待劳击败,一战打垮了李密的心气。

当觉得无法东山再起的李密流露出想投靠李渊的意思时,其部下还在帮他找投靠李渊的理由,《旧唐书·李密列传》中记载:

其府掾柳奭对曰:“昔盆子归汉,尚食均输。明公与唐公同族,兼有畴昔之遇,虽不陪从起义,然而阻东都,断隋归路,使唐公不战而据京师,此亦公之功也。”

柳奭认为,李密帮李渊耗住了洛阳王世充,又干掉了辖下十来万大军全是关中精锐的宇文化及,应该获得优待。

李密后来当然没有获得优待,投唐后,虽然李渊把表妹许配给了他,但只封了他个管皇宫御膳的官职。

唐武德元年(公元618年),也就是李密投降李渊的当年,他不满李渊的薄待,想反水,然后被唐将盛彦师干掉,一代枭雄就此落幕。

从李密崛起后的经历来看,他不愿意先去占领关中,或许有一定道理。

以李密当时的部下将领及军队士兵的成分构成,冒然去关中,或许还真会遭到关中豪门的全力抵制和抵抗。

攻占关中的难度未必就比拿下洛阳小。

但当李渊起兵,并迅速的拿下关中后,李密再全力跟王世充、宇文化及死磕,就有些不智了。

特别是王世充,李密跟他交手多次,其实应该意识到,短时间是别想占领洛阳的。

既然拿不下,不如留着给李渊找些麻烦。

或许,李密应该更舍得一些,比如把回洛仓还给王世充,让王世充有实力死守洛阳,成为李密跟李渊势力的缓冲地。

然后,还有两大粮仓在手的李密,可以给无粮的宇文化及麾下大军提供足够走回关中的粮食,放任掌握十多万关中精锐的宇文化及去跟李渊死磕。

最后,李密有充足的时间去说服瓦岗群雄,带着他们先巩固中原、山东已有的地盘、再经略比较容易拿下的江南或巴蜀。

如此,李密起码能活得更长久一些,还保留了继续争夺天下的资本和实力。

相对应的,李渊就会无比头疼了,天下属谁,还未可知。

柳奭说的李密给李渊立的功劳,阻拦王世充,耗掉宇文化及的十多万大军,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只不过,李密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好处,谁让他失败了?全给李渊做了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