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薛仁贵和李世民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历史资料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大唐名将薛仁贵,是如何被李世民发现的?

一、从河东薛氏说起

公元614年,隋炀帝杨广坐在龙椅上,对着下面的群臣,正慷慨激昂的阐述:第三次征伐辽东(高句丽)的必要性。其实,关于到底该不该打辽东的这个问题,已经折腾了好几天了,都是他一人唱独角戏。所谓“数日,无敢言者”。

大臣们都沉默不语,不是不想说,而是了解说了也白说。就这样,君臣最终取得“一致同意”,大隋要三伐辽东,还是皇上亲征。于是已经四处冒烟起火的大隋,又开始为杨广亲征辽东做起了准备。

恐怕此刻,任何人都没想到,就在本年,河东道绛州龙门县修村(今日的山西河津市修村),出生了一位名将薛仁贵的男婴。在31年后,他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辽东战场上,手握方天画戟,一身白袍,于万马军中大杀四方,如入无人之境。

搞得见惯了大阵仗的李世民,都惊呼一声:瞅瞅,这就是惊喜!比灭掉高句丽还让人惊喜的大惊喜。

杨广征辽东,最终搞丢了大隋天下。而李世民征辽东,却成全了薛仁贵。那么薛仁贵是如何突然出现在辽东战场上,被李世民发现的呢?这就要先从薛仁贵所属的家族,河东薛氏说起了……

皆知,兴盛于隋唐时期的门阀士族,大多能追溯到于三国时期。比如,杨坚和杨广的弘农杨氏,起于汉初的赤泉侯杨喜。

这哥们最著名的事迹便是,项羽被韩信围困后,他想建功,哪料项羽对他一瞪眼,还没上手呢,就立刻吓得他“人马俱惊,辟易数里”。

即:撒丫子就逃出去数里之外。而三国时期的太尉杨彪和聪明人杨修,也皆出自弘农杨氏家族。

薛仁贵的河东薛氏,比不得弘农杨氏那么久远,是起于东汉末年八骏之一的薛兰。后来,薛兰成了吕布的手下,随着吕布死于曹操之手。于是他的后代,便坚定站在了反曹阵营,儿子薛永追随了刘备,“从蜀先主入蜀,为蜀郡太守”。

在蜀汉灭亡后,薛家人被“徙河东汾阴,世号蜀薛”。也就是说在蜀汉灭亡后,薛家后代迁移到了河东,却依然心怀蜀汉,在河东繁衍生息,成了名门望族。只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便去了“蜀”号,叫河东薛氏。

二、薛仁贵和薛万彻,同属于河东薛氏

薛仁贵的祖父叫薛衍,在北魏官至“正平太守”,死后被追封为征东将军。他的老爸叫薛轨,在隋朝任“襄城郡赞治”,只惋惜去世得很早。所以在薛仁贵童年时期,由于老爸去世,家道便开始中落了。

但需要明白的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河东薛氏是名门望族,就算再中落,也绝不会赤贫,这其实也就解释了,为何薛仁贵的武功那么高。所谓“穷文富武”,若薛仁贵真的家道败落,怎么可能练武呢?

须知隋唐时期,一根寻常的“槊”,制造起来就需最少一年时间,且还要承受出废品的代价,花费是相当惊人——这就是为何演义中单雄信,手舞金钉枣阳槊,身份却是“北方五省绿林瓢把子”的原因,若再加上战马的喂养呢。

因此史书说薛仁贵“少贫贱,以田为业”,笔者认为,所谓贫贱应是相对的,不应解读为薛仁贵当农夫开始种田,而应是属于地主范畴。当然他也会种,但绝非以种田为生!否认无法解释,为何薛仁贵一出场就那么“阔”,有战马,有自制兵器,还一身白袍——这装备需要多少钱?

须知那时的薛仁贵,是个新兵蛋子。莫非薛仁贵跟河东薛氏另一位,已经出道的名将,李世民的女婿薛万彻,取得了联络,且两人还认亲了?惋惜,史书并无这类记载。

总之,在薛仁贵出道前,河东薛氏的代表人物,是大唐名将薛万彻,两人同属河东薛氏。不过此刻,笔者却突然有了个大胆假设:李世民那么重视薛仁贵,莫非跟薛万彻有关?当然,这仅仅是假设,权当一说罢了。

三、河东柳氏

分析薛仁贵,是不能仅孤立看他自己的。不但要刨根问祖,还更要瞅瞅他老婆的出身。这并非小编无聊,不信咱先看下大唐另一位名将程咬金。他在演义中是福将的代表,瓦岗山时期,当过“混世魔王大德天子”,娶了名门之女,裴元庆的姐姐裴翠云。

那么为何非要如此塑造程咬金?就是因为正史中,程咬金的第二位发妻,便是清河崔氏之女(演义中是裴氏,也是门阀士族)。能娶名门望族之女当老婆,在隋唐猛将中,除了同属名门的薛万彻外(李世民女婿),就是程咬金了。其余者哪怕秦琼、李绩(徐茂公)都没这造化。

那么薛仁贵的老婆呢?也是河东另一门阀士族之女,正是河东柳氏!深挖过大唐“关系网”的都应该清楚,在隋唐时期,屈指可数的海内望族有个“关西六大姓”!所谓的韦、裴、薛、杨、柳、杜。

看着这“六大姓”,是不是感觉好眼熟?许多大唐的牛人、宰相、大诗人等,哪怕皇后,都在这六大姓之中对不对?这其实也是为何笔者要说:薛仁贵少时所谓的贫贱啊,以田为业等,是“相对来言”,不能理解为就是赤贫了,就是以种田为生了。

因此,从薛家和柳家联姻关系中分析,也能解释得通,为何薛仁贵一出场在辽东战场上,就显得那么“阔”。

须知,古代冷兵器作战中,一个人的装备如何,从来都是决定生死的因素。用个不恰当的比喻,有装备(盔甲战马等)就相当于“坦克”,无装备或装备很差,那就只能是“步兵”了,这如何打?薛仁贵那么猛,能如入无人之境,就已经说明了,他当时装备有多奢华了。

人们都喜欢传奇,却经常忽略造就传奇的因素,往往就是那些枯燥,却异常重要的东西。没有战马,没有过硬的盔甲,趁手的兵器,就靠“腿的11路”,靠勇猛不怕死,试试去?但这些东西能是寻常人(新兵蛋子)搞到的吗——这就是内在的逻辑关系!

别用尉迟恭反驳,他虽算穷人却是铁匠出身——这是人家尉迟老黑的职业优势,“自古屠夫出猛人”,也是这个道理。

至于程咬金,他并非穷得叮当响,冒死去贩私盐,实则真正的身份,是个官二代!

四、娶个好媳妇,太关键了

物质条件如何,虽很重要,但个人(夫妻)努力,却更重要。薛仁贵由于家道中落,所以一直想恢复家族荣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出人头地。奈何李世民的手下猛人太多,谁会关注他这么一个“种田的”。

且由于贞观之治,也让薛仁贵失去了发挥空间。很长一段时间内,薛仁贵都过得异常苦闷,故而有了“修仙”倾向。为何我就不能出人头地?这时,有“高人”指点:你家祖坟问题,迁祖坟吧。于是薛仁贵就准备“将改葬其先”。

意思就是说,找个风水宝地,把祖坟迁移过去——这像不像如今的许多人?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薛仁贵有些绝望了!奋斗半天,前途依旧渺茫,咋办?就开始求助于“鬼神”,其实就是给自己找个堂皇借口,接下来大概率就要躺平了——自古以来几乎都是这样,就没怎么变过。

但就在这时,薛仁贵的老婆柳氏站出来了,既没阻止,也没同意,而是另辟蹊径告知薛仁贵:“老公,我一直都坚信,你是最纯的金子,必会最耀眼,只不过是需要一个时机。如今这时机已经来了。皇上征讨辽东正在招募兵士,你为何不试试!等跟皇上打完仗得了功名,再来迁移租房,也不晚啊。”

啥叫好媳妇?瞅瞅柳氏这番话。

其一,给老公打气,赋予最关键的信任(夫有高世之才,要须遇时乃发),激发出其斗志。

其二,提供可行方案(今天子自征辽东)。知夫莫若妻,柳氏了解薛仁贵天天练武是为了啥,他的特长是啥。

其三,给老公留面子(富贵还乡,葬未晚)。没有否定“薛仁贵迁坟问富贵”的荒唐,反而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方案。

薛仁贵听完后,就双眼一亮,连忙应征而来,于是这才被李世民发现于辽东战场之上!

也就是说,薛仁贵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他娶了一个好媳妇!若没有柳氏的信任、支持和鼓励,以薛仁贵当时那状态——李世民招募兵士,他都不了解或说没兴趣,他怎么可能去应征?因此才说,娶一位好媳妇,对男人来言太关键了。所谓的“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正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