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四月至翌年二月,东晋中军将军刘裕率军攻克南燕都城广固(今山东青州西北),灭亡南燕的战争,史称刘裕灭南燕之战。下面历史资料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此战,刘裕善于料敌,利用燕军恃强弃险的失误,乘机攻击,以车制骑,在广固内城攻坚战中,又采取久围待其疲而后攻之的方略,将军事进攻与政治攻心相结合,稳扎稳打,掌握主动,一举获胜。

结果

十月,张纲为刘裕军所造攻城器具完毕,“设备奇巧,飞楼木幔之属,莫不毕备。城上火石弓矢,无所用之”。晋军由于拥有了良好的攻城器械,杀伤燕军日众,加之燕军被困已久,城中粮食将尽,燕军吏纷纷越城降晋。尚书悦寿认为燕“独守穷城,绝望外援。”虽然将军公孙五楼、贺赖卢曾挖掘地道,率众出城袭击晋兵,但无法破敌,故劝告慕容超降服。但慕容超说:“吾宁奋剑而死,不能衔璧而生!”义熙六年(公元410年)二月初五,刘裕命率军攻城,悦寿开启城门放入晋军,慕容超率数十骑突围而逃,被晋军生俘,送至建康斩首。至此,刘裕围攻广固8个月之久,才将南燕灭亡。刘裕进入广固城中,欲将城中的男子全部坑杀,将他们的妻女赏给将士,后经韩范劝止,只将燕王公以下3000人处死。

作战双方评价

刘裕的战略胜于燕军一筹

刘裕在击灭南燕的作战中,最高明的战略指导是善于从敌我双方政治、经济、自然地理等诸多方面权衡优劣,做出相应的作战决策。比如刘裕从分析燕人“不知远计,近利掠获”的心理状态中,定下了越大岘险山、直冲燕军京师的战略;针对燕军骑兵众多、机动和突击力强,长于平原作战的特点,采取以车战为主,配合以步、骑兵制胜的方针。既以车阵阻挡了骑兵的冲击锋锐,又发挥了车兵、步兵以弓箭矢石与长矛杀伤敌人的威力。使车战这种已从战国之后很少再成为战场的主要作战形式,又于特定的环境中,重新显示了它的异彩,体现了古代兵法“兵无常形、水无常势”的用兵法则。在深入燕境之后,刘裕便采取了以军事打击为主与政治上分化瓦解相结合的方针。他一方面安抚百姓;一方面招降燕军官吏,使南燕的一些重要大臣、将吏不断投向晋军,每日归附的百姓也多达千人以上。这使燕军的士气受到严重的打击,军无斗志,人心思降,终于使自称拥有“铁骑万乘”的南燕君主慕容超,成了坐困孤城束手待毙的孤家寡人。

慕容超愚笨无能

慕容超愚笨无能,缺乏应有的战略远见,也是促成晋军获胜难得的客观因素。南燕并非没有谋臣战将,像征虏将军公孙五楼、桂林王慕容镇、将军贺赖卢等都曾极力向燕主慕容超提出过颇为高明的战略决策,但均被慕容超弃之不用。若南燕能够按照公孙五楼提出的扼守大岘,阻敌深入,精骑沿海南下,切断晋军粮道,再以骑兵两面夹击的作战方针行动,那么东晋能否如此顺利地击灭南燕,无疑又当别论。由此看来,从相对意义上讲,慕容超弃险不守,纵敌入岘,固守京城广固,将腹心要害地区拱于让于晋军错误的作战指导,几乎成了南燕战败偶发的决定性因素。