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垂(约326年~396年6月2日),字道明,小字叔仁,鲜卑族。十六国时期后燕开国君主、军事家,前燕文明帝慕容皝第五子,母为兰淑仪。下面历史资料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慕容垂,原名慕容霸,其兄慕容俊嫉妒他的才能,有一次慕容霸骑马不慎摔落,磕掉了一颗牙齿,慕容俊为了羞辱他,赐名“慕容缺”,后来改名为慕容垂。

慕容垂战功赫赫,一生未尝败绩。慕容垂十三岁时,随父慕容皝征讨高句丽;十六岁时,又随父攻打宇文逸豆归;永和五年(349年),与其兄慕容恪一起消灭了后赵石氏和冉闵政权;慕容恪死后,以一己之力,率五万大军打败东晋桓温的北伐大军,挽救了前燕政权。

因为慕容垂的功劳实在太大,遭到了太傅慕容评的忌恨,慕容垂非但没有因功受到奖赏,反而在朝中受到打压。太后可足浑氏与慕容评互相勾结,打算密谋暗杀慕容垂。

慕容垂为了自保,以打猎为名,偷偷逃出了邺城,准备回故都龙城,以待时机。哪知计划泄露,慕容评派人前去追杀慕容垂,慕容垂迫不得已,只得带着家人投奔了前秦。

会日暮,令谓垂曰:“本欲保东都以自全,今事已泄,谋不及设;秦方招延英杰,不如往归之。”垂曰:“今日之计,舍此安之!”

由此可知,慕容垂投奔前秦,从来只是一个权宜之计,因为他的心中已有一个匡复大燕的梦想,他的梦想本来在龙城,龙城计划失败了,但他的梦却还在,他只能投奔前秦,等待时机,实现他的人生理想。

慕容垂也从没有打算追随苻坚,虽然苻坚求贤若渴,英雄不问出身,但慕容垂是一个猛虎,这是一只苻坚驯服不了的猛虎,可是苻坚没有看出来,以为得一人才呢。

及闻垂至,大喜,郊迎,执手曰:“天生贤杰,必相于共成大功,此自然之数也。要当于卿共定天下。”

寥寥数语,苻坚见到慕容垂的欣喜之情跃然纸上,苻坚把慕容垂的投奔视为天命所归,似乎要拿出与他共享天下的架式。

苻坚虽然糊涂,可是他的谋臣王猛却看得清清楚楚,慕容垂父子是老虎呀,养虎必为虎所伤,他劝苻坚尽快杀掉慕容垂,以除后患。

“王猛言于坚曰:“慕容垂父子,璧如龙虎,非可驯之物,若借以风云,将不可复制,不如早除之。”

可惜的是,苻坚却执迷不悟,坚持认为慕容垂是一个人才,前秦一统天下,已是人心所向。若杀慕容垂,将阻隔人才的归来之路。他认为自己和慕容垂已推诚置腹,他必不会背叛自己。不得不服苻坚识人的眼光如此之差。

王猛见说服不了苻坚,他只能自己想办法除掉慕容垂。王猛亲率大军将要讨伐前燕,点名要慕容垂的长子慕容令作为向导随大军一起出征,王猛行反间计,使慕容垂父子反叛出逃,慕容令被后燕所杀,慕容垂被王猛派人追了回来,将要问斩。

苻坚却又一次出手救了慕容垂一命,并且不计前嫌,和好如初。看来,苻坚是铁了心要把这只老虎养肥啊!

王猛直到临死前,仍然不忘告诫苻坚时刻提防慕容垂:

“晋虽僻处江南,然正朔相承,上下安和,臣没之后,愿勿以晋为图。鲜卑、西羌,我之仇敌,终为人患,宜渐除之,以便社稷。”

王猛的这一番言论可以说是字字切中要害,处处言中。慕容垂是鲜卑族,常怀异心,将来一定是前秦的仇敌,他劝苻坚赶紧除掉,可是苻坚却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正是在苻坚的庇佑下,慕容垂躲过了王猛的一次次陷害,一直到王猛去世,慕容垂终于松了一口气,他预感到自己翻身的机会马上会到来。

他自从投靠苻坚以来,静静地蛰伏了八年,在这八年里,他忍辱负重,哪怕自己最钟爱的儿子慕容令被王猛设计所杀,他也没有闹着去报仇,因为他知道,时机还未成熟。

当王猛去世后,前秦开始由盛转衰。没有王猛的辅佐,苻坚就如同一架失控的战车,横冲直撞,直到坠入山崖。

苻坚站在地图前,内心豪情万丈,统一天下的理想又在心中萌生,王猛临死前的告诫他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十分天下秦据其九,晋据其一。晋偏安于长江以南,危如累卵,若以大军临之,取之如探囊取物。

当初司马炎伐吴,六路大军齐下江南,吴主孙皓望风而降,以苻坚的文治武功,英明神武,难道不如司马炎吗?想到这,苻坚露出得意的笑容。

听说苻坚将要亲率大军讨伐江南,统一全国,大臣们纷纷反对,都觉得此事太过草率。

先有大臣石越劝谏,如今东晋虽然弱小,然而此次讨伐,师出无名。且东晋人才济济,文有谢安,武有桓冲,君臣同心,又据有长江之险,东晋不可伐。

阳平公苻融也上书劝谏,提了三点:晋国没有挑衅,我军战士疲惫,那些反对出兵的都是朝廷忠臣,苻坚仍然不听。

后来苻坚的宠姬张夫人也劝告他,苻坚却说,军旅大事,不是女人能干预的。他的幼子也劝谏,苻坚挖苦道,天下大事,哪是你一个小孩子能懂的。

不光文臣武将反对,连他自己的老婆孩子都看出来这仗不能打,苻坚却一条路走到黑,他是秦王,他说了算。此时的苻坚在朝中非常孤立,只要有人能站出来支持自己,他将坚持自己的决定。

这个人适时地站了出来,他就是慕容垂,隐忍了八年,如今机会将要来临了,他是不会放过。他坚定地对苻坚说道:“以陛下神武应期,威加海外,虎旅百万,撮尔江南,独违王命,岂可复留之以遗子孙哉?”

苻坚闻之大喜,说道:“与吾共定天下者,独卿而已。”苻坚已站到了悬崖边上,慕容垂只是顺势推了他一下,自己作死,怪不得别人。

慕容楷、慕容绍见苻坚中了圈套,对慕容垂说道:“主上骄矜已甚,叔父建中兴之业,在此行也”,慕容垂也有些得意地说道:“然。非汝,谁与成之!”

慕容垂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复兴大燕的时机将要到来。

不光前燕自己人看出苻坚此战必败,连他们敌人东晋的宰相谢安也看出来了,当苻坚的百万大军临近建康,谢安却一点也不担心,甚至还在游山玩水,与人下棋,优哉游哉的样子,看来,对于胜负,他已胸有成竹。

当苻坚与阳平公苻融登上寿阳城向淝水对岸望去的时候,只见晋兵布阵严整,八公山上草木茂盛,看上去好像潜伏的晋兵。苻坚不禁发出感叹:此亦劲敌,何谓弱也。可见,未战先怯,苻坚直到此时才感到失败将要来临。

既然大家都认为苻坚此战会败,那他岂有不败之理吗?苻坚的百万雄师,在八万晋兵的冲击下迅速土崩瓦解。仅仅只是撤退了一小步吗?那只是一个很小的因素。

苻坚的军队虽然号称百万,但实际参战的只有三十万,而且前秦的军队组成复杂,有大量的羌、胡、先卑、乌丸、丁零等部落的降卒,这些人来源复杂,各怀异心,一旦战事不利,很可能就倒戈相击,这是苻坚战败的重要原因。

苻融在战场上不幸阵亡,苻坚一个人骑着马狼狈逃窜,秦兵兵败如山倒,还诞生了几个成语:“草木皆兵”,“风声鹤唳”。

秦兵的各支部队全线溃败,只有慕容垂的三万人马却完好无损,他从一开始就料定了战争胜负,也乐得坐山观虎斗。

于是慕容垂顺理成章地收留了如丧家之犬的苻坚,此时慕容垂若取苻坚性命,那将是易如反掌,很多人也劝他这么干,慕容垂却拒绝了,只有慕容农说出了父亲的心思:

“尊不迫人于险,其义声足以感动天地。夫取果于未熟与自落,不过晚旬日之间,然其难易美恶,相去远矣。”

意思是慕容垂决不趁人之危,他是一个讲义气的人,反正苻坚已如瓮中之鳖,失败已注定,前秦的灭亡也是早晚的事,也不在乎这几天时间,留下一个快要病死的老虎可以落下一个好名声。

不得不佩服慕容垂,更佩服他的儿子们,一个个如此有见识,难怪慕容垂如此顺利地匡复大燕,他的这些能干的儿子们立了不少功啊。

慕容垂很仗义地将苻坚送回了洛阳。苻坚一直到死,慕容垂也没有和苻坚交过手,可见,慕容垂真的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逃出樊笼的慕容垂如猛虎归山,前燕的残余势力纷纷前来归顺,慕容垂的势力越来越大。

后燕燕元年(公元384年),慕容垂正式与前秦决裂,派遣慕容农在康台泽抢夺了前秦数千匹牧马,从此兵强马壮,后燕正式复国,慕容垂终于实现了他的理想,成就了一代霸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