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慎矜(?-747年11月25日),本名杨谦,字慎矜,弘农华阴(今陕西省华阴市)人。唐朝时期大臣,隋炀帝杨广玄孙,弘农郡公杨隆礼之子。下面历史资料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出身弘农杨氏。深沉刚毅,富有才干,相貌堂堂,善于理财。门荫入仕,起家汝阳县令,擢升监察御史、检校太府卿,政绩卓著。唐玄宗天宝六年(747年),历任侍御史、御史中丞、陕郡太守、户部侍郎,不附于宰相李林甫,受诬而死。唐肃宗宝应元年(762年),平反昭雪,恢复官爵。

人物生平

帝胄之后

杨慎矜,生年不详,隋炀帝杨广的玄孙。出身弘农杨氏,曾祖父是杨广次子齐王杨暕,祖父杨政道。父亲杨隆礼,历任洛、梁、滑、汾、怀五州刺史,皆有政绩而闻名。景云年间(710年),为避唐玄宗讳,改名为杨崇礼,后历任太府少卿,太府卿,加封银青光禄大夫,晋封弘农郡公。

由于隋朝是唐朝的“二王 ”之一,杨慎矜的家族显赫而又瞩目,子弟在唐朝可以门荫入仕。而他本人深沉刚毅,富有才干,意气用事,喜欢结交朋友。当初,他为汝阳县令,以善于治理而闻名,颇有家门之风。

子承父业

杨慎矜之父杨崇礼在太府卿之职上二十年,公正清廉始终如一,到他九十多岁时,授任户部尚书后,因为年老有病被免去太府卿之职。当时太平之世日久,国库中的财物堆积如山,人们认为经过杨卿之手的财务无不精确,每年检查节省出来的钱有数百万贯 ,唐玄宗因此属意从他的几个儿子中访求能够承担父亲职务的人。宰相认为杨慎馀、杨慎矜、杨慎名三人皆能勤于恪守为政清廉有其父风范,而以杨慎矜最为优秀,因此拜任监察御史,掌管太府的收入支出 。杨慎馀先为司农丞,又担任太子舍人,监管京仓,不久之后为父亲守丧。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服丧期满,多次迁官后任侍御史,仍旧掌管太府的收入支出。杨慎名拜授大理评事,摄监察御史,充任都城含嘉仓出纳使,很得恩宠。杨慎矜对于诸州缴纳的物品中有水渍伤破及种类等次低下者,都命令本州折价征收现钱,转卖成轻巧的物品,州县的征收调拨,一年到头不曾断绝。他在御史台数年,又专知杂事,风格很高尚。

天宝二年(743年),迁任权判御史中丞,充任京畿采访使,并依旧知任太府出纳使。当时右相李林甫握权,杨慎矜因为自己迁任拜官不是通过他的门路,而惧怕不敢任职,坚决辞让,因此授任谏议大夫,兼任侍御史,仍依旧掌管太府的收入支出。后鸿胪少卿萧谅为御史中丞,萧谅到御史台后,毫不谦让,双方弄的很不和睦,杨慎矝最终出任陕郡太守。李林甫认为杨慎矜能顾屈从于自己,重新升任他为御史中丞,仍充诸道铸钱使,其余官职照旧 。

奸相生妒

当时散骑常侍、陕郡太守韦坚兼任御史中丞,又任水陆漕运使,权利超过宰相。侍御史王鉷审问韦坚的狱案,杨慎矜保持中立观察事态,王鉷因此怨恨他,李林甫也引为憾事。杨慎矜与王鉷的父亲王瑨是表兄弟,王鉷是他的表侄,小的时候在一起玩耍,王鉷入御史台任侍御史,杨慎矜任御史台主事,也有推荐援引之力。等到王鉷迁中丞,杨慎矝虽然与王鉷同在朝班,但仍然像对待子孙辈那样经常喊他的名字为王鉷,王鉷自恃与李林甫交好,心中渐渐不平。

天宝五年(746年),杨慎矜迁任户部侍郎,所任御史中丞和其他使职如故。李林甫见杨慎矜深受皇帝恩宠,心中嫉妒,又知道王鉷与杨慎矜有矛盾,就诱说王鉷构陷他,王鉷于是伺机诬陷杨慎矝。杨慎矜夺取了王鉷的职田,又在背后辱骂王鉷,并诋毁其母,王鉷不堪其辱。杨慎矜性情爽快,向来与王鉷亲密,曾经对王鉷解说谶书,又与还俗僧人史敬忠交往,说他有学业 。

第二年,史敬忠对杨慎矜说,天下将乱,劝杨慎矜避居临汝,购买田产为将来做打算。时逢婢女春草获罪,杨慎矜准备杀掉她。史敬忠说:“不要杀,卖掉她可以换回十头牛,每年可以耕田十顷。”杨慎矜听从了他的建议。这个婢女被卖到杨贵妃的姐姐家,因而得以见到皇帝。唐玄宗喜欢她的善辩聪明,将她留在宫中,因此得以侍奉左右。唐玄宗问她来历,婢女如实回答。唐玄宗问:“他很缺钱花吗?”婢女回答说:“本来自己快死了,幸好得到史敬忠的解救得以免死。”唐玄宗听闻史敬忠有法术,就问其所为。婢女便将史敬忠夜里拜访杨慎矜,坐在庭院中推演星象变化直到半夜才离去的事情告诉了唐玄宗,同时又禀告了驱邪之事,玄宗听后大怒 。

婢女又向杨国忠泄露了以上事情,当时杨国忠与王鉷友善,便将此事一并暗中相告。王鉷听后很高兴,打算试探玄宗的态度。过了几天王鉷上朝奏事,多次称引杨慎矜,唐玄宗勃然大怒说:“是你的亲戚吗?不要同他往来。”王鉷因此确认皇帝十分憎恨他,后来见到杨慎矜,傲慢不以礼相待 。不久,王鉷对李林甫编造了杨慎矝的罪状,说他是隋家子孙,心中计划克复隋室,所以藏有谶书,与坏人来往,谈论国家的吉凶。

然而,《资治通鉴》里,诱发杨慎矜得罪唐玄宗的导火索另有说辞:杨慎矜有一个美貌的侍婢叫明珠,史敬忠屡屡对她眉目传情,于是杨慎矜就把这名侍妾送给他。当他们的车辆路过贵妃姐姐的楼下时,贵妃的姐姐邀请史敬忠上楼,并要留下明珠,史敬忠不敢拒绝。第二天,贵妃的姐姐入宫,并带上了明珠。唐玄宗见到明珠十分奇怪,就询问于她,明珠以实相告,唐玄宗认为杨慎矜与妖人往来,十分厌恶,只是当时怒而不发 。

构陷惨死

天宝六年(747年)十一月,唐玄宗在华清宫,李林甫令人揭发此事。唐玄宗震怒,将他关押在尚书省,下诏刑部尚书萧隐之、大理卿李道邃、少卿杨璹、侍御史杨钊、殿中侍御史卢铉共同审问;又派遣京兆士曹吉温前往东都洛阳收捕杨慎矜兄少府少监杨慎馀、弟洛阳令杨慎名等一起审问;又令曹吉温在汝州抓捕史敬忠,押往皇帝外出停驻的地方。

先令卢铉收太府少卿张瑄于会昌驿,关押起来进行审问,张瑄不肯回答。卢铉千方百计拷打审问没有结果,就命令管侦缉逮捕的小吏枷锁张瑄,用手拉住脚,把木头按在双脚之间,打击枷柄向前,拉长了身体数尺,腰细的快要断绝,眼鼻都流出了血,称之为“驴驹拔撅”,张瑄最终还是不肯答 。皇帝又派卢铉与御史崔器入城搜查杨慎矜的住宅,并无所获。卢铉又拷打其小妾韩珠团,然后在竖柜上制作了一个暗盒装谶书等,卢铉从衣袖中拿出谶书装进去,辱骂着拿给杨慎矜看。杨慎矜说:“以前没见过,今日突然见到,这是我的命,我要死了。 ”等吉温带着史敬忠到戏水驿东十余里,派官吏劝他说:“等到到了温汤,想要自首就晚了。”距离温泉十馀里,史敬忠要来纸笔在桑树下全部招供。等到见到杨慎矜,史敬忠证明有此事,杨慎矜全部承认。

二十五日,皇帝下诏杨慎矜、杨慎馀、杨慎名并赐自尽 ;史敬忠判决重杖一百下;鲜于贲、范滔都判决重杖,流放到边远州郡;杨慎矜外甥前通事舍人辛景凑判决杖打发配流放。义阳郡司马、嗣虢王李巨与史敬忠相识,解除官职在南宾郡安置;太府少卿张瑄判决杖打六十,长期流放岭南临封郡,最后也死在流放地。杨慎矜兄弟并史敬忠的庄宅被朝廷没收,男女家属发配流放岭南诸郡;其张瑄、万俟承晖、鲜于贲等多达十余个家族的家人也照此发配流放,由所在地方官押解,亲属不得在京为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