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炀帝杨广是隋朝第二位皇帝,他在位期间滥用民力,频繁发动战争,穷奢极穷,最终导致隋朝的灭亡。下面历史资料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春日江南,烟雨迷离,运河两岸四十多座建筑精巧的行宫,在飘忽的雨雾中氤氲了一份柔媚,仿佛一群翘首等待的少女,盼望着一场旖旎风情。

运河主航道上,一行延绵数十里、首尾相连的船队正缓缓驶来。中央是一艘巨大的龙舟,舟身雕龙饰凤、彩旗飘扬,舟中不时传来悠扬的乐声、歌声及欢笑声。

此时的隋炀帝杨广正在龙舟中欣赏歌舞,歌姬们使出浑身解数,努力让自己的演出更精彩。

可没人知道,微眯双眼看着她们卖力表演的杨广才是那个最优秀的演员。他用自己出神入化的表演,赢得了老皇帝的钟爱,赢得了太子之位,最终登上那个让天下人仰望的宝座。

隋文帝杨坚,有五子四女。长子杨勇,性格宽厚温和,好读书,善词赋,是杨坚最中意的太子人选。但是杨勇却从来不会揣摩父皇心思,只知率性而行,加上奸人挑拨,使他越来越不被杨坚喜欢。

而次子杨广,外表文雅俊逸,内里却是一个十足的戏精。知道父皇崇尚节俭,讨厌沉迷声色、不学无术之人。因此,他每次出门,车马侍从都很简朴,并将家里乐器上的弦都弄断,终日搁置一边,让它们落满灰尘;他知道母亲独孤皇后讨厌花心男人,就远离侍妾,只宠爱萧妃一人。他努力给大家,尤其是给皇帝、皇后营造出一个假象,证明他是一个生活俭朴,感情专一的人,这让杨坚夫妻十分满意。

杨广不仅在生活上紧跟父皇节奏,就连诗词歌赋上,他也首当其冲拥护父皇的立场。他按照父皇的要求,摒弃前朝艳俗、格调低下的宫体诗,转而“重走建安路”,恢复诗词的雄健俊朗。他用一场场精彩绝伦的演出终于战胜了哥哥杨勇成为了太子。

开皇二十年,杨广奉诏巡抚东南。黄昏时分,他站在长江边上极目远望,江面上暮霭沉沉,烟波浩渺,他不禁感到天高水阔,心旷神怡。加上他初登太子之位,正是志得意满之时,忍不住挥笔写下两首《春江花月夜》,诗句写得清新淡雅、疏朗俊逸。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夜露含花气,春潭漾月晖。

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两妃。

大江上,春潮涌动,点点繁星的倒影仿佛洒落一江碎芒,璀璨晶莹。满含水汽的江风迎面吹来,带着一丝凉爽,让人心情畅快。

一百多年后的张若虚,也写了一首《春江花月夜》,成为“孤篇压全唐”的绝唱,但诗中却有着许许多多他今日的影子,或许就是从他诗中得到的启发。

不管是为了迎合父亲而写,还是心之所感,情之所至,他的诗的确让人如沐清风,舒爽怡人,与他后世“暴君”的头衔实在难以相提并论。

他的另一首诗《野望》,也是如此,意境悠远,令人回味无穷,仿佛不是出自一个叱咤风云的君王之手,而是来自杜牧、马致远等纯情诗人的笔下。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消魂。

孤零零的村庄被一弯碧水环绕,数点寒鸦在村庄周围盘旋起落,天边一抹斜阳摇摇欲坠,使人不觉陷入一种深不见底的寂寥和落寞。然而凄美落日,寂寞孤村,又蕴含着无穷意味,让人沉醉其中。

他的笔下不仅有清新怡人的月夜春江,有寥落的孤村寒鸦,更有边塞的大漠黄沙和刀光剑影。

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

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

——《饮马长城窟》

文犀六属铠,宝剑七星光。

山虚弓响彻,地迥角声长。

——《白马篇》

诗中那份清逸俊雅和古朴苍劲,真的让人难以置信。我们看不到一丝骄横自大、穷奢极欲的暴君身影,眼前出现的只是一个跨马持刀、矗立在边塞风沙中的将士。苍凉的号角,耀眼的剑光,仿佛还有着动地惊天的厮杀声。

不知他是不是真的那么能演,表演得简直是天衣无缝,还是他与生俱来就自带双重人格,一个是清新淡雅的诗人,一个的凶残暴虐的君王。但无论他的诗有多么优美,表演多么出色,作为一个无为的君主,杨广注定有一个悲凉的结局。

仁寿四年,隋文帝杨坚突然辞世,杨广即位。此时的杨坚和独孤皇后都已离世,世上再无让他忌惮之人,他终于撕下面具,露出他的本真。他不再节俭,也不再专情。他密诏江南诸郡每年寻觅容貌端丽的民间女童进献宫中。又于大业元年开始营建东都,还在各地大修宫殿苑囿,尤其是显仁宫、西苑等,更是汇集了江南各地的奇才异石,珍禽嘉木。

此外,他还有个更大的计划,开挖贯通南北的大运河。这是一个三千五百多里的大工程,贯穿海河、黄河、淮河、长江和钱塘江五大水系。为了这项工程,他耗用了五百一十万民工,将近全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死伤更是高达十之四五,这项以百万人生命铸就的工程用了仅仅四年就完成了。

他还修造龙舟、楼船数万艘,多次出游扬州。而他更喜欢的则是在洛阳城西的西苑中,带领数千名宫女,月夜骑马游园。即使冬日草木凋零,他亦派人在园中扎上彩带、绸花,繁盛如春日。这时的他终于放飞了自我,这也是他一生中最为快活的日子。

洛阳城边朝日晖,天渊池前春燕归。

含露桃花开未飞,临风杨柳自依依。

小苑花红洛水绿,清歌宛转繁弦促。

长袖逶迤动珠玉,千年万岁阳春曲。

——《东宫春》

他此时的诗词虽然依旧清丽,但却多了一份缱绻奢靡。但他不知道这短暂的欢乐,却换来了他日的国破家亡,身首异处。

他在位仅仅十四年,就被宇文化及,那个他最亲信的人杀掉了。后来李渊建立唐朝,隋朝灭亡。晚唐诗人皮日休曾写诗感叹道:

万艘龙舸绿丝间,载到扬州尽不还。

应是天教开汴水,一千余里地无山。

尽道隋亡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

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汴河怀古》

都说隋朝灭亡是因为开凿大运河,可是大运河至今依然波光粼粼,畅通无阻,仍然是联系着南北的重要交通。如果没有当年隋炀帝龙舟水殿的出游,他的功绩或许可以和大禹相媲美,然而他终究自己作死了自己。

李商隐也曾写《隋宫》一首:

紫泉宫殿锁烟霞,欲取芜城作帝家。

玉玺不缘归日角,锦帆应是到天涯。

于今腐草无萤火,终古垂杨有暮鸦。

地下若逢陈后主,岂宜重问后庭花。

晚唐的夕阳下,李商隐站在洛阳的宫殿前思虑万千。曾经的隋炀帝曾在这里令人捉千万萤火虫放飞,只为博美人一笑;曾经的隋炀帝御笔亲赐这里的垂杨柳姓“杨”,曰“杨柳”。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隋炀帝抒写的荒唐画卷,不知踏过奈何桥的他,是否会遇见曾被他亲手俘获的南朝后主陈叔宝,共唱一曲《玉树后庭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