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刘宋建立以后,开国君主刘裕和继位者刘义隆比较注意发展生产,安抚流民,到了元嘉末年的时候,经过几十年的休养生息,户口有了明显的增加。

《宋书·州郡志》:“自义熙十一年,(司)马休之外奔,至于元嘉末,三十有九载,兵车不用,民不外劳,役宽务简,氓庶蕃息,至余粮栖亩,户不夜扃,盖东西之极盛也。”而这种增长只是与东晋末年的情况相对而言。

总之,元嘉时期是刘宋户口的最盛时期,可惜史书中没有留下有关数字的记载。

刘宋时期的户口,只有元嘉之后大明年间的人口资料。根据《宋书·州郡志》所载的数字逐一进行统计,在大明八年(464年)之时,刘宋共有22州,1256县之地,户数为901769,口数为5174071人。每户平均口数近6人。

而关于该年的人口资料,另有一说,《通典`食货`历代户口盛衰》却言在大明八年时,刘宋有户906870,有口4685510。上述说法基本上与实际情况相符,当时人庚悦也曾说:“今江右区区,户不盈数十万,地不逾数千里。”(《宋书》卷52《庚悦传》)

大明年间的户口与元嘉年间的户口相比,肯定大有减少。其原因在于,统治者不恤民事,加之“大明之末,积旱成灾,虽敝同往困,而救非昔主,所以病未半古,死已倍之,并命比室,口减过半”(《宋书》卷54《沉昙庆传》)。

据此估计,元嘉盛世,刘宋的人口可能达到七八百万之多。但总的来说,刘宋人口的增长速度不如北方。南方不举子之风甚盛。

史载刘宋时“重以急政严刑,天灾岁疫,贫者但供吏,死者弗望埋,鳏居有不愿娶,生子每不敢举。又戍淹徭久,妻老嗣绝、及淫奔所孕,皆复不收。是杀人之日有数途,生人之岁无一理,不知复百年间,将尽以草木为世邪。……法虽有禁杀子之科,设早娶之令,然触刑罪,忍悼痛而为之”(《宋书》卷82《周朗传》)。

刘宋时的人口数,不同学者有不同说法,学者葛剑雄认为刘宋在第二次元嘉北伐前的人口大约有2000万人。

学者赵文林、谢淑君认为南朝宋武帝永初二年(421年)估计全国有20,000,000人,南朝宋文帝元嘉十七年(440年)估计全国有23,700,000人。

因魏晋南北朝时期,大族隐匿人口现象频繁发生,刘宋虽然在宋武帝刘裕时期和宋文帝统治前期几次施行土断,但至宋文帝元嘉中后期以来,士族巧取豪夺的问题又频繁出现,孝武帝刘骏上台后,为此曾推出系列举措加以制止和限制,但除荆雍扬为核心的地区外,其他地区的收效恐怕并不明显。

同时元嘉末年,北魏在刘宋江北六州的烧杀屠掠,江北六州人口几乎损失十分之四五。

因此宋孝武帝大明八年(464年)官方纪录,国家在编的户口有901,769户,5,174,074人(不包括士族隐匿的人口和奴婢人数),但因为十多年前发生北魏在刘宋江北六州的烧杀屠掠,江北六州人口大减。

以及孝武帝统治后期的463-464年浙江等地因大面积旱灾发生大饥荒,浙江人口死亡逃散十分之六,所以刘宋元嘉之治时代的官方户口数字,应当超过150万户,900万人,如果再加上各地士族隐匿的人口和奴婢人数,实际人口应当超过100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